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大学辅导员为何无奈与校园贷催债方谈判

大学辅导员为何无奈与校园贷催债方谈判

2018-11-09 09:06来源:中国青年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手机一边不断接到网络电话“呼死你”,一边还被各种网络平台骚扰短信持续轰炸……从事辅导员工作9个年头了,哈尔滨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范雪阳仍清楚地记得8年前被校园贷催债方威胁的经历。

  近年来,不良校园贷入侵高校校园,不仅学生深受其害,也给教师带来全新挑战和管理压力。

  近期,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走访多名近距离接触校园贷的高校教师。在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斗争中,他们发现,从线下到线上,不良校园贷形式不断翻新,瞄准大学生及其背后家庭吸金的本质不变;放贷、催债甚至培养大学生参与其中的灰色完整产业链早已形成;大学生从最初借款几千元,发展至需还款数十万元的案例都已出现,往往是落入“套贷”圈套。让老师们痛心的是,一些学生为此付出偿还高额本息甚至退学、失去生命等代价。

  近年来,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举措,对校园贷重拳打击、整改。然而,“培训贷”“美容贷”“创业贷”……校园贷不断变换“马甲”,持续紧盯高校校园市场这块“肥肉”。大学生、辅导员如何才能有效应对?

  校园贷从线下到线上花样频出 有学生参与放贷

  范雪阳第一次接触校园贷,是在2010年12月。

  当时,范雪阳在另一所高校任职。一天,数名校外人员来到学校,找2009级学生刘某,称刘某借钱3000元未还,要求学校“交出”刘某,由其处置或还钱。

  那时候还没有校园贷的提法。范雪阳介入了解到,刘某是从校外一家小额贷款门店借款的,实际借款2000元,但拿到钱的前提是,在借条上写下借款“3000元”,也就是说,利息高达1000元。

  事情的矛盾点聚焦在借款数额上。范雪阳带着学生向警方求助。但他们拿不出证据证明实质借款为2000元,而放贷的一方亮出借条——“证据确凿”。

  刘某出于各种考虑,不愿向父母要钱还债。最终,范雪阳借了3000元给刘某,了结此事。

  “这实际上就是校园贷的前身——线下借贷。”范雪阳回忆,这起案例后,学院在全院展开排查,查出共有4名学生参与小额贷款。

  让老师们惊愕的是,4名学生中,有着较好家境的2010级学生马某,是与小额贷款公司合作、参与放贷的一方。

  学院对马某作出了“留校察看”处理,并帮助另外3名同学解决了贷款问题。

  系列事件,对范雪阳触动很大。他开始在校园周边摸排走访了解到,当时,这样的线下小额贷款已并不少见,放贷方形形色色,有的是手机店主,有的是服装店主,还有的是古玩店主,“也就是说,只要手里有闲钱,就可以私下放贷给学生。”而借贷的学生,不少将钱拿来买了手机。

  同样在2010年,注意到校园贷问题的,还有湖北警官学院教师胡永清。

  当年,胡永清得知,其在武汉一所高校上学的外甥小亮(化名)欠了别人8000元。小亮每月生活费1000元,在当时算较高的。原来,小亮想买一部手机,自己原有的手机并非不能用,不好意思向家里开口,便私下找人借了4000元。在分期还款时,小亮一时还不上导致逾期,连本带息滚至8000元。

  2013年,范雪阳发现,校园贷已经从线下窜至线上了。

  当年11月底,一伙校外人员来到学校,称2012级学生朱某欠债3000元。范雪阳建议学院再次排查,结果查出7名学生涉贷。其中,两名学生是线下实体店贷款,另5名学生既有线下借贷,又通过网络平台借贷。

  经了解,这些通过网络借贷的学生,主要为了购物,包括手机、衣服、包等;主要形式一为网上分期购,其次系购买物品后套现,学生再进行二次消费。

  “网络借贷迅速成为校园贷的新方式。”范雪阳注意到,此后,多家网络借贷平台通过街边小广告、传单、论坛、贴吧、QQ群等快速传播,来势汹汹。

  有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7月,第一家互联网校园借贷平台诞生,由此,行业野蛮生长之路逐步开启。2015年,有108家平台涉足校园贷,达到顶峰。

  时至2016年,校园贷已变幻出“培训贷”等新花样。在华南农业大学,一天,辅导员朱里静个人微信公众号后台收到一份学生求助咨询。这名学生签署了广州一家著名培训机构的分期付款培训协议。法学硕士学历的朱里静一看,该协议“槽点满满、陷阱多多”。

  此后,朱里静开始密切关注校园贷乱象。她发现,在培训贷领域,有的机构偏爱雇佣大学生做兼职营销,“学生向学生推销,更有说服力,学生之间、熟人之间防范性更低。”

