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大学生抑郁症发病率攀升引热议 “心灵感冒”要对症下药
首页> 教育频道> 头条 > 正文

大学生抑郁症发病率攀升引热议 “心灵感冒”要对症下药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9-08-26 10:10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大三刚开学,林欣然就发现越来越管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一个人剪辑视频作业时会突然冲自己发火、继而大哭;晚上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一看就是一整夜;开始觉得很讨厌自己;刻意疏远周围所有人……连续的失眠和繁重的学业交织,让林欣然觉得自己每天都无精打采、疲惫不堪,生活似乎也一度“乱了套”。

  林欣然尝试了很多方法调节自己的情绪。比如,睡不着的时候就不停地做事情来麻痹自己;或是一个人安静地坐下来读几本书。然而,这些努力还是没能让她摆脱掉情绪中挥之不去的“丧”。

  她选择去了学校所在城市的一家三甲医院,最终确诊了自己的种种负面情绪属于抑郁和焦虑的症状。走出医院的那一刻,她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一个人坐在出租车上哭了很久,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很难受,像憋了很久。”林欣然说。

  7月29日,《中国青年报》刊发《大学生抑郁症发病率逐年攀升大一和大三高发》引发读者广泛关注。有31.2万网民参与了中国青年报微博发起的“大学生抑郁症发病率逐年攀升,你觉得自己有抑郁倾向吗”的网络投票。

  其中,超过半数投票者认为,自己“有轻微的情绪低落可自我调节”;而认为自己“有抑郁倾向且情况很严重”的投票者达到了8.6万,占总人数的27.6%。超过两万名网民在微博留言,其中不仅有人提到自己与抑郁症抗争的经历,更多的是表达了对大学生抑郁症高发现象的密切关注。

  一项研究显示,高校的心理健康问题形势严峻,大学生心理疾病患病率呈现逐年上升趋势。贵州医科大学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主任、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心理科主任王艺明指出,抑郁症会导致大学生的学习和生活能力下降、不愿意和他人沟通、睡眠不好等问题,严重者还会有伤害自己甚至伤害他人等极端行为。“大概有15%的抑郁症患者有自杀的想法,并且会反复尝试自杀。”王艺明说。

  “迷茫”是大一大三的高频词

  通过长期研究,不少专家都认为,大一和大三是抑郁症的高发期。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蔺秀云指出,大一是一个适应期,不仅要适应新的学习、生活方式,还要适应身边优秀的同龄人带来的压力。而大三下学期面临新的选择,学生需要为考研、出国或就业等未来的发展方向做准备,这些变动带来的不确定性也可能会伴随一些抑郁情绪。

  台湾南华大学生死学系所教授游金潾的研究结果也指出,大一要从依赖阶段走向独立阶段,在探索自己要走向何方的时候,会迷茫、会困惑;大三要面对人生的重要选择,有可能埋怨专业选的不对,或者担心以后的读研和工作,焦虑更多。此外,王艺明还提到,有些学生在大三时不仅面临自身选择带来的压力,还可能背负着家庭的希望或重任,这些也会加重他们的心里负担。

  大学校园里的文博是身边人眼中的“活跃分子”。他喜欢唱歌、热爱拍照,几乎每天都会在朋友圈里分享自己的生活点滴。而在朋友圈背后,他却长期受到抑郁症的困扰。

  初入大学时,文博发现,和高中阶段所有人都只为高考这一个目标努力不同,大学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选择。身边的朋友来来去去,他却一下子不知道自己应该在大学里做些什么,“迷茫”是文博提到最多的词。

  加入不同的社团、参加各种校园活动、尝试创业项目……在外人看来,文博的生活丰富多彩,他总能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而他却觉得,自己内心十分焦虑,越来越不愿意和人接触,甚至记忆力也下降了。大二上学期,文博在一家医院被确诊为抑郁症,按照医生的建议他开始接受药物治疗。

  蔺秀云指出,大学生要树立一个合理的目标,既要接纳自己的不足,也要更多的发现自己的长处。“人生有很多条路,不要强迫自己过于完美。”她提到,抑郁也可能是一种积极作用。“可以提醒自己去面对需要解决的问题,而在没解决之前也能给自己一个表现不好的理由。”蔺秀云说。

  迈过病耻感,“心灵感冒”并不可怕

  在搜索引擎中输入“自杀”这个关键词,网页自动向陈可甜弹出了在线问诊链接。电脑另一端的医生建议她去医院心理科看看。

  朋友圈里的陈可甜喜欢二次元、热爱美食,经常发一些自己穿着JK制服“凹造型”的照片。而朋友圈背后,这个今年刚大学毕业的女孩,整天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里,她不愿意逛街,也记不住熟人的名字,会无缘无故地流泪。严重时,陈可甜晚上睡觉时能醒来六七次,经常在凌晨三四点醒来时想到自杀。她甚至写好了遗书,麻烦朋友们帮她照顾父母。

  今年6月初,陈可甜打电话告诉朋友自己可能生病了。“她说我就是想得太多,看开点儿,多出去看看。”挂上电话后,她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些不一样。

