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为什么灯总要亮到深夜?谁抢走了孩子们的睡眠时间

为什么灯总要亮到深夜?谁抢走了孩子们的睡眠时间

2019-01-07 08:04来源:中国青年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1月2日清晨6点15分,13岁的惠聪床头的闹铃声第二次响起,长达一分钟的铃声并没有把惠聪唤醒。

  这一天是元旦小长假后上学第一天,但惠聪依然疲惫不堪。

  “假期作业一点儿不少,现在临近期末了几乎每科老师都发了好几份卷子,孩子每天晚上都睡得挺晚,昨晚也是差不多11点才睡觉。”惠聪的爸爸赵先生说。

  惠聪是北方某座大城市一所名校的初一学生。自从上了初中,惠聪几乎没在晚上十一点之前睡过觉。“每天都有很多作业要完成。”赵先生说,有几次甚至熬到了将近凌晨一点。

  中小学生学业负担重、中小学生睡眠时间不足是近些年来教育领域内的一个重点、难点问题,也是社会关注的热点。

  为了能保证孩子们的睡眠,减轻学生的学业负担,上到教育部下到各地教育管理部门反复出台了有关减负和保证孩子睡眠的相关政策。就在前几天,教育部还联合国家发改委、公安部、民政部等九部门下发了与中小学生减负相关的通知,俗称“减负三十条”,再一次明确了“保证小学生每天睡眠时间不少于10个小时,初中生不少于9个小时,高中阶段学生不少于8个小时”。

  其实,早在10年前,教育部印发的《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中就已经指出,保证充足的睡眠有利于生长发育和健康(小学生每天睡眠时间10个小时,初中生每天睡眠时间9个小时,高中生每天睡眠时间8小时)。而与“减负”相关的政策更是几乎年年都在出台,但是,情况并没有得到明显的改善。

  “我们每5年做一次少年儿童发展状况调查,可以用‘每况愈下’这个词来形容现在的情况。”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说,同样的问卷、同样的省份,同是小学四年级到初三的学生,通过纵向的比较发现,他们的睡眠问题没有改善。

  国家要给中小学生减负,家长也在抱怨孩子越睡越少。这样一个从上到下都重视的问题,为什么成了难题?为什么中小学生房间的灯总要亮到深夜?到底谁拿走了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

  一个学期的卷子有半尺多高 作业在挤占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

  那些深夜11点还没有睡觉的孩子在做什么?

  “写作业。”这是一个毋庸置疑的回答。

  那么,一个中小学生的作业到底有多少?

  教育管理部门对中小学生的书面作业量有严格的控制。刚刚公布的“减负三十条”中也明确指出: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三至六年级家庭作业不超过60分钟,初中家庭作业不超过90分钟,高中也要合理安排作业时间。

  一位初中学生的家长介绍,只要语数外三科每门都留了作业,孩子就很难在90分钟之内完成。而其实,这个时间也是很难计算的,同样的作业对掌握程度不同的学生来说,写作业的时间就可能有很大差别,而且孩子写作业的认真程度也极大地影响着完成作业的时间。

  “只要语文老师留了阅读作业,我家孩子那天的睡觉时间就会很晚。”初一学生家长刘女士说,现在学校都非常重视学生的阅读,每周留一到两次阅读作业,通常是阅读经典篇目两章,然后完成读书笔记,“这个作业有的孩子半个小时就读完写完了,我们家孩子只会精读,读一章就得半个小时,读完两章再写读书笔记,仅这一项作业就得花一个半到两个小时。”

  而且,现在不少老师留作业也很有技巧,很多“作业”并不明确为“作业”。

  惠聪抱着一摞半尺多厚的卷子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这是这学期我已经做完的卷子。”然后指着桌上一小沓卷子说,这些是还没有做完的期末复习卷子。惠聪说这个元旦假期仅副科生物、历史、地理每门就各发了5套卷子,“老师没说这些是作业,只说是复习资料,但我哪敢不写呀!”

