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本科生闯科研丛林频遇尴尬:没人带,靠自己野蛮生长
首页> 教育频道> 头条 > 正文

本科生闯科研丛林频遇尴尬:没人带,靠自己野蛮生长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9-07-08 09:1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万象

  本科生闯科研丛林,如何走出尴尬

  学生:期待“师傅领进门” 教师:确立“科研思维”最重要

  “我第一次进课题组,听组会,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北京一所高校的大三学生张萌(化名)说。

  像张萌一样,本科生参与科研,加入课题组,走进实验室,正变得越来越普遍。2018年9月,教育部发布的《教育部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指出,推动国家级、省部级科研基地向本科生开放,为本科生参与科研创造条件,推动学生早进课题、早进实验室、早进团队,将最新科研成果及时转化为教育教学内容,以高水平科学研究支撑高质量本科人才培养。

  在这一背景下,勇闯科研丛林的本科生越来越多。尽管初衷积极、动力充足,但真正走入科研丛林之后,不少本科生有些迷茫,一些带本科生做科研的导师也心存困惑。到底本科生应该如何做科研,大家似乎都在摸索。

  本科生做科研应解决三大问题

  本科生做科研应该如何定位?这是学生和导师首先要回答的问题。

  “科研的定义是什么?”在北京读大三的学生殷硕(化名)给自己设问:“首先你得搞明白,做科研、跟组会和打杂有没有区别。”

  殷硕大二就“幸运地”进入了一个代谢组学方向的课题组,他理解,“做科研”一般是指自己手里有课题或者正在申报课题,以目的为导向去和导师联系;“跟组会”是学习课题组现在的研究方向,接触学界前端知识;那些文献整理、养小白鼠、刷试管的工作则是“打杂”。

  他所在学校实行本科生导师制,“推动本科生进实验室是大势所趋”。殷硕观察,做原创性研究工作的本科生少之又少,仅仅跟组会和纯打杂的则大有人在,不过在他看来,所谓“打杂”和所谓的“做科研”其实是分不开的,“这是个过程”。

  但还有一些“打杂”的本科生对现状不太满意。在河南一所高校读基础医学专业的李竞奕(化名)说:“进实验室就是帮导师采标本,‘水’了一个学期,啥都不让干。”

  其实,一些导师在面对“做科研”的本科生时也有点不知所措。“我经常反思我和学生之间的合作模式。”广州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皮圣雷觉得,本科生做科研必须先解决三大问题,否则他们在课题组里的处境就会略显尴尬。

  首先,本科生大多“不确定今后的路要怎么走”。皮圣雷认为,由于无法在本科阶段准确地判断出学生以后是否准备做学术,所以从教学方法和态度上都不太好把握,“如果以后他不做学术,按照要求研究生一样去培养他,就可能让他误入歧途,而且拴着人家帮你‘打工’,也不厚道”。

  另外,本科生的逻辑思维能力通常不够强。“带本科生做科研基本上就是带着一个‘菜鸟’打副本练级的过程,不能期待他能独立完成任务,应该是导师把任务分解成一个一个简单的环节,并制定清晰明确的操作指引,以及说明导师想要的效果,这样他才可能按照你的要求和指引一步一步完成”。

  第三,本科生的学术理论体系不健全,知识储备不足,缺乏理解力和独立思考的能力,这其中有些能力可能需要基础教育来补足。

  由于以上原因,皮圣雷总结,带本科生做科研需要有“心理准备”,导师的“无奈”之处也需要被体谅。

  本科生到底应该在课题组中承担什么样的任务,充当什么样的角色?导师该如何帮助本科生找准定位?本科生如何将自己的一腔热血转化成存在感和成就感?这是大家目前都在探索的议题。

  本科生做科研,期待“师傅领进门”

  而在必要的心理建设之后,不少本科生还是一踏进科研丛林就“两眼一抹黑”,急切地盼望明确、具体地指引。

  像张萌一样,受访同学回忆起初接触科研时的感受,都觉得自己如“刘姥姥进大观园”般见识短浅,孤陋寡闻,简直“弱爆了”。

  文献搜索有如“大海捞针”“英文文献只能看懂连词”“开组会听了一年多才听懂”“写英文论文一天只憋出50个单词”……

  由于知识储备不足、英文能力有限、科研思维欠缺等原因,本科生在课题组中很快就认识到自己的弱势地位,面对眼前的几座大山,感到寸步难行。

  该如何突围呢?同学们很期待“师傅领进门”。

  殷硕虽然早早就进了课题组,但“没人带,就靠自己野蛮生长”。

  “老师很忙的,没时间管本科生,不懂就问师兄师姐,再不懂,才问老师。”殷硕说。他形容自己是个“挺要强的人”,“谁还没点焦虑啊,自己克服克服呗”。他自己一点一点啃英文文献,寒假在家写论文经常凌晨两点才睡觉,乐此不疲地上下求索。