  通过互联网挂号,不敢和父母沟通,甚至医生建议陈可甜住院治疗,也被她拒绝了。“那些你隐藏了很久的问题不会想告诉任何人的,自己走不出去别人也没办法走进来。”而令陈可甜苦恼的,除了难以自控的情绪,更多的还是身边人对抑郁症患者的不理解。

  “朋友给我办好了瑜伽卡,约了老师等着我去上课,可是我根本没办法出门。”陈可甜说,“他就会有点生气,想不通我为什么会这样。”

  王艺明介绍,抑郁症患者通常会有一种自怨自艾、自罪自责的情绪,有自己不如人的感觉。如果再遇到身边的人冷嘲热讽或异样对待,他们就可能会产生一些轻生甚至伤害他人的想法。

  “心理疾病它就叫心灵的感冒,没什么了不起的。”王艺明说,要正确面对抑郁症,它不仅是可以治愈的,同时还是很好治愈的。

  蔺秀云提到,身边如果有人存在抑郁情绪,要多陪伴、多支持,让他不会感觉到自己被排斥或有低人一等的感觉。“可以相约一起听听心理学讲座,吃个饭聊聊天,或者一起上个自习等。”

  “心灵感冒”要对症下药

  大三一整年,何思颖都过着晚上打游戏,白天逃课睡觉的生活。黑白颠倒的生活节奏,经常冒出的自杀念头,让室友们都劝她去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找老师聊一聊。

  去了3次之后,何思颖不仅再也没接受过心理辅导,反而更加自暴自弃,甚至彻底搬出了宿舍。她告诉朋友,学校的心理咨询让她失去了学习的信心。

  “不了解”“不信任”是受访学生对学校心理咨询室的一种印象。林欣然觉得,自己不知道能够从学校得到什么样的心理辅导,“明显知道没有用”是她对学校心理咨询中心的判断。

  而曾在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做过志愿者的李凯则认为,在快被压得喘不过气的时候,咨询师可以帮忙拿掉最后一根稻草。面对情况严重的同学,学校也会和学生签订免责协议,建议去专科医院做进一步的诊疗,并且打电话通知相关负责人多加关注。

  王艺明指出,如果是轻度抑郁症,可以通过心理咨询解决问题,但如果是中重度抑郁症,必须进行医疗干预,心理咨询只能作为辅助手段。

  “这种病人可能已经有了自杀的想法甚至行为,如果一概进行咨询治疗,一是解决不了问题;二是容易耽误病情。”王艺明说。

  蔺秀云认为,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对大学生的问题比较熟悉,也擅长解决这方面问题。她建议学生先在校内试着寻求帮助,如果认为不能得到自己需要的帮助,再去医院寻求更加专业的帮助。

  经过一段时间的药物治疗,失眠的症状在林欣然身上逐渐减轻。而专业实习也让她有机会换了一个新的生活环境。经常去不同的地方出差、接触不同的人都让林欣然慢慢克服了自己的抑郁情绪。“其实积极地自我调解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对于每个人也都是这样的。”她说,“‘心之艰难,是和自己做斗争’嘛。”

  王艺明提到,现在很多高校都会做一些心理知识的普及和宣传,就是希望学生能够有渠道了解自己出现的一些问题是怎样造成的,如何进行自我调适。如果调适不了,还可以通过网站预约线下的心理咨询。“很多人看了这些内容之后会觉得,大家都可能出现心理问题,自己的一些问题没什么大不了的。”

  王艺明指出,如果郁郁寡欢的状态持续一个月以上,情绪、思维甚至行动都出现问题,通过自己的力量无法调节的时候,一定要前往医学机构进行评估。

  蔺秀云也认为,现在高校对大学生的心理健康都十分重视,也会对辅导员、班主任进行专门的心理培训。如果觉得自己不舒服,要就近、及时地敞开心扉去求助。

  此外,蔺秀云还强调,抑郁有时可能只是一个表层的问题,需要通过专业的诊断才能发现是否还存在焦虑症、精神分裂症等其他一些深层的问题。

  “有了抑郁情绪也可以带着情绪行动起来,不要被情绪控制了,更不要让疾病给自己带来非常大的影响。”蔺秀云认为,每个人都会有压力,情绪低落是人的正常现象。而情绪的困扰只是暂时的,通过积极治疗很快就可以康复。即使是被动的治疗,过几年也会慢慢好起来。“当我们有情绪的时候并不是要消除这个情绪,而是该做什么做什么。事情做完了、做好了,这种情绪才会慢慢过去。”

  陈可甜觉得,抑郁症患者大多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他们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生病了,并且很难受。她说:“如果你身边有抑郁症患者,请给他一个拥抱加一杯七分甜的奶茶吧。”(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林欣然、文博、何思颖、李凯、陈可甜均为化名。实习生马晓晴 记者 白皓)

