正在阅读:小升初全摇号?几家欢喜几家愁
首页> 教育频道> 头条 > 正文

小升初全摇号?几家欢喜几家愁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9-10-14 08:5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民办义务教育学校与公办学校同步招生”“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实行电脑随机录取”,写进了不久前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该《意见》被认为释放出强烈信号: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掐尖”择优的现象将一去不复返。

  政策制定者期望择校降温能把孩子的学习负担减下来,缓解日益疯狂的校外培训现象。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周洪宇认为,这是对目前义务教育阶段招生当中出现的乱象作出的一些明确回应和规定,“民办校要与公办校同步招生,也是维护义务教育阶段正常的招生考试制度”。

  尽管目前全国大部分省份尚未在小升初阶段实行“公民同招”,但记者在全国多个省市采访调查了解到,这项旨在确保招生“客观公正”的改革,对家长而言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有的盼着快点摇号,快点解脱;有的则认为,完全平均仍是一种不公平。

  孩子辛苦拼6年 上好学校只能凭运气?

  39岁的牛文文承认,自己就是传说中的“鸡血”妈妈。

  儿子一直按照她设定的样子成长:上幼儿园就比同龄孩子提前了一年,小学前上了一整年学前班,进入一所不错的小学后,考试成绩一直在班里排前几名。

  这似乎对她来说是一种信号:我儿子就是比其他孩子聪明。于是她更加不敢掉以轻心,生怕因为自己不够努力,影响了孩子天赋的发展。

  每天儿子回家写作业的时候,她就目不转睛地盯在旁边:哪道题不会,哪个是错了又改的,哪个地方在下笔之前有点犹豫……全都被她看在眼里,记在错题本上。

  她研究小学每一次考试的考卷,每逢考试前她都要按照自己总结的内容给孩子复习一遍,“想让他考多少分,就能考多少分!”

  她从没想过靠运气,一心就想让孩子努力学习,考上最好的学校。自打上小学,她就把儿子送去一家知名校外培训机构补习。在那里,学生必须参加入学分班考试,然后按照成绩进入基础班、提高班、尖子班和超常班。“我们在尖子班里轻轻松松。”但她还是不够满意。

  于是她暑假期间拼了命陪着孩子复习,还暗地里拖人找了好多关系。终于,儿子踩着录取线挤进了“超常班”。

  没想到,孩子原本在尖子班轻松考个前几名,可到超常班就傻眼了——老师讲的大部分都听不懂。牛文文一问才知道,那个班学的都是初中的奥赛题。

  朋友不解,问她:“孩子在尖子班里成绩本来很好,为什么非要挤进超常班受罪?”她挤挤眼睛回答:“还不是为了小升初考好点,瞄准最好的那几个学校,必须得更拔尖才行。”

  女儿今年“小升初”的沈凌,已经切身感受到变化带来的冲击。她所在的城市曾允许唯一一所以外语教学见长的名校可以在小升初阶段跨区在全市范围选拔学生。几年前,要想入围这所学校的面试,要求非常高:五六年级至少获得一次市三好生或连续两年区三好生、剑桥少儿三级考试14个盾以上等,很多孩子都是手捧着一大摞各种“杯”的证书,来参加面试选拔的。

  沈凌的女儿从小语言能力比较突出,她一心想培养孩子进入这所名校,为此,女儿在小学期间考下了几乎所有能考的英语证书。没想到学校贴出新的招生简章,现在采用“摇号+面试”的录取方式,也就是说,必须先摇号获得面试机会,才有机会通过选拔赢得入学资格。可沈凌的女儿连入围的资格都没摇上,“女儿心里落差挺大的,我只能安慰她,打下好基础将来总会有用的。”

  最近家长群里频繁提到小升初“公民同招”“民办也摇号”的话题,搅得牛文文心神不宁。她特别担心在孩子明年小升初的节骨眼上,突然宣布所有学校一律摇号入学。“我辛辛苦苦6年逼孩子学,就为了考好学校,你现在告诉我,只能凭运气?”她说:“都不知道怎么跟儿子解释,凭什么努力和不努力都一样呢!”

  “佛系”父母盼摇号求解脱

  刚开学,陈宇航和爱人就连续被老师喊去批评:“你们孩子要上六年级了,暑假怎么还带着出国玩。”

  因为听说美国有些学校在暑假开放校园课程,他带着儿子去上了一个暑假的课,感受一下不同文化的氛围,顺便练练口语。尽管孩子的英语口语确实进步不小,但在课上开始跟老师对着干,总提出跟标准答案不同的意见,老师说了也不服气。

  孩子妈妈被老师叫去谈过几次后,说什么也不想去学校了,于是在高校担任一个学院院长的陈教授只能硬着头皮自己去。老师没什么好气,话里话外都在批评父母对孩子的学习太不上心,孩子成绩不稳定,并撂下一句话,“你们要是想在国内上中学、参加高考,现在这样肯定不行,这成绩考不上什么好学校。”

