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曲阜的往事

2014-12-29 10:15 来源:济宁日报  我有话说
2014-12-29 10:15:11来源:济宁日报作者:责任编辑:yfs001

视察孔府时,毛主席在前上房大桌旁坐下休息,端起孔府用的扣碗喝了几口清茶,询问孔子玉“孔子后裔行辈是怎么排的?”并把白烟盒撕开,递给孔子玉,让他把孔氏行辈写下来。孔子玉随即写下了66至85代“兴毓传继广,昭宪庆繁祥,令德维垂佑,钦绍念显扬”20个孔氏辈字,双手递给毛主席。毛主席看后微笑着递给了秘书,然后大家继续参观。在孔府门前上了汽车去孔林,孔子玉有幸和毛主席同车而行。进了孔林,孔子玉向毛主席介绍说:孔子死后,他的弟子把他葬在鲁城北泗水之上,那时还是“墓而不坟”。到了秦汉时期,坟增高了,但只有少量的墓地和守林人。后来,随着孔子地位的提高,孔林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到清康熙二十三年已扩为三千多亩,是我国历史最久、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氏族专用墓地。毛主席听了赞叹道:“这个孔林确有特点。不仅中国独此一家,大概全世界也找不到第二个啊!研究中国的墓葬文化,不用到别的地方,这一处就够了!”

在孔子墓前,毛泽东一行认真看了墓前的巨碑篆刻“大成至圣文宣王墓。”孔子玉介绍说:“这是明正统八年(1443年)大书法家黄养正书。墓前的石台初为汉修,唐时改为泰山运来的‘封禅石’筑砌,清乾隆时又进行了扩大。”毛主席又看了孔鲤墓、孔伋墓,就往回走。他和随行人员还议论到了孔子后人、清代剧作家孔尚任和他的《桃花扇》。毛主席说:“孔尚任写《桃花扇》时,书案上常放一把扇面上有桃花的曲阜‘鲁缟’扇,每当揣摩剧中人物,他总爱抖开桃花扇,边扇边思考。有一天,孔尚任族里孔尚镁前来拜访,见他大风雪天,还不住地摇着那把桃花扇沉思冥想,赞叹道:尚任真是如痴如醉啊!据说孔尚任为这部名剧三易其稿,呕心沥血17年!”

在视察完孔林时,毛主席问:“舞雩坛在什么地方?”孔子玉说:“在曲阜城南,只是个土台子,没什么看头。”毛主席点点头,然后驱车告辞。

毛泽东对陈庄批示

1955年12月,毛泽东主席看了中共曲阜县委1955年11月15日向党中央上报的《一个在三年内增长百分之六十七的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报告,欣然作了批示:这是一个办得很好的合作社,可以从这里吸取许多有益的经验。曲阜县是孔夫子的故乡,他老人家在这里办过多少年的学校,教出了许多有才干的学生,这件事是很出名的。可是他不大注意人民的经济生活。他的学生樊迟问起他如何从事农业的话,他不但推开不理,还在背后骂樊迟做“小人”。现在他的故乡的人民办起社会主义的合作社来了。经过了两千多年仍然是那样贫困的人民,办了三年合作社,经济生活和文化生活都开始改变了面貌。这就证明,现在的社会主义确实是前无古人的。社会主义比起孔夫子的“经书”来,不知道要好过多少倍。有兴趣去看孔庙孔林的人们,我劝他们不妨顺道去看看这个合作社。

毛主席赞扬的这个合作社,就是曲阜县陈庄农业生产合作社。关于陈家庄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材料和毛泽东主席的批示,收入《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批示又收入《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在毛泽东主席的正确领导下,曲阜人民和全国人民一样,翻身得解放,当家作主人。毛泽东主席对曲阜的批示,又极大地鼓舞了曲阜人民,阔步走上了社会主义康庄大道。

1976年沉痛悼念毛泽东主席

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的噩耗传来,曲阜人民沉浸在极大的悲痛之中。11日,中共曲阜县委、县革委代表全县党政军民向中央发出唁电,沉痛悼念毛泽东主席。18日,全县党政军民各界代表五千多人参加县委、县革委在曲阜一中举行的追悼大会。收听完首都百万群众在天安门广场举行追悼大会实况转播后,中共曲阜县委书记张正仪致悼词,号召全县人民化悲痛为力量,继承毛主席的遗志,将革命进行到底。

曲阜人民十分感谢毛主席,怀念毛主席。曲阜人民在毛泽东来曲考察、视察时有的见过面。在解放前,曲阜有跟随毛主席南征北战的孔子后裔孔庆德中将。在解放后,有与毛主席一起在人民大会堂参政议政的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郭守明和中共九大代表孔昭俊等。在毛主席生前没有机会见面的许多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干部等各界人士,赴毛主席纪念堂瞻仰遗容,圆了多年的夙愿。

毛泽东家人与曲阜

毛泽东生前两次来到曲阜,他的家人也曾多次到访曲阜。1994年4月28日,毛泽东的亲家母张文秋、二儿媳邵华、孙子毛新宇等一行,参观了孔府和孔庙。毛新宇时年24岁,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正在北京某高校攻读研究生。张文秋老人是1927年入党的老革命,是刘思齐(刘松林)、邵华的母亲,也是原山东省委书记刘谦初的夫人。她的两个女儿分别嫁给了毛泽东的两个儿子毛岸英、毛岸青。慈祥的张老虽逾90岁高龄,但精神很好,渴望在孔子故里曲阜温故知新。

早在1983年,年仅13岁的毛泽东之孙毛新宇,就跟随家人来过曲阜。那时的孔府、孔庙,在他眼里还保有一种少年的不解和神秘。11年后,当饱读历史的毛新宇再次同家人走进孔府、孔庙大门的时候,求知欲和新鲜感更为强烈。他对周围一切都十分感兴趣,如在过一道道极其考究、高大的门槛时,张文秋老人因坐轮椅须有专人抬过,新宇就俯在老人耳边诙谐地解释:“姥姥,人家孔府门槛高不好过呵。”又如,看到大成殿的盘龙石柱时,他提高了嗓门对张文秋老人说:“这是举行祭奠仪式的地方,这龙柱只有这儿有,北京故宫都没有。”当来到专供游人古装拍照的孔子故宅崇圣祠时,新宇兴致乍起,却又十分认真地向母亲请示:“穿古装照张像行不行?”在得到母亲的肯定后,他便走进祭祀孔子上五代的大殿,很快换上陈置在右侧的龙袍金冠。因身体过胖,肚子突出,邵华女士手执照相机为其拍照时调侃道:“毛毛,皇帝的肚子也太大了。”一句话逗得陪同人员哈哈大笑,新宇也忍不住笑起来。

[责任编辑:yfs001]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