[ 责编:田媛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西藏扎西塘村:驻村工作队助农牧民脱贫致富

  • 青岛胶州湾大桥胶州连接线开通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这是河南省淮滨县毛庄村的田园风光(3月30日摄,无人机照片)。近日,河南省淮滨县毛庄村淮河岸边的大片油菜花盛开,构成一幅生机勃勃的春日图景。近日,河南省淮滨县毛庄村淮河岸边的大片油菜花盛开,构成一幅生机勃勃的春日图景。
2020-03-31 14:14
这是3月30日拍摄的济南市仲宫街道的桃花(无人机照片)。随着气温升高,位于山东省济南市仲宫街道的万亩桃园进入盛花期,漫山遍野的桃花将大地装扮得美不胜收。随着气温升高,位于山东省济南市仲宫街道的万亩桃园进入盛花期,漫山遍野的桃花将大地装扮得美不胜收。
2020-03-31 14:13
这是3月27日拍摄的京雄城际铁路雄安站施工现场(无人机照片)。自转入大规模实质性建设阶段以来,雄安新区多项重点项目建设有序推进,正向着高质量发展的“未来之城”稳步迈进。自转入大规模实质性建设阶段以来,雄安新区多项重点项目建设有序推进,正向着高质量发展的“未来之城”稳步迈进。
2020-03-31 14:12
3月31日,李兰娟院士返程前讲述感受。该医疗队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ICU和CCU负责新冠肺炎重症及危重症患者的救治。该医疗队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ICU和CCU负责新冠肺炎重症及危重症患者的救治。
2020-03-31 14:11
2020-03-31 09:40
3月30日,在法国巴黎以东的讷伊普莱桑斯,工作人员在街头进行消毒防疫工作。法国公共卫生部门29日晚公布的数据显示,法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40174例,较前一日增加2599例。法国公共卫生部门29日晚公布的数据显示,法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40174例,较前一日增加2599例。
2020-03-31 09:33
3月30日,新疆最后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抵达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为表达对英雄的敬意,乌鲁木齐市交警支队派出警卫车队和27辆摩托车,陪伴在医疗队乘坐的大巴车前后,护送英雄回家。
2020-03-31 09:30
3月30日,在楚河汉街,人们在璀璨的夜灯下逛街。江汉路、楚河汉街、光谷步行街……这些武汉人最爱去的地方不再空空荡荡,商铺大门渐次打开。江汉路、楚河汉街、光谷步行街……这些武汉人最爱去的地方不再空空荡荡,商铺大门渐次打开。
2020-03-31 09:29
近年来,一批批驻村工作队“接力”西藏林芝市朗县扎西塘村的脱贫攻坚工作,对扎西塘村饮水设施、厕所、庭院、村文化室等进行改造,让村容村貌焕然一新,增强了当地农牧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2020-03-31 09:28
截至3月30日,阿尔及利亚已有确诊新冠肺炎感染病例584例,死亡35例。新华社发  3月30日,工作人员在阿尔及利亚阿尔及尔市中心进行消毒。新华社发  3月30日,工作人员在阿尔及利亚阿尔及尔市中心进行消毒。
2020-03-31 09:27
3月30日,行人在日本东京站前拍摄显示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倒计时的电子钟,电子钟已根据新宣布的开幕时间进行调整。当日,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联合宣布,推迟后的东京奥运会举办时间是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东京残奥会举办时间是2021年8月24日至9月5日。
2020-03-31 09:26
3月30日,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西蒙·玻利瓦尔国际机场,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全体成员走下专机。专家组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组建,来自江苏省,共8人,包括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传染病控制、实验室检测等多个领域的专家。
2020-03-31 09:25
3月30日,在缅甸仰光,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和马云公益基金会的代表(左)向缅方移交援助物资。中国驻缅甸大使馆30日在仰光举行中方捐赠缅甸防疫物资交接仪式,正式向缅甸移交由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和马云公益基金会捐赠的防疫物资。
2020-03-31 09:24
3月29日,在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榴园镇富森扶贫花卉基地,村民在采摘鲜花。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榴园镇在推进产业扶贫过程中,采取“基地+贫困户”的模式,建设占地40余亩的扶贫花卉基地,专业种植弗朗花、玫瑰花,年亩均收入8000多元,带动周边97户贫困户脱贫增收。
2020-03-30 14:11
新华社发(乔纳森·博尔格摄)  这是3月29日在马耳他首都瓦莱塔拍摄的空旷的街道。新华社发(乔纳森·博尔格摄)  这是3月29日在马耳他首都瓦莱塔拍摄的空旷的街道。新华社发(乔纳森·博尔格摄)  3月29日,在马耳他首都瓦莱塔,行人在空旷的街道上骑行。
2020-03-30 14:09
3月30日,呼和浩特市第六中学学生有序进入校园。当日,内蒙古自治区全区高三和初三年级开学复课。当日,内蒙古自治区全区高三和初三年级开学复课。当日,内蒙古自治区全区高三和初三年级开学复课。
2020-03-30 13:58
3月29日拍摄的贵州省从江县贯洞镇腊全村雨后景色(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3月29日拍摄的贵州省锦屏县固本乡东庄村雨后景色。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3月29日拍摄的贵州省锦屏县固本乡东庄村雨后景色。
2020-03-30 10:0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