  听说“小升初”全都要实行摇号入学,陈宇航两口子举双手赞成。他俩都是博士毕业,总觉得儿子学习不至于差到哪儿去。两人都认为孩子小时候快乐点,多出去看看世界,比多写几个字重要。

  孩子的幼儿园就是在一家全是外教的民办幼儿园上的。因为没上学前班,一上小学,孩子经历了艰难的适应过程。老师几次请家长的一个原因是:孩子上课总是未经老师同意,离开座位就走。回家一问,孩子也挺委屈,“我看见老师的黑板擦掉了,就过去帮她捡起来”。

  小学才一年级,每周就有一次小测验,老师会把成绩直接发到家长的微信群里。虽然没列出每个孩子的名字,但是会划出分数档:比如100分20人,97-99分14人,94-96分5人人,其余94分以下1人。

  陈宇航苦笑着说,儿子很少进第一档,“相差个1-2分,孩子能有多大差异?”在他看来,现在的小学教育有比较明显的重分数、轻能力的问题,他不希望这种导向影响孩子的健康成长和全面发展。

  被小学老师“教育”的次数多了,陈宇航夫妇自嘲越来越“佛系”了。他们跟老师陪着笑脸,“您别太着急”。老师腾地一下站起来,“你们佛系我可不佛系,别拉低了我们班的成绩!”

  “要是全都摇号了,大家都不用那么焦虑了吧,老师和孩子都没那么多压力了。”陈宇航等着“解脱”的那一天快点到来,“学校也能腾出更多的精力做一些考试之外的事情”。

  孩子刚刚入学的王健已经开始观望小升初的升学动向了,他内心是赞成全部摇号的,“把孩子和家长都解放出来了,挺好。”但政策一天不出他也不敢掉以轻心,眼看着身边的孩子们都在上着各种课外班,这学期开学,他还是给一年级的女儿报了英语课,他苦笑着说:“多学点总是没坏处,谁也不敢拿孩子的前途开玩笑。”

  民办校和培训机构或面临重新洗牌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用“剧场效应”来比喻眼下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乱象:好比在剧场看演出,有一部分人不守规矩站起来,导致所有人都被“绑架”,不得不站起来。

  他认为,这种现象导致中国教育领域出现教育生态的失衡。这其中,一部分培训机构兴风作浪,推波助澜。

  近年来快速发展的课外培训机构为了招揽生源,很大程度上在向家长制造并传递焦虑情绪。上海一位教育主管部门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就谈到,很多培训机构充当了煽动升学焦虑的角色。比如对权威信息进行断章取义的“改造”,鼓吹“抢跑”“弯道超车”的概念,散布一些升学率、分数榜等吸引更多人报名。甚至在一些地方,少数社会培训机构与个别优质学校暗中形成利益链,出现有的民办校选拔学生时会以该学生在培训机构的成绩作为参考。

  不少业内人士表示,此次民办校纳入统一摇号,会大大压缩针对招生考试的培训市场。

  记者调查了解到,目前很多培训班往往在招生中会以“某某名校的学生也在这里学习”为噱头,吸引家长报名。可一旦那些学校失去了选拔“掐尖”的“特权”,失去了生源的优势,所谓的“名校”光环也不复存早。

  一位多年从事课外培训的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这对培训机构是一次洗牌。

  对于民办校来说,也将迎来“拐点”。在此之前,因为公办校全部摇号,民办校坐享了政策红利,通过考试抢夺了一批最优秀的生源。而今后实施的新政,对民办学校而言是一次很大的冲击。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的不少教育界人士均表示,一些教育质量一般、教育特色乏善可陈的学校,可能会面临生源快速减少的压力。

  有校长认为,对民办校而言应该在特色化、差异化的发展方向上下功夫,要努力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满足家长和学生个性化、多元化的需求,“这是机遇也是挑战”。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家长均为化名)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胡春艳