  至2016年年末,范雪阳发现,有学生沾染上了“公众号借贷”,“个人通过公众号就可以放贷,运营成本远低于网贷公司,传播面广,贷款流程简单,管控也更难了。”

  而校园贷各种形式背后,“培养学生参与营销,放贷,雇佣第三方催债……”,据范雪阳观察,这样一套完整的灰色产业链条,早在校园贷存在的初期就已经形成了。

  利滚利的校园贷“套贷” 面对催债方具体还多少竟可以谈

  采访中,一些辅导员老师注意到,涉贷学生中,许多人最初借款不超过5000元,最终却要还款近万元甚至数十万元。

  根据最新司法解释,民间借贷利息可高于银行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期同种贷款利率的四倍(不含浮动利率,包含利率本数)。那些呈几何倍数翻滚的欠款,是如何形成的呢?

  “有些贷款平台打出广告,宣称日利率很低,实际上,年利率高得吓人。”朱里静给学生算过这样一笔账:利息=本金×利率×年限,日利率=年利率/360=月利率/30;某贷款平台打出广告“日利率”为0.05%,实际上,年利率=0.05%×360=18%,而2017年,央行贷款(一年内)基准年利率仅为4.35%。

  “还有的,避开‘利息’等字眼,换之以服务费、手续费等,巧立名目,实际上仍是高息。”范雪阳说。

  不过,在上述3位老师看来,更可怕的,是“套贷”。

  范雪阳曾接触过这样一个例子,一名同学借款3000元,按分期还款,一段时间后还不上了,贷款平台就出招:“可以找另外一家平台借,先把我这边的窟窿堵上再说”。然而,等这名同学借了第二个平台,需要借的更多,到了还款时又遭遇了同样的困境。

  “等到了第七个平台,需还款额几乎就要七八倍,到两三万元了。如此,涉及平台越多,后面的窟窿越来越大。”范雪阳说,而起初,学生拿到手的,只有2000多元。经历多个平台“套贷”,一年多后,这名同学已欠下30多万元。

  类似的案例,在武汉也存在。

  胡永清介绍,某高校大二学生小龙(化名),贷款平台涉及某分期、某学贷、某校贷、某才网等校园分期平台,金额从2000元到1万元不等,到了还钱时,这名同学拆东墙补西墙,一年后累计本息高达十几万元。

  “积压借贷多,易反复,拆此修彼,越滚越多。”范雪阳掌握这样一组数据:2016年,他们处理的27起贷款案例中,反复贷的有7人,占比26%;有拆补现象的人占到了5例,占比18.5%;还不上找人帮贷的2例,但共涉及9人。这9人中又有5人是不知情,纯粹出于帮忙而“被贷款”。

  面对学生欠下的高额款项,放贷方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各种催债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胡永清介绍,小龙欠下本息十几万元后,催债方追到学校,采取跟踪、恐吓,甚至限制人身自由等方式讨债。最终,小龙告诉家里,无奈之下,家里变卖了房子还清了巨额债务,小龙选择了退学。

  多年跟不良校园贷团伙打交道,范雪阳不光见证了学生被催债,自己也被骚扰、威胁过。

  去年3月底的一天傍晚,范雪阳的手机不断被网络电话呼入,同时不断接到各种网络平台的骚扰短信轰炸。

  而此前一天,一名催债人员到校催债。该校一名学生找一家网贷平台借款5000元,显示累计需还2万多元。为保护学生,范雪阳与催债方交涉,表示只能还7500元。双方未谈妥。对方离开时抛下话:“你在这儿工作,你也会出校门的……”

  被“呼死你”后的当晚,范雪阳继续与该平台及催债方交涉,“讲法理,发脾气,摆现实……左右夹击,最终,以7500元的数额谈定。”

  范雪阳分析,随着国家对校园贷的监管不断加码,网贷平台、催债方也有一定压力。但是,学生借贷欠下款项,由于已签下合同,不还肯定不行,但是,“包含本金,之外具体还多少可以谈”。

  具体来说,比如某学生借款3000元,实际拿到手2300元左右,分期还不上时,本息累积到5000元。这时,放贷方雇佣第三方催债,如催款成功,第三方可提成1000元甚至更多,而放贷方实际也是有钱赚的。此外,多年跟贷款平台、催债方打交道,范雪阳还摸索出,“贷款方、催债方虽是合作关系,因存在利益纠葛,双方之间实际也是互有防范的。”

  培养大学生树立正确消费观价值观可有效降低不良校园贷发生率

  面对花样百出的校园贷,范雪阳、胡永清、朱里静均曾多次专门撰文,并给学生开展讲座,普及不良校园贷危害、防范要点。

  在朱里静看来,面对当下相对多发的“培训贷”“美容贷”等,最关键的,是要厘清培训或美容机构、学生、金融平台三方之间的法律关系。

  以培训贷为例,一些学生反映,参加了几次培训课后发现质量一般,是否可退费?欠款是否也可不交了?

