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频道> 要闻 > 正文

雅鲁藏布江畔的坚守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9-09-20 09:09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雅鲁藏布江畔的坚守

  ——西藏墨脱县背崩乡小学教师群像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万里边疆教育行

  一

  关于老师这个职业,世上有许多说法。

  有人说,“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也有人说,“这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

  对于在西藏墨脱县背崩乡小学——这所祖国西南边境学校执教的34位老师来说,老师这个职业,意味着一种责任。因为,有老师的地方就有书声,有书声的地方就有学校,有学校的地方就有国旗,有国旗的地方,就是中国。

  这是西藏2442所学校中普通的一所。这所学校的老师也总说,自己是最普通平凡的。因为即便在最全的中国地图上,人们也很难注意到这个西南偏南方向不起眼的地方,一个叫“背崩”的地方。

  这里,距县城墨脱28公里,距自治区首府拉萨753公里,距北京天安门3382公里。

  二

  要读懂这里的老师,首先得读懂这里的路。

  墨脱本没有路。这片藏语意为“莲花”的土地,隐秘绽放于青藏高原东南角。三面环绕的喜马拉雅山与依山奔腾的雅鲁藏布江,让它成为与世隔绝的“雪域孤岛”。

  从1961年10月勘察线路开始,到2013年10月正式通车,整整52年,墨脱成为中国最后通公路的县。

  2016年暑假,刚从拉萨师专毕业的熊丹丹,背着旅行包、提着行李箱来到背崩乡小学校门时,已经没了丝毫力气。

  翻过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口,通过排龙天险和通麦天险,再过海拔4728米的色季拉山,穿过嘎隆拉隧道,熊丹丹在雪山密林深处一路颠簸。因公路沿雅鲁藏布江而建,很多路段一侧靠着山体,一侧挨着悬崖,最窄处,探出头去,就会看到被轮胎碾压的碎石,不断向悬崖河谷滚落。

  从北京到上海1300多公里,乘高铁最快只需4小时28分。从拉萨到背崩乡753公里,熊丹丹倒了4次车,坐了整整4天,从不晕车的她“晕得胆汁都出来了,比第一次经历高原反应还难受得多”。

  地处亚热带的墨脱,受印度洋暖流影响,春夏阴雨连绵,冬天又是漫天大雪,泥石流、塌方、雪崩等自然灾害是这里的常客,墨脱的公路一年四季处于随时断掉的状态。

  “来到墨脱,以往在拉萨生活的经验就不管用了,这里的一切都会打破你对西藏惯有的认识。”有经验的老教师告诉熊丹丹。

  对于墨脱的“经验”,本地人背崩乡小学副校长白玛措姆,比熊丹丹丰富许多。

  在她的记忆里,小时候,为了接受完整的小学教育,二年级的她不得不和伙伴们步行到林芝八一镇求学,与家人分别时,小伙伴们哭成一团。

  他们带着柴刀干粮、背着书包被褥,从海拔1100米的县城出发,花几天几夜,穿越亚热带雨林,再翻过4500多米的多雄拉雪山,待到双脚磨满血泡、血泡破了结成茧,待到蚂蟥在身体上留下几十处伤口、伤口凝成了疤,也就走出了墨脱。

  很多学生再次回家,已是数年之后。

  “让孩子们不再吃我们当年的苦”,这便是白玛措姆和老师们在这里执教的最朴素原因。

  三

  背崩,地处雅鲁藏布江岸,海拔只有700米左右,但四周高山雪峰林立。特殊的环境使这里雨水丰沛,云雾腾腾,就连散落在坡地上的门巴族木楼,也仿佛披上了一层薄纱,宛若仙境。

  站在背崩乡小学校园,目光向西南,有一座钢索大桥——解放大桥。这是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后,在中国境内流经的最后一座桥梁。

