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游戏成瘾究竟是个什么鬼 网瘾被列为精神疾病

游戏成瘾究竟是个什么鬼 网瘾被列为精神疾病

2019-02-14 08:18来源:法制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彩色屏幕前演绎黑白人生社会功能受损亟须对症下药专家解读

  游戏成瘾究竟是个什么鬼

  ◎ 游戏成瘾个体背后的共同特征是,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出现了自我迷失,对未来迷茫,想要找一个出口

  ◎ 网络游戏成瘾的青少年大脑对奖励的敏感性增高,而对惩罚的敏感性降低,导致他们为获得即时奖励而忽视长远打算的严重负面结果

  ◎ 网瘾不是一天形成的,每一个问题孩子的背后,必然有一个问题家庭。当孩子遇到困难时,如何与他们一起并肩作战,是很多家长需要重修的家庭课程

  北京的冬日,空气格外冷冽,苍劲光秃的树枝,桀骜不驯地直向天空。

  一百多名身穿迷彩军装的学员正端坐在教室听课。当天,老师分享的内容关于亲子关系,课堂中途穿插提问时,学员争先抢答。有的学员由于抢答太快说错答案,引起大家哄堂大笑。

  这是《法制日报》记者于1月8日在网瘾戒除中心——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以下简称“基地”)看到的一幕。这样活跃的氛围,很难让人将他们与印象中阴郁、孤僻的“网瘾少年”对号入座。而事实上,因为网瘾,他们与现实生活脱轨,休学、留级、失业,是他们来到基地前的状态。

  在他们当中,有人曾长期穿尿不湿玩游戏,只因怕上厕所耽误练级;有人因网线被拔,把开水浇到父亲头上;还有人玩游戏受阻后,用剪刀刺伤母亲,爬到窗外欲跳楼自杀……

  事实上,除了基地这数百名学员之外,还有更多的青少年深陷在网瘾的泥潭不能自拔。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对媒体透露,全世界范围内青少年过度依赖网络的发病率是6%,我国接近10%,网络成瘾是我国青少年较为普遍存在的心理健康问题。

  为什么会沉迷游戏至瘾?游戏成瘾后,又该拿什么拯救孩子?

  网瘾被列为精神疾病

  诊疗规范正在制定中

  基地对学员进行过一项调查:95%以上的“网瘾少年”觉得生活没劲;94.6%的“网瘾少年”具有内向、敏感的个性特质,他们内心自卑,对生活有强烈的无助感;54.8%的“网瘾少年”因上网受到阻拦,采取过暴力手段。

  “总结来看,游戏成瘾个体背后的共同特征是,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出现了自我迷失,对未来迷茫,想要找一个出口。”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主任、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瘾医学中心主任陶然说。

  据陶然介绍,自2003年开始,基地就陆续有家长因孩子沉迷网络而来求诊。什么是网瘾?这是不是病?当时没有定论。通过多年临床实践,陶然团队慢慢发觉网瘾是一种精神疾病。

  “很多孩子因为玩网络游戏而荒废学业,这在生物学上叫‘社会功能受损’。”陶然介绍说,玩游戏不需要太多思考,大脑只要兴奋一个区就够用,长期下来,其社会功能就“废用性萎缩”,出现情感麻痹等症状。大量检查显示,孩子若每天玩网游6小时以上,半年后,其大脑前额叶的葡萄糖代谢下降15%,大脑氧代谢下降8%。

  世界卫生组织(WHO)对这一问题给出了答案。在2018年更新的《国际疾病分类》中,专门为“游戏成瘾”设立条目,并明确9项诊断标准,以帮助精神科医生确定患者是否对游戏产生依赖。新版本将由2019年5月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最终批准,并将于2022年1月1日生效。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于2018年9月发布的《中国青少年健康教育核心信息及释义(2018版)》提到,网络成瘾表现为过度使用互联网后导致明显的学业、职业和社会功能损伤。一般情况下,相关行为需至少持续12个月才能确诊。

  陆林认为,过度依赖网络只是一个现象,约有一半的孩子在依赖网络的背后,会伴随其他的问题,比如与父母关系问题、学业问题、注意缺陷障碍、焦虑或抑郁等。目前,我国尚没有关于这一领域的诊疗规范,正在制定之中。

  刺激产生多巴胺成瘾

  游戏开发商难辞其咎

  “你撞开我的门我就自杀”“不给手机我就跳楼”……几乎每一个来基地做心理咨询的父母都会哭诉自己的孩子“想不开”。基地心理咨询师纪文博分析,这背后传出的声音是,孩子在现实层面得不到满足,所以在网络世界寻找慰藉。

  “游戏和现实世界最大的区别在于,它是即时满足的。孩子的成绩从40名上升到20名非常难,但游戏中的排名,可能玩家多花一点时间或钱,就能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每一个在游戏里的行为都能得到鼓励和及时反馈。”纪文博说。