  现在老师的不少作业是弹性的,学生可以按照自己的具体情况来决定到底写不写,“但是往往头一天留的弹性作业就是第二天测试的内容。”惠聪的爸爸赵先生说,“时间长了孩子也都明白了:作业就是作业,都是刚性的。”

  我们说的还只是课内作业。而现在的孩子尤其是身处大中城市的中小学生,又有几个不上课外班呢?

  不少业内人士指出,中小学校外辅导市场近年进入了疯狂增长阶段。2018年年初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2017年基础教育发展调查报告》对在中小学课外培训界“众所周知”的机构“好未来”进行了数据分析,“好未来”的培训人次从2013年的82万人次增长到2017年的393万人次,增长了近4倍,而2014年到2017年每年的增长分别是25万人次、43万人次、80万人次、163万人次,从中能看出其极为明显的增长势头。

  这样的数据转换到中小学生身上便成了生活只剩下学习的“白+黑”“5+2”的连轴转了。

  “我现在的课外班有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另外还有机器人,这些课不可能都在周末上。”初二男孩王政说,所以,每周周一和周四放学后他还要赶到课外班去上课。

  由此,很多学生每天的生活是这样的:下午四五点走出校门后就奔赴各个校外培训机构中,很多孩子真正开始写作业的时间通常是晚上七八点之后。

  学校作业+课外班作业,两种作业叠加,让中小学生的作业量变成了一个无法预知的变量,而学校+课外辅导的生活,让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向后拖了又拖。

  “我们班的同学群里每天最安静的时间是晚上7点到10点多,大部分同学都在‘潜水’,专心地完成各种作业,偶尔有同学冒个头,一般都是问作业的。”惠聪说,到了晚上10点半之后,才慢慢有人“浮出水面”,或者聊一会儿班里的“八卦”,或者“斗斗图”,“11点没睡觉的大有人在,即使你12点在群里问点儿事也不用担心没有人回答你。”

  校与校间的明争暗斗从未停止过 都陷入了“剧场效应”

  不少专家指出,中小学生负担越来越重、睡眠时间减少的核心在于追求升学率的导向,这个问题不解决,难以走出困境。即使现在还在出台各种减负政策,但是家长已经“不相信”了。

  很多人在批评家长们给孩子盲目报课外班时,会说这是“剧场效应”在作怪:大家都在剧场里看戏,每个人都有座位,大家都能看到台上演员的表演。忽然,有一个观众站了起来,周围的人为了看到演出,也被迫站起来看戏。最后越来越多的观众都不得不从坐着看戏变成了站着看戏。

  其实,这种“剧场效应”不仅出现在家长中,在学校和学校之间也存在。“有一所学校通过违规办学来提高成绩,其他学校就会效仿。”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

  网上流传着“毛坦厂”等高考名校的作息时间表,5:30~6:00起床、23:00之后睡觉是这些超级学校的标配。一些在升学这条路上苦苦奋斗的“县中”则纷纷相仿,使得“超级中学”模式成了一种顽强的存在。

  而在大中城市,这种“剧场效应”则表现得更为复杂。

  一位家长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虽然教育管理部门三令五申地不许搞中高考的排行榜,但是这种以高考成绩或中考成绩为依据的学校排行榜,在各种家长群中仍然广为流传,而且“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也会提到”。

  在大中城市,学校之间的竞争更多地表现为“暗中使劲儿”。

  “整整一个学期我很少看到孩子拿学校的课本学习英语,学的基本都是老师推荐的资料,比课本难很多。”惠聪的父亲赵先生说。

  为了应对学校之间的战斗,课外培训机构也会采取相应的措施,专门针对不同学校的进度和使用的教学资料“攒”出不同类型的班级。

  当学校之间启动这种以升学率为目标的竞争时,本来就有些急功近利的家长也被裹挟其中,这时,孩子的睡眠时间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社交软件+游戏 孩子们在主动牺牲睡眠时间