  目前,中国已与14个陆上邻国中的12个签订了边界条约或协定,约90%的边界已经划定,尚有约10%的边界还在商谈中。这所边境学校,便紧挨着这10%的边界。

  国家主权,主题宏大而深刻。

  在背崩乡小学,34位老师和202名门巴族学生,用读书声守护着祖国每一寸疆土,向世界宣示我们的主权。

  来到这里,熊丹丹的第一课是了解学校的文化主题:读书做人,保家卫国。

  “没有人要求我们一所小学‘保家卫国’,但我们就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白玛措姆语气坚定。

  升旗、上课,这些在其他学校最普通的事,在背崩乡小学则意味着守护每一寸国土,守护自己的祖国。

  每周一清晨,山间云雾还未散去,是学校的庄严时刻。伴随嘹亮的国歌声,带着红领巾的学生向鲜艳的五星红旗敬礼,全体老师和未入队的学生向国旗行注目礼。在白玛措姆看来,这样凡常的举动,饱含师生“保家卫国”的强烈情感。

  学校每班每周有两节国防教育课。这门课没有专门教材,老师是32岁的士官曹世学,来自学校不远处的边防模范营。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得知背崩乡小学缺老师,边防模范营官兵主动到学校义务支教,前后几十位“兵老师”,一年接着一年、一棒接着一棒,一直传递到曹世学。

  “一年级学生,教他们认识国旗;二年级学生,教他们认识中国地图,了解国土的概念;三年级学生,教他们了解麦克马洪线,了解八大英模事迹……”对国防教育课的教学内容,曹世学很熟稔。

  一周12节课,曹世学每天训练结束都会来到学校,身着橄榄绿的他,在校园格外显眼。曹世学说,自己最开心的就是看着孩子们围在中国地图前,指出首都北京,指出自己的家乡。

  距学校几百米处,有一座烈士墓园,长眠着为祖国献身的边防战士。在这国家无战事但边关有牺牲的年代,30名边防战士牺牲于此。他们的敌人是洪水、塌方,是毒蛇、蚂蟥。每年清明,学校师生都要去祭扫这群最可爱的人。

  “在背崩,士兵与老师的责任一样——都是为了保卫祖国,让祖国的下一代过得更好。”曹世学说。

  四

  军人意味着牺牲,牺牲青春甚至生命。在背崩,老师又何尝不是。

  时间回溯到2006年9月2日,清晨。背崩乡小学下设的西让村教学点教师桑杰顿珠,护送7名小学生和几名家长到背崩乡小学报到。

  一行人走出西让村一里多远,到了塌方频发路段。

  这里道路泥泞湿滑,最窄处只有30厘米。一边长满杂草藤条的峭壁上,不时有碎土石簌簌落下,一边是被灌木野草覆盖的深谷,一不小心就会滚落山崖。

  这样崎岖的山路,15个人通过这100多米长的危险地段,至少要半个小时。桑杰顿珠毅然决定:“你们抓紧时间先走,我在后面给你们看着,一有危险,我就喊你们。”

  看着学生和家长一个个安全通过了危险路段,桑杰顿珠刚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他头顶的山体塌方,泥石流滚滚而下,来不及躲避的桑杰顿珠,刹那被泥石流吞没……

  家长们呼喊着,孩子们痛哭着……大人、孩子不顾一切地刨挖着石块、泥浆……

  当村民把血肉模糊的桑杰顿珠从泥石浆里挖出来时,奄奄一息的他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学生——怎么样——了?”

  “年轻,只有28岁,还没有结婚。”背崩乡小学副校长多杰仁青如此回忆这位同事。

  泥石流在背崩并不稀奇。“走着走着,碗大的、锅大的石头就掉下来了。这时不能乱跑,最好站在原地,看着石头往哪个方向掉。”多杰仁青声音渐渐低沉,“但这次来不及了。”

  顿了一会儿,他补充说:“桑杰顿珠,是位好老师。”

  语气郑重。

  后来,桑杰顿珠被追授为西藏自治区模范教师,他生前唯一的照片一直挂在学校德育室墙上。人们将他葬在背崩的土地上,让他可以永远眺望自己的学校和学生。

  这个世界需要英雄,也需要更多的普通人。

  和桑杰顿珠一样,13年前小央珍初中毕业后,来到波东村教学点做代课老师。那时,她青春活泼,喜欢跳门巴族锅庄。波东村教学点一师一校,小央珍是老师也是保育员。两间木头房子,一间上课,另一间是她的宿舍。