  纪文博分析,游戏中的角色通常都是王者、法师等所向披靡的强者,玩家能从角色身上找到成就感;游戏中的画面、故事给人耳目一新的刺激感,满足人们的探索欲望;而且游戏会不断公布新任务,缩短了玩家获得刺激的时间;同时游戏还增加了社交机制,比如公会系统等,进一步增加了玩家粘性,这些因素对青少年都有极强的吸引力。

  纪文博认为,网瘾不是一天形成的,每一个问题孩子的背后,必然有一个问题家庭。当孩子遇到困难时,如何与他们一起并肩作战,是很多家长需要重修的家庭课程。

  上海仁济医院放射科主任医师周滟说,网络游戏成瘾的青少年大脑对奖励的敏感性增高,而对惩罚的敏感性降低,导致他们为获得即时奖励而忽视长远打算的严重负面结果。

  周滟打比方说,在人类大脑里存在着一个随时随地想要犒赏自己的“小人儿”,最喜欢多巴胺分泌。然而,当勤奋的“小人儿”不再愿意忍受由正常途径产生多巴胺时,会通过作弊的方式绕过原本精密设计好的强化学习这条路径,通过自我刺激的方式,比如嗑药、赌博、打游戏等,产生多巴胺。这时,大脑就“成瘾”了。

  中国传媒大学政法学院法律系副主任郑宁对记者分析,游戏成瘾的主要原因有三点:一是青少年大脑发育不够健全,意志薄弱,判断力和自控能力较差,容易攀比模仿;二是家庭原因,一些父母工作繁忙,无暇照顾孩子,或者自己就是网迷、游戏迷;三是游戏开发设计者利用了人们追求新奇的心理,游戏情节常包含让人获得点数、升级、进化、获得新情报、新物品、新技能等内容,让孩子沉湎其中,难以自拔。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则认为,游戏现在也变成一种商业模式,很多游戏设计本身就是成瘾设计,整个设计程序就是让玩游戏的人习惯去做某件事情,在短时间之内无法自拔,长时间后不是兴趣而是习惯,这就是依靠互联网技术制作出来的“电子鸦片”。

  “对未成年人来讲,游戏成瘾不仅源于缺少家庭关心,而且缺少必要的教育。很多游戏成瘾孩子的父母也常常拿着手机,从小孩时代就打游戏,到了如今的手机时代,也是各玩各的手机。此外是缺少教育,如今很多青少年是隔代教育,奶奶和姥姥带孩子,她们根本不懂什么是网瘾,有什么危害。”朱巍对记者说。

  游戏行业迎来严监管

  社会责任须勇于承担

  《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144.4亿元;游戏用户规模达6.26亿人;中国上市游戏企业199家。

  眼看不断有孩子坠入网瘾深渊,不少家长将游戏视为“电子鸦片”,认为游戏公司刻意将游戏设计成容易让人上瘾的样子,然后源源不断地吃“人血馒头”。

  事实上,游戏行业在2018年迎来重大变局。2018年3月,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为游戏版号审批按下了“暂停键”,中国游戏产业整体收入增幅明显放缓,直到2018年最后一个工作日版号审批工作才重启;2018年8月,教育部等八部门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要求“控制电子产品使用”“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等;2018年12月,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成立,并对首批20款存在道德风险的网络游戏进行了评议。

  据了解,在立法层面,中国从修改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法开始,一直到即将出台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都在努力防止青少年沉迷游戏。

  在市场监管趋严背景下,网络游戏企业日益重视产品的文化属性、教育功能和社会影响,并负担起内容管理的主体责任。为防止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也有游戏公司推出针对性措施,例如实名认证、引入父母监管等。

  以《王者荣耀》为例,2018年9月,《王者荣耀》接入公安权威数据平台,对所有《王者荣耀》的游戏新用户进行实名校验。同年11月,腾讯游戏公布,《王者荣耀》公安实名校验已100%覆盖全国,且接入校验以来12岁及以下儿童玩《王者荣耀》的时间平均减少了46%。

  这套防沉迷系统刚上线,网上就出现了提供“解绑服务”的广告。不过,不少用户交钱之后账号仍然受时长限制。据警方侦查,这实则是以未成年人为目标的新型诈骗手法。

  “平台不断在打补丁,玩家不断想钻窟窿。”有行业人士认为,企业须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已成为行业共识,但怎样让游戏成瘾者在真实世界里有奋斗目标、怎样给这些沉迷游戏的孩子们找到一个新的出口,这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还需要更多人的努力。

  (记者马岳君)

[ 位置: 首页> 教育频道> 要闻 责编:田媛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时代楷模”北京榜样优秀群体素描