  朱里静分析,培训贷本质上是学员和贷款机构之间的借贷关系。学员向贷款机构申请贷款,贷款机构审核批准后放款,学员用该笔款项支付培训机构的学费,“所以学生并不是欠培训机构的钱,而是欠贷款机构的钱,这一点一定要区分清楚。”

  至于培训贷的利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若干意见及司法解释》规定:民间借贷利息可高于银行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期同种贷款利率的四倍(不含浮动利率,包含利率本数),超出部分不受法律保护。

  学员在培训机构处已全额缴纳完学费,若培训机构发生问题或学员想退班,需学员与培训机构协商退费,如协议上有约定,从其约定;如无退费约定或协商不成,可去工商局投诉或法院起诉、申请仲裁。

  但朱里静也分析,因为培训贷涉及学员、培训机构和贷款机构三方,有的协议上甚至约定了培训机构给学员向贷款机构提供担保,如学员要退班还要支付“违约金”给培训机构。现实生活中,经常发生学员想提早退班但遭培训机构和贷款机构之间“踢皮球”,或本来就是骗局的培训机构跑路,学员只能一边报警一边继续还款的情况。

  在胡永清看来,由于不良校园贷贷款操作流程、审查手续简单,大学生自我防范意识不强,而有一些分期购物网站背后不良校园贷的形式愈加隐蔽,大学生更应擦亮眼睛,远离不良贷款。

  他建议,一旦遭遇其中,应第一时间向老师求助、并报警,同时准备走民事诉讼程序,不可独自扛着,最后“窟窿”越滚越大,维权难度也随之变大。

  在范雪阳看来,一些不良校园贷案例的发生,也与当下倡导超前消费的社会风气下,大学生缺乏正确的消费观、价值观有关。

  他举了个例子,“看到一些网文所写诸如‘年轻人必去的几个地方’‘女生要对自己好一点,这几样东西不能少’的说法,就轻易被‘种草’、牵着鼻子走。一不小心就陷入不良贷款。”

  不过,范雪阳认为,学生出现不良贷款问题时,辅导员或班主任不能“简单粗暴”地将学生推向社会或家庭,要以疏导、解决为主,真正做好学生的人生导师和知心朋友。

  同时,要把不良贷款的危害加入到法治教育、思政教育过程中去。

  “不过,引导学生形成正确消费观、价值观的教育,也要注意方式方法,过去老一套生硬地说教、灌输现今已行不通了,相反还可能起反效果。”

  平时,范雪阳与同事会在一起探索这方面的教学方法。针对学生容易迷恋名牌手机、服饰的现象,该校辅导员会在班会时,将手机挂在脖子上,或故意拿在手中比划,吸引学生注意力。当要切入主题时,他们会问学生,“你们注意到老师拿的是什么牌子的手机了吗”,学生一般会说“没注意”。

  “这时,效果反而达到了。我们会跟学生讲,‘你们没注意到老师用的什么手机,同样,在大街上,别人也不会去关注你用的什么手机,如果有,这个群体可能是小偷。但相反,如果你成绩排第一,体育竞赛得第一,或者发明专利特别多,同学可能会对你刮目相看。’通常,这样一幕下来,学生们在哄堂大笑中,一些观念或许会悄然改变。”范雪阳说。

  一组最新的数据是,范雪阳所在的学校,不良校园贷案例最多时,一个学期校方接触到数十起,上学期,下降到两起。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朱娟娟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丛芳瑶]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美参议院批准埃斯珀担任国防部长

