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本科生闯科研丛林频遇尴尬:没人带,靠自己野蛮生长
首页> 教育频道> 要闻 > 正文

本科生闯科研丛林频遇尴尬:没人带,靠自己野蛮生长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9-07-08 08:3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万象

  本科生闯科研丛林,如何走出尴尬

  学生:期待“师傅领进门” 教师:确立“科研思维”最重要

  “我第一次进课题组,听组会,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北京一所高校的大三学生张萌(化名)说。

  像张萌一样,本科生参与科研,加入课题组,走进实验室,正变得越来越普遍。2018年9月,教育部发布的《教育部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指出,推动国家级、省部级科研基地向本科生开放,为本科生参与科研创造条件,推动学生早进课题、早进实验室、早进团队,将最新科研成果及时转化为教育教学内容,以高水平科学研究支撑高质量本科人才培养。

  在这一背景下,勇闯科研丛林的本科生越来越多。尽管初衷积极、动力充足,但真正走入科研丛林之后,不少本科生有些迷茫,一些带本科生做科研的导师也心存困惑。到底本科生应该如何做科研,大家似乎都在摸索。

  本科生做科研应解决三大问题

  本科生做科研应该如何定位?这是学生和导师首先要回答的问题。

  “科研的定义是什么?”在北京读大三的学生殷硕(化名)给自己设问:“首先你得搞明白,做科研、跟组会和打杂有没有区别。”

  殷硕大二就“幸运地”进入了一个代谢组学方向的课题组,他理解,“做科研”一般是指自己手里有课题或者正在申报课题,以目的为导向去和导师联系;“跟组会”是学习课题组现在的研究方向,接触学界前端知识;那些文献整理、养小白鼠、刷试管的工作则是“打杂”。

  他所在学校实行本科生导师制,“推动本科生进实验室是大势所趋”。殷硕观察,做原创性研究工作的本科生少之又少,仅仅跟组会和纯打杂的则大有人在,不过在他看来,所谓“打杂”和所谓的“做科研”其实是分不开的,“这是个过程”。

  但还有一些“打杂”的本科生对现状不太满意。在河南一所高校读基础医学专业的李竞奕(化名)说:“进实验室就是帮导师采标本,‘水’了一个学期,啥都不让干。”

  其实,一些导师在面对“做科研”的本科生时也有点不知所措。“我经常反思我和学生之间的合作模式。”广州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皮圣雷觉得,本科生做科研必须先解决三大问题,否则他们在课题组里的处境就会略显尴尬。

  首先,本科生大多“不确定今后的路要怎么走”。皮圣雷认为,由于无法在本科阶段准确地判断出学生以后是否准备做学术,所以从教学方法和态度上都不太好把握,“如果以后他不做学术,按照要求研究生一样去培养他,就可能让他误入歧途,而且拴着人家帮你‘打工’,也不厚道”。

  另外,本科生的逻辑思维能力通常不够强。“带本科生做科研基本上就是带着一个‘菜鸟’打副本练级的过程,不能期待他能独立完成任务,应该是导师把任务分解成一个一个简单的环节,并制定清晰明确的操作指引,以及说明导师想要的效果,这样他才可能按照你的要求和指引一步一步完成”。

  第三,本科生的学术理论体系不健全,知识储备不足,缺乏理解力和独立思考的能力,这其中有些能力可能需要基础教育来补足。

  由于以上原因,皮圣雷总结,带本科生做科研需要有“心理准备”,导师的“无奈”之处也需要被体谅。

  本科生到底应该在课题组中承担什么样的任务,充当什么样的角色?导师该如何帮助本科生找准定位?本科生如何将自己的一腔热血转化成存在感和成就感?这是大家目前都在探索的议题。

  本科生做科研,期待“师傅领进门”

  而在必要的心理建设之后,不少本科生还是一踏进科研丛林就“两眼一抹黑”,急切地盼望明确、具体地指引。

  像张萌一样,受访同学回忆起初接触科研时的感受,都觉得自己如“刘姥姥进大观园”般见识短浅,孤陋寡闻,简直“弱爆了”。

  文献搜索有如“大海捞针”“英文文献只能看懂连词”“开组会听了一年多才听懂”“写英文论文一天只憋出50个单词”……

  由于知识储备不足、英文能力有限、科研思维欠缺等原因,本科生在课题组中很快就认识到自己的弱势地位,面对眼前的几座大山,感到寸步难行。

  该如何突围呢?同学们很期待“师傅领进门”。

  殷硕虽然早早就进了课题组,但“没人带,就靠自己野蛮生长”。

  “老师很忙的,没时间管本科生,不懂就问师兄师姐,再不懂,才问老师。”殷硕说。他形容自己是个“挺要强的人”,“谁还没点焦虑啊,自己克服克服呗”。他自己一点一点啃英文文献,寒假在家写论文经常凌晨两点才睡觉,乐此不疲地上下求索。