  在北京一所高校就读的李夏静(化名)也很焦虑,因为结题的日子越来越近,她的实验成果却一直出不来。她和导师的沟通存在严重的问题:“导师虽然告诉了我整个实验的预期成果,但是没有指导实验方案怎么具体设计,我其实一直走在错误的方向上。导师一直鼓励我去尝试,其实我是希望她帮我指一个明确的方向。”

  相较前两位同学而言,武汉一所大学物理专业的学生蔡泽琛(化名)在本科期间做科研的过程就非常顺利,而且结果很符合自己的预期。

  “导师当然会意识到本科生知识储备不够,在做课题之前就会告诉我们要学什么。”他介绍说:“导师初期的指导能够帮我们快速入门,基本上所有人的第一个科研选题都是老师给的。我的导师直接给出了整个科研课题的路线图,把阶段性成果都先猜测出来了,我的工作就是把中间的过程补充好。等到第二个科研项目的时候,部分选题思路来自我的导师,他还负责帮我联系了校内外专家,同时也参加了很多讨论。”当然,蔡泽琛自己也非常拼,“一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是常态,大二的寒假大年三十还在写代码、跑模拟”。

  从大二到大四,蔡泽琛已经产出两篇共同第一作者的论文,以及一篇自己为第一作者的论文,并且申请到了国外一所顶尖大学的直博项目。

  蔡泽琛觉得适合自己的导师不是碰巧遇到的,而是精心挑选来的。他总结说:“既不能挑那种很多帽子的导师,否则导师的组很大,很难有时间带本科生,也不能挑已经不太参加科研的老师。比较合适带本科生的其实很多都是优秀的青年教师。”

  本科生做科研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导师?学生们都在总结经验教训。有人认为“应该建立一个导师和学生交流的平台”,把导师和同学的交流规范起来。

  本科生做科研最重要的是学会“科研思维”

  “苦涩,我觉得科研只适合少数人。”李夏静说:“我认清了科研的现实,我发现自己不是很喜欢重复地做实验,去验证,我更希望能够快速看到我的努力所得到的结果。以后我会尽量不走科研这条路。”

  李夏静和李竞奕都对科研没有好感,而蔡泽琛却尝到了科研的甜头。那么,是不是每个本科生都应该尝试做科研?本科生应该从科研中获得什么?

  皮圣雷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作为导师,他有时候不敢鼓励本科生都去做科研,“可能人家以后不准备做学术,而是准备直接工作”。但反过来想,他也深知做科研的好处。

  “社会发展的速度很快,很多教科书已经被超越了,知识可能很快就会过时,因此我们需要教本科生一些‘方法’。而参与科研无疑是最好的‘方法’学习。”

  皮圣雷认为,本科生做科研最重要的是学会“科研思维”,再用科研的思维和方法去学习和工作,“不管未来走不走学术之路,这都是他们需要的”。

  事实上,皮圣雷的想法在一些本科生身上已经得到了印证。

  “科研经历对你产生的最大影响是什么?”

  “科研思维!”张萌面对问题脱口而出。她认为,本科阶段做科研的意义不在于做了多少的文章和项目,而是在操作每一个小项目、小课题的过程中,形成的一种认知,这帮助她更了解自己,也更了解这个世界,以便给自己定下一个发展目标。

  张萌的老师平时上课时会对大家的科研思维进行训练,有针对性地讲解科研形势、科研手段等,“然后,我们才能形成自己的思路,不断走,错了再回来”。

  殷硕也感受到了科研思维的魅力,因而愿意在科研的苦海中继续快乐地遨游。但不同于张萌对科研思维的理解,他给科研思维的定义更接近于“习惯”。

  他说:“现在我听一场报告,不只是被动灌输,也会和自己的知识储备相结合,提出自己的问题。而且,这种科研思维已经贯穿在我的日常生活里了,干啥都要理清思路。”

  科研思维的价值仿佛已经在师生中取得了一定共识,而其内涵之多样仍旧有待探索。就像解决本科生做科研遇到的其他问题一样,皮圣雷说:“答案不一而足,还在摸索之中。”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茜 实习生 徐司羿 来源:中国青年报