  • 大暑漂流觅清凉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黑龙江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三只丹顶鹤在觅食(7月23日摄)。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黑龙江省,是世界范围内野生丹顶鹤主要的栖息繁殖地之一。正值盛夏时节,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天气凉爽,空气湿润,丹顶鹤“散步”、觅食,怡然自得。
2019-07-24 12:59
5月30日,在埃及首都开罗,埃及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穆罕默德·穆尼尔·扎赫兰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新华社开罗7月24日电 专访:勤勉和善政推动中国实现跨越式发展——访埃及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穆罕默德·穆尼尔·扎赫兰 
2019-07-24 11:25
穿越新疆天山,连接南北疆的独库公路全长500余公里,这是一条翻山越岭的奇迹险路,沿途三分之一的路段旁是万丈悬崖,五分之一的路段地下是高山永冻层。它的贯通,使得南北疆路程由原来的1000多公里缩短了近一半。“一路观四季、十里不同天”。
2019-07-24 09:55
7月23日,位于深圳的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迎来目前全球最大运载量的集装箱船—“地中海古尔松”号首航。该轮全长400米、宽62米,可装载23756个标箱,总吨位230000吨,是当下全球航运市场最大的集装箱船舶。
2019-07-24 09:53
7月23日,获奖选手合影。当日,在韩国光州举行的2019国际泳联世界游泳锦标赛男子100米仰泳决赛中,中国选手徐嘉余以52秒43的成绩获得冠军。
2019-07-24 09:32
玛旁雍错湖位于西藏阿里地区的普兰县境内,海拔4588米,面积412平方公里,四周雪山为湖泊常年补水,是著名的旅游胜地。玛旁雍错湖位于西藏阿里地区的普兰县境内,海拔4588米,面积412平方公里,四周雪山为湖泊常年补水,是著名的旅游胜地。
2019-07-24 09:15
一群羊来到羊湖边喝水(7月22日无人机拍摄)。7月,西藏进入雨季,羊卓雍错降雨丰富,自然景色壮丽奇美。7月,西藏进入雨季,羊卓雍错降雨丰富,自然景色壮丽奇美。7月,西藏进入雨季,羊卓雍错降雨丰富,自然景色壮丽奇美。
2019-07-24 09:14
7月23日,三峡库区老人进行盐运民俗展示,迎接西沱古镇修护后正式开街。盐运展示、滑杆展示、花轿表演等依次在古镇内进行,吸引不少民众前来体验这一独特的民俗文化。
2019-07-24 09:09
7月23日,民众在武汉玛雅水公园戏水纳凉。当日正值中国农历大暑节气,武汉迎来高温酷暑天气,不少市民外出戏水纳凉。
2019-07-24 09:07
7月23日21时20分许,水城县鸡场镇坪地村岔沟组发生一起山体滑坡事件,21幢房屋被埋。接报后,省、市、县党委政府立即启动应急响应,紧急组织应急、公安、消防、自然资源、卫生健康、交通等救援队伍,连夜赶往现场开展抢险救援。
2019-07-24 09:06
7月23日,钦州市钦南区犀牛脚镇西寮村群众冒雨挑运收获的红薯。近年来,驻村工作队与村里的贫困群众一起谋划,利用村里盐碱地富含硒等微量元素这一特性,大力发展红薯种植。目前,西寮村种植的100多亩红薯正值收获季节,预计可收入15万多元,助力贫困户脱贫。
2019-07-24 09:02
这是7月21日在葡萄牙中部城市马桑拍摄的火灾现场。葡萄牙中部近日燃起多处山火,已造成数十人受伤。葡萄牙中部近日燃起多处山火,已造成数十人受伤。葡萄牙中部近日燃起多处山火,已造成数十人受伤。
2019-07-24 08:56
7月23日,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右)和IMF研究部副主任吉安·马里亚·米莱西-费雷蒂出席新闻发布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3日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发布报告说,2019年和2020年世界经济增速预计分别为3.2%和3.5%,较该机构今年4月份的预测值均下调0.1个百分点。
2019-07-24 08:55
7月23日,游人在江西省南昌市梅岭大峡谷景区体验漂流。当日是大暑节气,江西南昌的市民和游客体验周边景区的漂流旅游项目,享受清凉。当日是大暑节气,江西南昌的市民和游客体验周边景区的漂流旅游项目,享受清凉。
2019-07-24 08:50
这是7月23日无人机拍摄的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澄江镇的田园风光。当日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大暑,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澄江镇田园如画,风景宜人。当日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大暑,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澄江镇田园如画,风景宜人。
2019-07-24 08:49
这是7月16日在美国华盛顿国会拍摄的马克·埃斯珀(前)参加参议院听证会的资料照片。美国国会参议院23日投票批准马克·埃斯珀担任美国国防部长。这是7月16日在美国华盛顿国会拍摄的马克·埃斯珀(前)参加参议院听证会的资料照片。
2019-07-24 08:48
这是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龙湾乡境内红水河两岸的公路(7月23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  这是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龙湾乡境内红水河两岸的公路(7月23日无人机拍摄)。
2019-07-24 08:47
7月22日,中国选手叶诗文在比赛中。当日,在韩国光州举行的2019国际泳联世界游泳锦标赛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决赛中,中国选手叶诗文以2分08秒60的成绩获得亚军。当日,在韩国光州举行的2019国际泳联世界游泳锦标赛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决赛中,中国选手叶诗文以2分08秒60的成绩获得亚军。
2019-07-23 08:49
这是7月22日拍摄的西湖曲院风荷景区的荷花。正值盛夏,杭州西湖景区荷花盛开,已进入最佳观赏期,吸引大批市民和游客前来观赏。正值盛夏,杭州西湖景区荷花盛开,已进入最佳观赏期,吸引大批市民和游客前来观赏。
2019-07-23 08:47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网驻华(上海)记者迈克尔·史密斯(中)在喀什市中西亚国际贸易市场选购服装(7月19日摄)。7月14日至22日,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办的中外媒体“走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主题采访活动在新疆举行。
2019-07-23 08:4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