  全村只有二三十户人家,教学点只设一二年级,30多个孩子在一间教室里,一个年级上课时,另一个年级就自习。体育课两个年级一起上,做早操、跳锅庄、做游戏,一群快乐的小鸟在巴掌大的操场上飞来飞去……

  青春倏忽而过,皱纹悄然而至。2007年全乡教学点撤并,代了11年课后,小央珍转为公办教师,在乡小学做生活老师。每天的工作不再是站在讲台上,但依然琐碎、繁重。小央珍没去过西藏以外的地方,甚至没去过拉萨。“我的学生有考上内地大学的,现在当老师、当警察,见了面还很尊重我。”

  这是她对教师幸福的理解。

  五

  对于背崩乡小学的变化,没有人比多杰仁青更有发言权——41岁的他在学校工作了整整20年。

  11岁时,他第一次走出墨脱,徒步到林芝上学;11年后,他从拉萨师专毕业,又徒步走回墨脱,来到这所只有一位老校长、两位老教师的学校。

  由于条件实在艰苦,学校很难留住年轻人,常被迫停课。每当有老师休假,孩子和家长就会到学校打听:“老师走了吗?还会回来吗?”

  刚来时,多杰仁青也曾想要离开。但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这是我的家乡,需要有人来做这份工作”。那是1999年。从此,多杰仁青一直守在这里。

  当时,在整个西藏,墨脱学校的条件最艰苦,老师也最辛苦,但这里的孩子必须有老师去教。在这里坚持办学的意义在于:让现代文明抵达中国每一寸国土。

  老校长仁青罗布,是多杰仁青最敬佩的人。

  1976年1月,仁青罗布受上级委派,在背崩乡背崩村建一所民办小学。校长、老师一人挑,升国旗的旗杆是一根毛竹,粉笔不够,就把木头烧成炭。

  渐渐地,老师,从一人到两人、3人、4人;学生,从25个到30个、51个、73个;教室,从两间竹木屋到木板房、石头房。在老校长的带领和全校师生的努力下,学校越办越好,在墨脱乃至林芝地区都有了名气。

  2009年,在背崩乡小学工作33年的老校长退休了。多杰仁青初来学校时,老校长的一番话让他至今铭记:“做教师,第一要负起责任,责任心要强。”

  “虽然老校长那一代人学历都不高,但他们责任心强,深受学生和家长的敬重。”多杰仁青说。

  20年的执教生涯,多杰仁青做过许多事。但让他对教师“责任”二字有最真切体会的,则是在海拔4200多米的多雄拉山口。

  那是2002年11月初,多雄拉雪山上已开始下雪。多杰仁青受学校委派,从林芝地区教育局领一批远程教育设备回校。车子把设备运到米林县派乡,从那里开始需要找背夫。

  体积小、重量轻、好背的设备都被人抢着背,有一口直径1.5米的卫星接收锅盖,谁也不愿背,多杰仁青主动接了过来。没有人比他更懂得这批设备的价值,他必须把它背回学校。

  雪山上道路崎岖,不刮风时,“卫星锅”背着轻,上到山口时,强风呼号,顶着逆风“卫星锅”像被人用力向后推一样,每走一步,都必须咬紧牙关、喘着大气。

  一转身,刚好处在顺风口。“卫星锅”受力面大,多杰仁青一下子被强风刮得踉跄了几步。眼看要跌下悬崖,幸亏后面的学校炊事员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