  • 探访长城脚下的火车医院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作为我国运载火箭大喷管焊接领域的专家,高凤林先后为130多枚火箭焊接过“心脏”,攻克了航天焊接200多项难关。 新华社发  中日友好医院皮肤科专家张晓艳(右)在西藏林芝市医院为藏族儿童看诊(2017年7月摄)。
2019-02-22 09:00
2月21日,一股潮湿的海洋气流影响香港,维港上空出现难得一见的平流雾,宛如人间仙境。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  2月21日,一股潮湿的海洋气流影响香港,维港上空出现难得一见的平流雾,宛如人间仙境。
2019-02-22 08:42
2月21日,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易地扶贫搬迁新城工地建设正酣。 新华社记者 秦晴 摄  这是云南大理洱海一景(2018年7月5日无人机拍摄)。 新华社记者 胡超 摄  2月19日,云南省曲靖市罗平县百万亩油菜花竞相绽放,游客在此间游玩。
2019-02-22 08:41
第12届印度航空展20日在印度南部城市班加罗尔耶拉汉卡空军基地拉开帷幕,来自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0多家参展商参展。新华社记者姜磊摄  这是2月20日在印度班加罗尔拍摄的航空展上的飞行表演。
2019-02-21 16:13
2019年2月20日上午,郑州市金城大道贾鲁河附近河段,几名巡防员在河边打捞着被人沉入水底的3辆共享单车。
2019-02-21 09:04
这是2月19日在阿联酋阿布扎比国际防务展上拍摄的陆空军事演练。2月19日,第14届阿布扎比国际防务展进入第三天,阿联酋武装部队为观众展示了精彩的陆空军事演练。2月19日,第14届阿布扎比国际防务展进入第三天,阿联酋武装部队为观众展示了精彩的陆空军事演练。
2019-02-21 08:06
科考队员黄文涛在调整和优化光路(2月11日摄)。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日前在南极中山站顺利完成钠荧光多普勒激光雷达探测系统的安装和调试,首次同时探测到南极中间层顶区大气温度和三维风场,填补了极隙区中高层大气探测的空白。
2019-02-21 08:05
2月20日,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动车段动车组机械师操作智能检测机器人对动车组列车进行检测。新华社记者李安摄  2月20日,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动车段动车组机械师范金金(左)和孟维星对智能检测机器人的检修作业状态进行确认。
2019-02-21 08:05
当日,铁路客流迅速回升,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1104万人次,加开旅客列车930列。随着学校开学临近,各大院校学生返校成为铁路主要客流,并与务工返岗人员形成节后又一轮客流发送新高峰。 新华社记者王全超摄  2月20日,旅客在重庆北站北广场候车大厅内候车。
2019-02-21 08:04
2月20日,越南总理阮春福(右)在河内会见来访的阿根廷总统马克里。新华社/越通社  2月20日,越南国会主席阮氏金银(右)在河内会见来访的阿根廷总统马克里。
2019-02-21 08:04
2月20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俄总统普京向议会上下两院发表国情咨文。新华社记者 白雪骐 摄  2月20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俄总统普京抵达会场,准备向议会上下两院发表国情咨文。
2019-02-21 08:03
2月20日,在朝鲜平壤,舞蹈演员在2019年中朝友好迎春文艺演出上表演舞蹈。2019年中朝友好迎春文艺演出20日在平壤烽火艺术剧场拉开序幕。新华社记者 程大雨 摄  2月20日,在朝鲜平壤,观众在2019年中朝友好迎春文艺演出结束后起立鼓掌。
2019-02-21 08:03
2月20日,在莆田市城厢区筱塘社区举行的“摆棕轿跳火”活动上,表演者跳过燃烧的火堆。表演者抬着用棕料做成的“轿子”,随着时紧时缓的锣鼓声,一次又一次地跳过熊熊燃烧的火堆,围观的人群也呐喊助兴,寄托避灾、祈福等美好愿望。
2019-02-21 08:02
2月20日,在武汉长江、汉江核心区港口码头岸线资源优化调整启动仪式现场,执法艇将趸船拖离,前往船厂报废(无人机拍摄)。
2019-02-21 08:02
2月20日,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大良沟村的村民在表演扭秧歌。当日是农历正月十六,在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的大良沟村,农民自发组织闹社火、游九曲、猜灯谜等传统民俗活动,为人们带来欢歌和笑语。
2019-02-21 08:01
2月17日,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一头大象被专用卡车送到贝拉湖大象营地 。在每年2月佛教节日“纳瓦姆月圆节”期间,这里都会因一些远方“贵宾”安营扎寨而失去以往的宁静,它们就是受邀参加月圆节游行的几十头大象。
2019-02-21 07:56
新华社发(刘满仓 摄)  2月20日,河北唐山市玉田县杨家套镇东高桥村农民在樱桃大棚里劳作。 新华社发(王炳真 摄)  2月20日,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忠诚镇安乐村,村民在田间覆盖地膜(无人机拍摄)。
2019-02-21 07:55
当地时间2019年2月19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签署“第4号航天政策指令”(SPD-4),旨在创建美军第六个军种——太空部队。图片作者:Bloomberg/视觉中国
2019-02-20 09:3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