[ 责编:丛芳瑶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核心价值观百场讲坛走进湖南邵阳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7月16日晚,市民从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旁走过。从7月8日开始,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滨海新区博物馆和滨海新区美术馆等文化场馆开展夜间延时服务,延时开放至22点至22点30分。从7月8日开始,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滨海新区博物馆和滨海新区美术馆等文化场馆开展夜间延时服务,延时开放至22点至22点30分。
2019-07-17 10:07
7月16日,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总部,冯德莱恩当选后出席新闻发布会。当日,欧洲议会投票选举德国人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为下届欧盟委员会主席。当日,欧洲议会投票选举德国人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为下届欧盟委员会主席。
2019-07-17 08:40
7月16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指挥家汤沐海(前右)指挥广西交响乐团在庆祝马中建交45周年音乐会上表演。“海丝传琴”庆祝马中建交45周年音乐会16日晚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上演,来自中国和马来西亚的音乐家们共同呈现了一场中西合璧的交响盛宴。
2019-07-17 08:39
7月16日,在印度孟买,救援人员在坍塌事故现场搜救。印度孟买一栋4层楼房16日发生坍塌,已导致至少2人死亡、多人受伤。印度孟买一栋4层楼房16日发生坍塌,已导致至少2人死亡、多人受伤。
2019-07-17 08:39
7月16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指挥家汤沐海(前右)指挥广西交响乐团在庆祝马中建交45周年音乐会上表演。“海丝传琴”庆祝马中建交45周年音乐会16日晚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上演,来自中国和马来西亚的音乐家们共同呈现了一场中西合璧的交响盛宴。
2019-07-17 08:34
当日,受强降雨影响,广西梧州市迎来西江2019年第2号洪水,洪峰于当日中午通过梧州市区。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  这是洪水经过广西梧州市区的情景(7月16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  这是洪水经过广西梧州市区的情景(7月16日无人机拍摄)。
2019-07-17 08:33
2019-07-17 08:26
这是7月16日拍摄的大同云州区瓜园村发放给村民的“爱心积分卡”。2018年底起,山西大同云州区在下辖乡镇建立起了30个“爱心超市”,所售商品主要由对口帮扶单位、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及企业捐赠。
2019-07-17 08:23
新疆霍城县芦草沟镇四宫村农民在收割薰衣草(7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杜刚 摄  投资者在新疆霍城县芦草沟镇四宫村开设了酒吧(7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啸诚 摄  新疆霍城县芦草沟镇四宫村一角(6月25日摄)。
2019-07-17 08:16
当日,陕西师范大学2019年录取通知书的书写工作正式开始。新华社记者 张博文 摄  7月16日,陕西师范大学退休教师毋耀辉(前右一)在书写录取通知书。
2019-07-17 08:11
当日,“融古铄今 无界未来——数字故宫发布会”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举办。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 摄  7月16日,工作人员展示微信小程序“故宫:口袋宫匠”。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 摄  7月16日,人们用虚拟现实设备体验“全景故宫”。
2019-07-17 08:08
7月15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南草坪举行的第三届“美国制造”产品展活动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讲话。新华社发(沈霆 摄)  7月15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南草坪举行的第三届“美国制造”产品展活动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讲话。
2019-07-17 08:02
7月16日,在美国华盛顿的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的登月宇航服向公众展出。当日,作为阿波罗11号飞船登月50周年纪念活动之一,阿姆斯特朗的登月宇航服在13年后重新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展出。
2019-07-17 08:00
扎西坚白寺展佛活动中的僧人(7月16日摄)。当天,西藏日喀则市扎西坚白寺举行展佛活动,展出释迦牟尼佛像唐卡。扎西坚白寺位于日喀则市谢通门县境内,该寺创建于14世纪,是一座格鲁派寺庙。
2019-07-17 07:57
全长400余公里的拉林(拉萨-林芝)公路,是贯穿藏东藏中的重要通道。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拉林公路沿线景色(7月16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拉林公路沿线景色(7月16日无人机拍摄)。
2019-07-17 07:53
当日,在西安当代美术馆举行的昆虫展上,种类丰富的蝴蝶与广大参观者亲密接触。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7月14日,一位小朋友在观察一只蝴蝶。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7月14日,一只蝴蝶停在一位小朋友的衣服上。
2019-07-16 13:08
7月14日,在西班牙巴伦西亚,人们在街边餐厅吃饭聊天。时值盛夏,游客纷纷来到这里度假,与当地居民一起享受悠闲夏日。时值盛夏,游客纷纷来到这里度假,与当地居民一起享受悠闲夏日。
2019-07-16 10:50
7月15日,一只水鸟在唐山市南湖公园的荷塘抓鱼。近日,大批水鸟飞临河北省唐山市南湖公园,在荷花绽放的湖面上飞舞嬉戏,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近日,大批水鸟飞临河北省唐山市南湖公园,在荷花绽放的湖面上飞舞嬉戏,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2019-07-16 10:44
电动方程式锦标赛在纽约落幕 冠军庆祝胜利
2019-07-16 10:4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