  如果摔下去——“那么,你现在采访的就是别人了”。

  那一刻,死神如此之近。那一刻,他明白了,老师的肩头不仅背负着知识,还背负着两个字:责任。

  六

  2006年8月,在贝尔发明电话130年后,背崩乡才结束不通电话的历史。又过了3年,手机有了信号,到2016年才连通了宽带网络。

  此后,背崩乡小学像是被按下了快进键,大步跑向了现代化。

  教学楼、宿舍楼、教师周转房、食堂,修建一新;运动场、文化墙、校园绿化,相继竣工;教室装上了电子白板,办公室的电脑连上了网络。

  2018年教师节,学校特意将仁青罗布老校长请回来。

  老校长把校园仔细转了个遍,对白玛措姆和多杰仁青说:“你们把学校管理得很好,老师和学生都很好。现在学校有这么好的环境和条件,是因为党和国家的政策。学生没有理由不好好学习,老师没有理由不好好工作。”

  在多杰仁青的记忆里,以前的课堂教学是一块黑板一根粉笔一本教案,老师台上讲、学生台下读,英语、科学课开不齐,音乐、体育、美术课缺老师,但每位老师都兢兢业业,竭尽所能,几乎每年学校都有学生考上内地西藏初中班。

  学校的环境大变了模样,但老师肩头的责任丝毫未变。

  执教短短3年,熊丹丹已是学校的教学骨干。年轻的她对学生很严厉,学生“除了校长最怕的就是熊老师”。

  熊丹丹想起了自己。她也是从云南大山里走出的孩子,幼时父亲在外打工,初中开始寄宿,成长中一直缺乏父母的陪伴,她对自己的学生有着深切的同理心。

  山村学生大多内向、胆怯,不敢开口说话,熊丹丹要求每个学生课堂上积极发言,越不主动举手越容易被她点名。作为二年级班主任,她“强制”学生必须一两天洗一次澡,必须每天换袜子,在她看来,“生活习惯养成比学习习惯更重要”。

  然而,她也有年轻老师特有的宽容。比如课后,她会笑眯眯地看着孩子们大呼小叫地玩手游。在她看来,只要有正确的引导,手机游戏不是洪水猛兽。

  今年母亲节,很多学生主动给熊丹丹写小纸条,其中一张写着:“熊老师,祝您母亲节快乐!”看着孩子们稚嫩的字迹,她又好笑又感动——好笑的是自己还没结婚,怎么可能过母亲节;感动的是,“孩子们真的把我看作母亲”。

  数学老师任喜斌是2015年来此教书的。他在读高中时便想当老师,上师范实习时却有些动摇——当老师苦、累。

  “但最后等自己真当了老师,还是觉得好,教书育人真的很有成就感。”任喜斌带了4届毕业班,好几个考上了内初班,他特别高兴。“这边孩子跟外面比还是有些差距,基础不太好,要慢慢教他们。”

  在桑杰顿珠牺牲13年后,在他曾经执教的西让村,他昔日的学生美朵措姆接过了教鞭——今年4月,背崩乡小学在这里附设了幼儿园。美朵措姆常会想起桑杰顿珠——她终于像他那样成为了一名老师,她想要成为像他那样的老师。

  七

  在背崩当老师,所有事都需要自己做,每个人都身兼数职。

  学校10位男老师,既是水工又是电工。

  平日师生用的是从山上接下的山泉水,将竹子劈开做水管,泉水甘冽清甜。但这里多雨,一下大雨山泉水就变成泥浆水,无法饮用。

  男老师自己动手,在房顶上搭起一排排雨沟,下面用大桶接住,将雨水存储下来保证师生生活用水。

  当地经常停电,男老师会拉出柴油发电机,确保教室照明。食堂的电磁灶、电蒸锅无法使用,男老师又要挽起衣袖,用泥巴垒灶台、用斧头劈木柴。

  女老师也不轻松。

  语文老师桑吉旺姆兼着学校仓库管理员。食堂米面蔬菜由供货商供应,一周送一次。因经常断路,仓库货架上摆着土豆、白菜、冬瓜等易储存的蔬菜和整箱的猪肉罐头。如果断路时间长,货送不上来,“还要和炊事员从老百姓手中收购食物,保证学生每餐两荤一素一汤”。