  在北京一所高校就读的李夏静(化名)也很焦虑,因为结题的日子越来越近,她的实验成果却一直出不来。她和导师的沟通存在严重的问题:“导师虽然告诉了我整个实验的预期成果,但是没有指导实验方案怎么具体设计,我其实一直走在错误的方向上。导师一直鼓励我去尝试,其实我是希望她帮我指一个明确的方向。”

  相较前两位同学而言,武汉一所大学物理专业的学生蔡泽琛(化名)在本科期间做科研的过程就非常顺利,而且结果很符合自己的预期。

  “导师当然会意识到本科生知识储备不够,在做课题之前就会告诉我们要学什么。”他介绍说:“导师初期的指导能够帮我们快速入门,基本上所有人的第一个科研选题都是老师给的。我的导师直接给出了整个科研课题的路线图,把阶段性成果都先猜测出来了,我的工作就是把中间的过程补充好。等到第二个科研项目的时候,部分选题思路来自我的导师,他还负责帮我联系了校内外专家,同时也参加了很多讨论。”当然,蔡泽琛自己也非常拼,“一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是常态,大二的寒假大年三十还在写代码、跑模拟”。

  从大二到大四,蔡泽琛已经产出两篇共同第一作者的论文,以及一篇自己为第一作者的论文,并且申请到了国外一所顶尖大学的直博项目。

  蔡泽琛觉得适合自己的导师不是碰巧遇到的,而是精心挑选来的。他总结说:“既不能挑那种很多帽子的导师,否则导师的组很大,很难有时间带本科生,也不能挑已经不太参加科研的老师。比较合适带本科生的其实很多都是优秀的青年教师。”

  本科生做科研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导师?学生们都在总结经验教训。有人认为“应该建立一个导师和学生交流的平台”,把导师和同学的交流规范起来。

  本科生做科研最重要的是学会“科研思维”

  “苦涩,我觉得科研只适合少数人。”李夏静说:“我认清了科研的现实,我发现自己不是很喜欢重复地做实验,去验证,我更希望能够快速看到我的努力所得到的结果。以后我会尽量不走科研这条路。”

  李夏静和李竞奕都对科研没有好感,而蔡泽琛却尝到了科研的甜头。那么,是不是每个本科生都应该尝试做科研?本科生应该从科研中获得什么?

  皮圣雷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作为导师,他有时候不敢鼓励本科生都去做科研,“可能人家以后不准备做学术,而是准备直接工作”。但反过来想,他也深知做科研的好处。

  “社会发展的速度很快,很多教科书已经被超越了,知识可能很快就会过时,因此我们需要教本科生一些‘方法’。而参与科研无疑是最好的‘方法’学习。”

  皮圣雷认为,本科生做科研最重要的是学会“科研思维”,再用科研的思维和方法去学习和工作,“不管未来走不走学术之路,这都是他们需要的”。

  事实上,皮圣雷的想法在一些本科生身上已经得到了印证。

  “科研经历对你产生的最大影响是什么?”

  “科研思维!”张萌面对问题脱口而出。她认为,本科阶段做科研的意义不在于做了多少的文章和项目,而是在操作每一个小项目、小课题的过程中,形成的一种认知,这帮助她更了解自己,也更了解这个世界,以便给自己定下一个发展目标。

  张萌的老师平时上课时会对大家的科研思维进行训练,有针对性地讲解科研形势、科研手段等,“然后,我们才能形成自己的思路,不断走,错了再回来”。

  殷硕也感受到了科研思维的魅力,因而愿意在科研的苦海中继续快乐地遨游。但不同于张萌对科研思维的理解,他给科研思维的定义更接近于“习惯”。

  他说:“现在我听一场报告,不只是被动灌输,也会和自己的知识储备相结合,提出自己的问题。而且,这种科研思维已经贯穿在我的日常生活里了,干啥都要理清思路。”

  科研思维的价值仿佛已经在师生中取得了一定共识,而其内涵之多样仍旧有待探索。就像解决本科生做科研遇到的其他问题一样,皮圣雷说:“答案不一而足,还在摸索之中。”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茜 实习生 徐司羿 来源:中国青年报