  就在学校拼升学率,家长们拼孩子的时候,一种新的因素也来抢占孩子们的睡眠时间了。

  “如果说以前孩子们睡眠时间不足更多是被动的,那么从2015年的调查看,现在又多了主动的因素。”孙宏艳说。

  孙宏艳介绍,他们所做的每5年一次的研究,都会结合问卷调查和访谈进行原因分析,前面几次调查的对象主要集中在90后,分析发现造成他们睡眠时间少的主要原因是“学习压力大”“作业多”,而到了2015年再对00后进行调查时发现,“学习压力大”“作业多”仍然是造成他们睡眠不足的主要原因,但同时,一个孩子们自己主观上拖延睡觉时间的因素变得更为明显了:“不少孩子会为了玩游戏、玩手机而主动减少睡眠时间。”孙宏艳说。

  在新媒体的环境下,中小学生的生活方式也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影响他们睡眠时间的因素也变得更为复杂了。

  “孩子现在的学习已经非常紧张了,但是仍然手机不离手,晚上我会把手机杂志拿出她的房间。”山东烟台高二女生家长汪女士说,但是,汪女士发现女儿会在家里人都睡下后拿出手机跟同学聊天或者打游戏。不少孩子自己也意识到了他们根本无法抵抗手机的诱惑。

  就这样,孩子们的睡眠时间或被动或主动的在减少,而由此牺牲的是十几岁孩子们的健康。赵先生发现,自从上了初中后惠聪掉头发的现象正在明显增多。

  “我们发现学龄前孩子的家长最重视孩子的健康。”孙宏艳说,往往一上学,家长们转为重视学习成绩。都说健康是第一位的,但是这个理念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文件上。“这里还要包括评价方式的改变,怎么评价学生、怎么评价学校、怎么评价老师,都要把身体健康放入其中。”孙宏艳说。(文中未成年人均为化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樊未晨 实习生 徐司羿)