[ 责编:田媛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武汉站重启:1.2万湖北乡亲坐高铁回家

  • “致敬了不起的她·公安抗疫巾帼先锋”发布活动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两只反嘴鹬在乌兰察布市察右前旗境内的黄旗海湿地自然保护区中悠闲觅食(3月25日摄)。春季天气转暖,大批候鸟飞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和乌兰察布市的多个湿地中繁衍生息。春季天气转暖,大批候鸟飞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和乌兰察布市的多个湿地中繁衍生息。
2020-03-29 14:39
3月29日,医务人员将新冠肺炎患者转运至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后,在院内拍照,感受春天。
2020-03-29 14:32
3月28日,市民在辽宁省鞍山市一花卉市场选购花卉。近期,辽宁省鞍山市在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同时,有序恢复商贸服务企业营业。近期,辽宁省鞍山市在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同时,有序恢复商贸服务企业营业。
2020-03-29 11:10
3月28日,广东雷州市东西洋稻田上空云雾缭绕,美景如画(无人机照片)。雷州市南渡河畔东西洋稻田面积广阔,坦荡如砥,素有“广东粮仓”之称。雷州市南渡河畔东西洋稻田面积广阔,坦荡如砥,素有“广东粮仓”之称。
2020-03-29 11:04
3月28日,水鸟在乌伦古湖国家级湿地公园栖息。近年来,福海县着力打造“春观水鸟夏戏水,秋赏风景冬捕鱼”的旅游品牌,乌伦古湖生态环境不断改善。近年来,福海县着力打造“春观水鸟夏戏水,秋赏风景冬捕鱼”的旅游品牌,乌伦古湖生态环境不断改善。
2020-03-29 11:04
3月28日,在葡萄牙小城卡斯凯什,工作人员在车站消毒。葡萄牙卫生总局28日公布的疫情报告显示,过去24小时内,葡萄牙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902例,累计确诊病例5170例,累计死亡病例100例。
2020-03-29 10:51
这是河北省沙河市一家企业的自动化玻璃生产线(3月28日摄)。素有“中国玻璃城”之称的河北省沙河市多措并举,按照“疫情防控、复产复工两手抓”的思路,指导全市玻璃生产企业有序复产复工,帮助企业解决资金、用工、能源、产业链配套等难题,积极消化因疫情积压的订单,确保生产经营活动的正常开展。
2020-03-29 10:46
3月28日,市民在汉口江滩公园散步。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在湖北武汉,人们来到户外,感受春天气息。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在湖北武汉,人们来到户外,感受春天气息。
2020-03-29 10:43
3月28日,从利川始发的D5998次列车到达汉口站。列车到达后,车站配合防疫部门做好旅客出站测温、登记信息等工作,并和公交集团、地铁公司联动,引导旅客按照去向有序换乘。列车到达后,车站配合防疫部门做好旅客出站测温、登记信息等工作,并和公交集团、地铁公司联动,引导旅客按照去向有序换乘。
2020-03-29 10:42
近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玉泉区蒙瓜果蔬种植农民合作社的草莓进入成熟期。该合作社利用网络直播的形式推广草莓,吸引市民前来采摘。新华社记者张晟摄  3月28日,市民在草莓大棚内采摘草莓。
2020-03-29 10:39
近日,在山东省服装生产企业青岛即发集团的多条服装生产线上,工人加班加点赶制来自日本优衣库的批量服装订单,在全力保证产品质量前提下确保按期交货。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 摄  3月28日,即发集团工人在成衣车间生产服装。
2020-03-29 10:38
3月28日,在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国际机场,中国政府赴巴基斯坦抗疫医疗专家组成员与巴方官员和工作人员合影。中国政府赴巴基斯坦抗疫医疗专家组28日抵达巴基斯坦,将为巴疫情防控、患者治疗和实验室工作提供咨询,并为巴医务人员和社区防控人员提供培训和指导。
2020-03-29 10:36
3月28日,在尼泊尔加德满都,人们佩戴着自制的防护面具,应对新冠肺炎疫情。3月28日,在尼泊尔加德满都,一名女子制作防护面具,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3月28日,在尼泊尔加德满都,人们将自制的防护面具发给街头值勤的警察,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2020-03-29 10:34
3月28日,河北唐山遵化市娘娘庄乡白道子村农民在杏树果园给果树授粉。春耕时节,耕作在田间地头的农民、农机与大地构成了一幅幅和谐如画的春耕图。春耕时节,耕作在田间地头的农民、农机与大地构成了一幅幅和谐如画的春耕图。
2020-03-29 08:12
时下正值春耕备耕时节,福建省漳浦县六鳌镇地瓜种植农户们抓紧晴好天气,在田间栽种、护理地瓜苗。新华社记者 姜克红 摄  3月27日,漳浦县六鳌镇地瓜种植农户们在田间护理地瓜苗(无人机照片)。
2020-03-28 08:33
3月26日,船只行驶在福建省东山县陈城镇海上水产养殖区(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姜克红 摄  3月26日,夕阳西下,在福建省东山县陈城镇海上水产养殖区内,渔船行驶在返港途中(无人机照片)。
2020-03-27 16:15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好转,武汉逐渐恢复“生活气息”。3月23日起,湖北省武汉市江滩恢复开园,按照分批有序、严格管控、动态掌握原则,目前开放汉口江滩江汉门等10处、滨江门汉阳江滩大禹神话园等3处、鹦鹉洲闸口汉江江滩等3处、武昌江滩大堤口闸口等7处。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3月26日晚,市民在汉口江滩公园江边拍照。
2020-03-27 16:15
3月26日,游客在联沟村冬桃园内拍照。近年来,该村积极发展千亩冬桃园等产业,在促进村民脱贫增收的同时,也使往日的荒山面貌焕然一新。近年来,该村积极发展千亩冬桃园等产业,在促进村民脱贫增收的同时,也使往日的荒山面貌焕然一新。
2020-03-27 16:14
3月26日,山西册田水库全貌(无人机照片)。从3月15日开始,位于永定河上游的山西册田水库开闸放水,将生态水源源不断地汇入到永定河。从3月15日开始,位于永定河上游的山西册田水库开闸放水,将生态水源源不断地汇入到永定河。
2020-03-27 16:0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