  学生家住得远,学校放“大周”,一月放4天假。对很多孩子来说,学校就是家。

  “学校有两名专职生活老师,但实际上,每一位老师都兼着学生父母的角色。”白玛措姆说。

  不放假的周末,老师陪着孩子们,上自习、读课外书、做游戏、打球,帮他们洗衣服、洗澡、剪指甲、理发。时间长了,老师个个成了理发高手——白玛措姆的技术最好,一个“小平头”几分钟就能理完;多杰仁青理得比较慢,但精细;熊丹丹会根据学生的要求,“设计”相应的发型……

  几乎日日朝夕相处,师生间的关系格外亲密、纯净。有时,学生会悄悄往老师口袋放一颗糖;有时,老师坐着晒太阳,一会儿身旁便挤满大大小小的孩子。

  白玛措姆的手机存满了照片,里面最多的是一对可爱的儿女,女儿上初中,儿子上幼儿园。学校到县城的家短短28公里,可她经常两三个月才回去一次。丈夫在县完小教书,工作也很忙,懂事的女儿主动照顾弟弟。

  一天晚上8点,儿子突然给白玛措姆打电话,自豪地说:“妈妈,我会用电饭锅煮鸡蛋了。”她吓了一大跳,连忙斥责他用电太危险,儿子委屈地哭了:“爸爸还在学校,姐姐也有课,家里没有人,我实在太饿了……”那晚,她愧疚地睡不着觉:“我每天在照顾别人的孩子,自己的孩子却照顾不上。”

  第二天,一名家长到学校看孩子,给孩子带了一小串葡萄。学生小心翼翼地捧着3颗,拿给校长——她以为校长和自己一样,从没吃过葡萄。

  那一刻,白玛措姆紧紧抱住学生——“学生就是我的孩子”。

  这是这群在大山深处的老师,付出后换回的最美好的东西。

  八

  第一次到背崩的人,很多都会惊叹“这里就是世外桃源”。但对在此执教的老师来说,对风光的好奇很快会消磨殆尽。特别是在夜里,众鸟栖定,山影茫然,最大的声音是虫鸣的呼吸,寂寞孤独不由地涌上心头。

  在背崩乡小学,30岁以下的老师17人,95后的熊丹丹是其中第三年轻的。从学校回到她的家乡云南昭通,路上至少四五天,但她还是“每个寒暑假都回家”。她也是妈妈的女儿。2018年,学校安装了Wi-Fi,她可以和妈妈手机视频聊天了,第一次向父母展示自己工作生活的地方。

  在雨水绵绵、断水断网的日子,熊丹丹会格外想家,“甚至有冲动立刻背起包离开这里”。为了排解这份孤独,她给自己找了许多爱好,练字、练武术、养花。

  今年初,在拉萨工作的男朋友和熊丹丹分手了,原因很简单——距离。她痛哭不已。是所养的花草和白玛措姆的开导,让她渐渐从消沉中走出。

  以前,学生常追着问熊丹丹:“熊老师,你会带我们到六年级吗?”她会有意含糊答案。

  现在,她的回答很清晰:“会!”她已经是本地人了——她把户口迁到了墨脱。

  对她而言,经历了哭和笑的人生,必然是充盈的、成长的。

  背崩乡小学像一个多民族大家庭——32名专任教师,其中12人是门巴族、13人是藏族、7人是汉族,都住在校园两栋教师周转宿舍里。每天的阳光体育大课间,所有师生一起跳欢快的门巴族锅庄。

  多杰仁青的妻子索朗旺姆是学校语文教研组组长,两人一同教书。他们希望两个儿子“长大后到外面的世界闯一闯,长了见识再回这里当老师”,因为这里需要敞开胸怀迎接山外的世界。

  甘肃人任喜斌与门巴族教师次仁央杰在这里相识相知、相爱相守,并缔结了爱情的结晶——一个可爱的孩子。

  熊丹丹收获了友谊。她与次仁央杰最投缘,两人经常泡在一起,即使一个与男朋友约会,另一个也会“厚着脸皮当电灯泡”。

  网络的升级带来了流行的电视剧、抖音快手以及新款手机游戏,业余生活还是单调,男老师们会组队寻求一些刺激。美术老师扎西花了6200元买了辆越野摩托车,约任喜斌等3位男老师一起骑摩托到临近的县城旅行,这是他津津乐道的回忆。

