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时速300公里 13岁男孩“飙无人机”飙进国家队

时速300公里 13岁男孩“飙无人机”飙进国家队

2018-09-07 09:12来源:扬子晚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夏恒对无人机上手非常快。

    无人机起飞宛如“跳水”。

    伴随马达的轰鸣声,迅速地转弯、直线加速,画面像快进一般眼花缭乱,这不是F1赛车或者摩托GP大奖赛,而是正在世界范围内兴起的无人机竞速比赛。这种无人机竞速时速最快可接近300公里,加速度更是超过F1赛车,竞速场面令人赏心悦目。

    8月底,北京刚刚举办了国内竞速无人机最高水平赛事,选拔国家队成员参加今年11月的世锦赛。在200位国内顶尖飞手的对抗中,来自江苏常州的陈波获得第三名顺利进入国家队,苏州的13岁男生夏恒总成绩排名第12,以青少年组第2名的身份进入无人机国家队,而他接触这项运动仅仅两个月时间。紫牛新闻记者 刘浏

    “空中版F1”兴起三年

    迪拜无人机大奖赛奖金100万美元

    “竞速无人机这个项目大约在2015年兴起,目前已经和电子竞技、机器人格斗并列三大智能科技运动。”近日,陈波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虽然运动项目很新,但是发展迅猛,许多国家都开始诞生了一系列无人机竞速赛事。”

    陈波介绍,无人机竞速运动最早出现于2014年,一段无人机竞速视频发布在YouTube上。视频中,飞手们通过第一视角(FPV)操纵无人机,在森林中穿过重重障碍,最终到达比赛终点,充满了科幻风格,宛如好莱坞大片。

    这段视频在短短数月内迅速传播,在全球掀起了一股无人机运动的风潮,被称为“空中版F1”。2016年春季,阿联酋迪拜举行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世界无人机大奖赛,吸引了来自多个国家的150名全球顶尖飞手同台竞技,奖金高达100万美元。

    13岁男孩“玩”进国家队

    获中国选拔赛青少年组亚军

    夏恒今年13岁,是苏州星湾学校的初一学生,比起航模界的“老鸟”,他的资历可以说几乎是白纸一张,但是进步神速。接触模拟器一个月,操作无人机训练一个月他就上了赛场。夏恒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在学校的社团中接触到了无人机,上手非常快的他很快就觉得要寻找更高的挑战,开始和上海江苏几地的朋友一起练习并参加了2018年世界无人机锦标赛中国队选拔赛。

    这次无人机国家队选拔赛中,夏恒总分排名第十二,但是在18岁以下的青少年组选手中排名第二,顺利进入国家队。“这次比赛主要是运气好,有一个小姑娘原来飞在我前面,但是她操作失误摔飞机了,而我完成了比赛。”不过在陈波眼里,小夏不需要用运气解释。“他学习得非常快,而且很多过弯的动作完成得非常漂亮,平时训练的时候,有时候我在后面启动来追他都不是那么好追上的。”

    夏恒平时每天很早起来,在家附近的空地上训练几个小时,当天是他暑假期间最后一次和陈波合练。开学后就要进入学校的正常作息时间,对于即将到来的比赛他表示没有压力,因为身份是替补,所以只要做好自己的准备工作即可。记者了解到,选拔赛中最小的飞手只有7岁,而前几名的选手中有不少十来岁的孩子。

    “主要这项运动比的就是反应速度,手眼协调能力,这些都是年轻人的长项,成长空间也非常大。而年纪大一些的反应能力会下降,像我们这些成人主要依靠的就是稳定的发挥了。”

    骨灰级“发烧友”:最快时速可达300公里

    陈波是航模界的骨灰级“发烧友”,玩的是难度最大的模型直升机,而从2015年起,他便开始了竞速无人机的训练,目前在国内是排名前几的选手。

    “我的职业是静态模型,靠那个养家糊口,兴趣还是在动态模型上。但是以前玩航模都是一个人玩,比赛也是做点空中动作打分制,而竞速无人机则是对抗制,人和人比赛这个太刺激了。”陈波介绍,国内不少爱好者们跨区域组队参加各种无人机比赛,比较有名的有龙之队,SP队等等,不少队伍都瞄准了今年底首次在国内举办的无人机世锦赛。