[责编:田媛]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习近平深入甘肃省古浪县农村林场考察调研

  • 百场讲坛将走进贵州遵义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21日,观众在上海科学会堂的院士墙前留影。当日,由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和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主办的2019“暑期专家院士系列讲坛”活动在上海科学会堂举行,受到公众欢迎。当日,由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和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主办的2019“暑期专家院士系列讲坛”活动在上海科学会堂举行,受到公众欢迎。
2019-08-22 10:39
游客在重庆金佛山风景区内的灵观洞景点游览体验(8月20日摄)。重庆市南川区的金佛山风景区属典型的喀斯特地貌,风景秀美,吸引了不少游客。重庆市南川区的金佛山风景区属典型的喀斯特地貌,风景秀美,吸引了不少游客。
2019-08-22 10:38
8月21日,游客在西班牙欧洲之峰国家公园内徒步。欧洲之峰位于西班牙北部,是西班牙认定的第一个国家公园。每年夏天,都有大量游客前来亲近大自然,享受山中的美景和清凉。欧洲之峰位于西班牙北部,是西班牙认定的第一个国家公园。
2019-08-22 10:38
今年暑期,山水实景演出——福建武夷山《印象大红袍》演出近百场,迎来观众近20万人次。新华社记者 张国俊 摄  8月21日拍摄的《印象大红袍》演出现场。新华社记者 张国俊 摄  8月21日拍摄的《印象大红袍》演出现场。
2019-08-22 10:37
8月21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美国副国务卿戴维·黑尔(左二)与中亚五国外长合影。当日,美国副国务卿戴维·黑尔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与中亚五国外长举行“C5+1”机制会谈。
2019-08-22 10:28
“非遗”油布伞 焕发新生机
2019-08-22 09:34
第八届中国新疆苗木花卉博览会开幕
2019-08-22 09:34
8月21日,顾客在兰考县堌阳镇徐场村一家古琴生产企业的展厅内挑选古琴。截至目前,全村共有乐器生产企业82家,产品包含古筝、琵琶、古琴等20个品种,年产民族乐器10万多台(把),产品畅销国内外。
2019-08-22 09:32
“我个小,但我很精神”——世界机器人博览会上展出的一款家庭用小型机器人(8月21日摄)。此次世界机器人博览会是2019世界机器人大会的重要组成部分,由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特种机器人、物流机器人等展区组成,180多家机器人行业的国内外知名企业及科研机构的技术成果、应用产品等与公众见面。
2019-08-22 09:31
8月20日,在德国科隆举行的第11届科隆国际游戏展上,参观者体验一款手机游戏。本届展会由德国游戏行业协会和科隆展览公司主办,分为游戏互动体验、商务洽谈、电子竞技、COSPLAY表演、游戏周边产品销售等多个板块,共吸引了来自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约1150家参展商。
2019-08-21 10:31
“反暴力 救香港”“反揽炒 救香港”“我哋支持香港警察”“阿Sir辛苦嗮”“维护香港法治 还我社会安宁”……  20日下午,港区省级政协委员联谊会与香港政协青年联会在香港警察总部举行慰问警察活动,他们在现场打出标语,喊出口号,为警察打气。
2019-08-21 10:31
8月20日,在意大利罗马,意大利总理孔特在参议院发表讲话。孔特20日下午在参议院发表讲话,宣布将辞去总理一职。孔特20日下午在参议院发表讲话,宣布将辞去总理一职。孔特20日下午在参议院发表讲话,宣布将辞去总理一职。
2019-08-21 10:31
在汶川县三江镇,挖掘机试图挖通排水沟(8月20日摄)。记者从四川省应急管理厅获悉,截至20日15时,发生在四川阿坝州的暴雨灾害已造成汶川县、理县、茂县、松潘县和卧龙特区的11个乡镇1.27万人受灾,4人死亡。新华社发(黄建章 摄)
2019-08-21 10:30
这是8月20日拍摄的退役军人专场招聘会现场。当日,重庆市2019年退役军人就业创业活动周启动仪式暨退役军人专场招聘会在重庆市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举行,共有200多家企业进场招聘,4000多名退役军人和优抚对象入场求职。
2019-08-21 10:30
8月20日,在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归东村,村民在采摘葡萄。今年,归东村进一步改进葡萄种植技术,投入粤桂帮扶资金50余万元建设葡萄冷冻库,解决葡萄的贮藏难题,保障果农销路无忧,帮助群众增收脱贫。
2019-08-21 10:29
8月20日,国家京剧院的京剧表演艺术家于魁智、李胜素等14位演员应邀来到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劳动人民文化宫,为在北戴河旅游旺季一线工作、服务广大游客的干部职工和志愿者们奉献了一场国粹盛宴。
2019-08-21 10:28
这是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境内拍摄的昆仑山玉珠峰一角(2017年8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吴刚 摄  这是8月6日无人机拍摄的位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的长江南源当曲河道。
2019-08-21 10:28
8月20日,在意大利罗马,意大利总理孔特在参议院发表讲话。孔特20日下午在参议院发表讲话,宣布将辞去总理一职。孔特20日下午在参议院发表讲话,宣布将辞去总理一职。孔特20日下午在参议院发表讲话,宣布将辞去总理一职。
2019-08-21 09:29
8月20日,海南省三沙市新建大型交通补给船“三沙2号”首航,从文昌清澜港出发驶向三沙永兴岛。据了解,“三沙2号”船全长128米、宽20.4米,吃水5.7米,总排水量8000吨,最大航速22节,续航里程6000海里,抗风等级10级,有400个客位,航区可覆盖整个南海海域。作为三沙设市后建造的第二艘大型客滚轮,“三沙2号”在“三沙1号”的基础上进行了更多功性能的拓展,具备了综合运输补给、行政管辖、军地融合、应急救援指挥、紧急医疗救助和岛礁科学考察等“六大功能”,是国家海上紧急医学救援基地建设项目之一。
2019-08-21 08:4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