  在多杰仁青看来,年轻老师知识面广,想法多、个性强,有时自己和他们会有“代沟”,但在需要担当的时候,他们表现得都很优秀。白玛措姆则认为,没有人天生就会是好老师,只要给年轻老师担子,“都是学校的顶梁柱”。

  九

  中国在以她从未体验过的速度发展向前,背崩乡小学的老师也渴望融入瞬息万变的外界。

  他们喜欢上网购物,但卖家一听地址,都不包邮。一次,熊丹丹网购了一张漂亮的小书桌,价格只有四五十元,但邮费却花了好几百元,让她心疼不已。两个月后,桌子终于寄到学校,收包裹时她已经忘了自己买过什么。

  2008年,多杰仁青被上级派到深圳南山区前海小学挂职做副校长,他走了两天才坐上了现代交通工具。此时,深圳的地铁已开通4年。

  在飞机上,他凑近舷窗,第一次俯瞰一望无际的“世界屋脊”,也第一次见到了他给学生形容过无数遍的大海。

  站在五光十色的深圳街头,大都市的一切都让多杰仁青不适应,他还是怀念墨脱的宁静。如今11年过去,前海小学所在的区域已升级为深圳前海合作区,是“特区中的特区”,片区经济总量在千亿元能级持续提升。

  多杰仁青一直关注着深圳和前海小学:“现在那里的节奏可能更快,也更繁华,学校条件应该也更好了。”

  相比学校其他老师,多杰仁青已经很幸运,毕竟,他亲眼目睹并切身感受到改革开放的最新成果。而学校里,还有老师从未离开过西藏,大部分人是在培训或上学时到过拉萨、林芝,几乎没有人去过北京——那是他们最常给学生讲的地方。

  全校唯一确定去过北京的是“兵老师”曹世学。2010年国庆节,他利用探亲带父母去了北京,第二天一早就到天安门广场看升旗仪式。那天,广场上人山人海,远远挤在人丛中的曹世学,用力地盯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

  十

  在祖国西南方向,在距天安门广场3382公里的地方,也有一面五星红旗在校园高高飘扬。

  那里,是一群平凡的老师执教的地方。

  (中国教育报“万里边疆教育行”西藏报道组成员:张晨 高毅哲 周小兰 单艺伟)