[ 责编:袁晴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习近平深入甘肃省古浪县农村林场考察调研

  • 百场讲坛将走进贵州遵义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22日,在老挝万象,受伤中国游客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平列车”医疗队医护人员护送下准备登机回国。当日下午,首批在老挝北部遭遇车祸受伤的4名中国游客从老挝首都万象瓦岱国际机场乘机回国。
2019-08-23 09:03
8月21日,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前左)和卢旺达总统卡加梅(前右)签署谅解备忘录后握手。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和卢旺达总统卡加梅21日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标志这两个东非国家将停止对抗,结束两国间紧张关系。
2019-08-23 08:58
8月22日,在甘肃阿克塞阿勒腾乡拍摄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藏原羚。近年来,该县通过设立自然保护区和野生动物救护站、实施草原禁牧减畜政策、加大非法狩猎惩治力度等举措,使得境内生态环境不断改善,野生动物种群数量逐步增加。
2019-08-23 08:57
传统零售商和无人零售及智能售货技术软硬件服务商联合在展会上亮相,展现零售智能化转型的新技术和新趋势。传统零售商和无人零售及智能售货技术软硬件服务商联合在展会上亮相,展现零售智能化转型的新技术和新趋势。
2019-08-23 08:55
8月21日,观众在上海科学会堂的院士墙前留影。当日,由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和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主办的2019“暑期专家院士系列讲坛”活动在上海科学会堂举行,受到公众欢迎。当日,由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和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主办的2019“暑期专家院士系列讲坛”活动在上海科学会堂举行,受到公众欢迎。
2019-08-22 10:39
游客在重庆金佛山风景区内的灵观洞景点游览体验(8月20日摄)。重庆市南川区的金佛山风景区属典型的喀斯特地貌,风景秀美,吸引了不少游客。重庆市南川区的金佛山风景区属典型的喀斯特地貌,风景秀美,吸引了不少游客。
2019-08-22 10:38
8月21日,游客在西班牙欧洲之峰国家公园内徒步。欧洲之峰位于西班牙北部,是西班牙认定的第一个国家公园。每年夏天,都有大量游客前来亲近大自然,享受山中的美景和清凉。欧洲之峰位于西班牙北部,是西班牙认定的第一个国家公园。
2019-08-22 10:38
今年暑期,山水实景演出——福建武夷山《印象大红袍》演出近百场,迎来观众近20万人次。新华社记者 张国俊 摄  8月21日拍摄的《印象大红袍》演出现场。新华社记者 张国俊 摄  8月21日拍摄的《印象大红袍》演出现场。
2019-08-22 10:37
8月21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美国副国务卿戴维·黑尔(左二)与中亚五国外长合影。当日,美国副国务卿戴维·黑尔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与中亚五国外长举行“C5+1”机制会谈。
2019-08-22 10:28
“非遗”油布伞 焕发新生机
2019-08-22 09:34
第八届中国新疆苗木花卉博览会开幕
2019-08-22 09:34
8月21日,顾客在兰考县堌阳镇徐场村一家古琴生产企业的展厅内挑选古琴。截至目前,全村共有乐器生产企业82家,产品包含古筝、琵琶、古琴等20个品种,年产民族乐器10万多台(把),产品畅销国内外。
2019-08-22 09:32
“我个小,但我很精神”——世界机器人博览会上展出的一款家庭用小型机器人(8月21日摄)。此次世界机器人博览会是2019世界机器人大会的重要组成部分,由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特种机器人、物流机器人等展区组成,180多家机器人行业的国内外知名企业及科研机构的技术成果、应用产品等与公众见面。
2019-08-22 09:31
8月20日,在德国科隆举行的第11届科隆国际游戏展上,参观者体验一款手机游戏。本届展会由德国游戏行业协会和科隆展览公司主办,分为游戏互动体验、商务洽谈、电子竞技、COSPLAY表演、游戏周边产品销售等多个板块,共吸引了来自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约1150家参展商。
2019-08-21 10:31
“反暴力 救香港”“反揽炒 救香港”“我哋支持香港警察”“阿Sir辛苦嗮”“维护香港法治 还我社会安宁”……  20日下午,港区省级政协委员联谊会与香港政协青年联会在香港警察总部举行慰问警察活动,他们在现场打出标语,喊出口号,为警察打气。
2019-08-21 10:31
8月20日,在意大利罗马,意大利总理孔特在参议院发表讲话。孔特20日下午在参议院发表讲话,宣布将辞去总理一职。孔特20日下午在参议院发表讲话,宣布将辞去总理一职。孔特20日下午在参议院发表讲话,宣布将辞去总理一职。
2019-08-21 10:31
在汶川县三江镇,挖掘机试图挖通排水沟(8月20日摄)。记者从四川省应急管理厅获悉,截至20日15时,发生在四川阿坝州的暴雨灾害已造成汶川县、理县、茂县、松潘县和卧龙特区的11个乡镇1.27万人受灾,4人死亡。新华社发(黄建章 摄)
2019-08-21 10:30
这是8月20日拍摄的退役军人专场招聘会现场。当日,重庆市2019年退役军人就业创业活动周启动仪式暨退役军人专场招聘会在重庆市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举行,共有200多家企业进场招聘,4000多名退役军人和优抚对象入场求职。
2019-08-21 10:30
8月20日,在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归东村,村民在采摘葡萄。今年,归东村进一步改进葡萄种植技术,投入粤桂帮扶资金50余万元建设葡萄冷冻库,解决葡萄的贮藏难题,保障果农销路无忧,帮助群众增收脱贫。
2019-08-21 10:2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