  《中国教育报》2019年09月20日第1版

[ 责编:孔繁鑫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习近平会见各国防务部门和军队领导人等

  • 李克强会见先进制造业国际咨询委员会成员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2019中国国际通用航空大会上演蓝天“炫舞”
2019-10-19 09:06
金秋农事忙
2019-10-19 09:05
10月17日,在川藏线高尔寺山至理塘路段,部分游客在一个路边观景台附近拍照留念。雪山、牦牛、云朵、松林,带来了浓浓的雪域风情。雪山、牦牛、云朵、松林,带来了浓浓的雪域风情。雪山、牦牛、云朵、松林,带来了浓浓的雪域风情。
2019-10-18 15:00
受近日降雨影响,位于山西吉县的壶口瀑布水量增大,壮美的瀑布群景观吸引众多游客前来观赏。受近日降雨影响,位于山西吉县的壶口瀑布水量增大,壮美的瀑布群景观吸引众多游客前来观赏。
2019-10-18 14:59
这是10月17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拍摄的Designblok设计节会场。今年设计节的主题是“未来”,有300多家参展商参展。这是10月17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的Designblok设计节上拍摄的手工制首饰。第21届Designblok设计节17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开幕。
2019-10-18 14:58
10月17日,乐团在交响音乐会上演奏。开幕式上进行了中国乐派交响乐团“新时代的荣光”关峡作品交响音乐会。10月17日,中国开封第37届菊花文化节开幕式在河南开封市博物馆举行。开幕式上进行了中国乐派交响乐团“新时代的荣光”关峡作品交响音乐会。
2019-10-18 14:57
古巴国家芭蕾舞团10月17日证实,古巴国宝级芭蕾舞大师阿莉西亚·阿隆索因心血管疾病恶化,当天在首都哈瓦那逝世,享年98岁。古巴国家芭蕾舞团10月17日证实,古巴国宝级芭蕾舞大师阿莉西亚·阿隆索因心血管疾病恶化,当天在首都哈瓦那逝世,享年98岁。
2019-10-18 14:56
当日,作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感知中国——来华留学博士生孺子牛论坛”的活动之一,来自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的外国留学生走进位于安徽合肥市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先进技术研究院和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感受科技魅力。
2019-10-18 14:56
10月17日,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中)投票后走出参议院。新华社发(沈霆摄)  10月17日,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中)投票后走出参议院。
2019-10-18 14:55
当日,2019中国景德镇国际陶瓷博览会在江西景德镇开幕,来自国内外近千家陶瓷企业参展。新华社记者 周密 摄  10月18日,参观者在观赏陶瓷制品。新华社记者 周密 摄  10月18日,荷兰代尔夫特的陶瓷艺人在展示瓷器制作流程。
2019-10-18 14:55
10月18日,参会者在论坛上倾听嘉宾发言。众多国内农业、农村领域的专家、学者,以及来自基层一线的“村官”在论坛上分别就乡村振兴模式、现代农业趋势、农村产业融合等建言献策、展开探讨。
2019-10-18 14:51
当日,作为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重要组成部分的第六届互联网之光博览会在浙江乌镇拉开帷幕。新华社记者 徐昱 摄  10月18日,这是互联网之光博览会现场展示的一款自动识别菜品并通过人脸识别结账的食堂新系统。
2019-10-18 14:49
10月16日,河北省香河县纪检监察干部在渠口镇高山村检查扶贫工作台账等档案。新华社记者 李晓果 摄  10月16日,河北省香河县纪检监察干部在渠口镇高山村向村民讲解精准扶贫政策。
2019-10-17 09:18
受战乱影响,也门是世界上粮食危机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约两千万人面临粮食供应短缺。10月16日,在也门萨那,一名男子在街上售卖。新华社发(穆罕默德摄)  10月16日,在也门萨那,一名商贩在售卖谷物。新华社发(穆罕默德摄)
2019-10-17 09:18
10月16日,人们在阿富汗喀布尔的食品店制作面食。受战乱和旱灾影响,阿富汗仍然有上千万人面临粮食供应短缺。受战乱和旱灾影响,阿富汗仍然有上千万人面临粮食供应短缺。受战乱和旱灾影响,阿富汗仍然有上千万人面临粮食供应短缺。
2019-10-17 09:17
10月16日,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吉尔·彼得森(左)与叙副总理兼外长穆阿利姆会谈。
2019-10-17 09:15
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次营镇团结村2018年1月成立了“巧媳妇”合作社,推动农村妇女特别是贫困妇女实现居家就近就业。 新华社记者 杨宗友 摄  10月16日,团结村的“巧媳妇”袁悦花在编织竹制家庭用具。
2019-10-17 09:14
这是10月16日无人机拍摄的国道107河南官渡黄河大桥出入口。当日,由中交一公局承建的国道107河南官渡黄河大桥正式通车。当日,由中交一公局承建的国道107河南官渡黄河大桥正式通车。
2019-10-17 09:14
10月16日,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以南的达穆尔地区,一处残障人士救护中心大楼在大火中被烧毁。10月16日,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以南的达穆尔地区,多辆汽车在大火中被烧毁。10月16日,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以南的达穆尔地区,多辆汽车在大火中被烧毁。
2019-10-17 09:13
10月16日,在日本东京晴海码头,人们欢送中国海军太原舰。中国海军太原舰16日上午结束对日本的访问,从东京晴海码头启航回国。中国驻日使馆、在日华侨华人、留学生、中资机构、友好团体以及日本海上自卫队官兵代表200余人在码头欢送。
2019-10-17 09:1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