    无人机比赛一般4架无人机或8架无人机同时出发,在场地内绕指定路线穿越障碍,成绩最好的胜出。飞手们头戴图传眼镜,以无人机第一视角观察,同时手上控制无人机做出各种动作。看起来非常像是在玩VR游戏。“起飞有点像跳水比赛,每架无人机放在一个独立的小平台上,还有一点坡度,倒计时开始所有无人机瞬间加速出去,无人机的加速本来就比F1赛车要快,世界最高水平能在比赛中飞出近300公里每小时的直线速度。”

    飞行中常有碰擦对抗

    过程刺激赏心悦目

    8月30日,陈波召集几位苏州、常州的朋友一起训练无人机,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也来到现场,零距离感受这项运动。

    在武进西太湖旁的一片无人树林中,陈波带着夏恒和两位朋友摆开所有装备。先搬出发电机、蓄电池、充电板,再一台台组装无人机桨叶,调试频道、图传画面,光这些就要花上近一个小时。摆设了几个障碍物、拱门后,他们开始在场地里热身训练。“我对这个赛场还不是很熟悉,所以先要背地图,或者让别的飞手带我飞一圈。”陈波介绍,在专业比赛中,背地图也是非常重要的能力之一。“你要知道在哪个点切进弯道,哪里要加速减速。”

    只见他们的无人机纷纷起飞,在树林中绕来绕去熟悉场地。随后一位飞手开始演示地图,其他人将图传眼镜调到这个频道,跟着一起看每一个大转弯、S弯以及要围绕飞行的标记点。记者通过一个图传显示屏跟着感受飞行,虽然没有戴图传眼镜,不过还是觉得眼花缭乱有点头晕。两圈下来,记者还没明白这复杂路线怎么走,这时陈波和夏恒已经放下眼镜:“明白了,我们来飞吧”。

    数架无人机在树林中穿梭的场景非常赏心悦目,灵动的交织在一起,高速转弯穿越小门,再拉起过连续S弯,然后一个直线高速过门。飞行中也常有碰擦,产生对抗。同时过一个门的时候会有无人机被撞下来,而弯道直道上,飞手也可以用自己的无人机去“别”对手,让对手失控,整个过程非常刺激。

    训练一天要“炸机”上百次

    无人机都是身经百战的“小战士”

    对于航拍无人机来说,如果遇上意外摔落,损坏是少不了的,通常也被爱好者称为“炸机”。但是对于竞速无人机来说,再简单的赛道都免不了摔几次,为了追求速度、角度、甚至对抗时也会被别的飞机撞下来。

    一开始记者还担心飞机摔下损坏,不过陈波笑着表示,这个太平常了。“我们这些飞机机身是碳纤维的X型结构,哪里坏了都可以修,桨和发动机都可以换,机身如果不撞树什么的一般不会损坏,坏了也有零配件,所以无论怎么玩怎么摔,捡回来修修很快就又能飞了。”陈波眼里,摔坏飞机甚至还代表水平提高了,“证明你速度上来了。”

    每场飞下来

    无人机上都是一层尘土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看到,他们手中的飞机都像一个个身经百战的“小战士”,上面除了绑着各种电线外,都带着尘土和伤痕。训练飞行中,损耗最大的是旋翼的螺旋桨叶,摔一下或者挂到树都有可能变形,而一旦动平衡被破坏,飞的就不稳了。熟练的飞手可以从声音听出桨叶的损坏程度,飞回来像F1更换轮胎一样,迅速更换桨叶再飞出去。飞了一整天,几乎每个人脚下都是一堆各种损坏的螺旋桨叶。而电动起子、电烙铁、各种精致的小钳子等等,随身的工具包里几乎一应俱全,这也保证了他们能在野外练上一天时间,不会因为飞机损坏而悻悻而归。

    无人机本身并不贵,一架在1500元到2000元,但是配件价格就要高一些,遥控器4500元左右,眼镜3000元,想要好好飞还得至少准备几块电池,全部加起来万元左右。而很多专业飞手训练起来花费就更多了,有的人一次就能组装十架飞机。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11月世界无人机锦标赛将在龙岗大运中心举行,陈波和夏恒也将带着自己的飞机出现在赛场上。比赛将设置竞速类、任务类、格斗类及无人机对抗赛等竞赛项目,预计将有500名国内外选手参赛,届时我们将看到这一新兴科技运动的最高水平。同时国内的各种无人机比赛也在快速发展,机身装满灯光、在霓虹灯赛场上炫酷穿越的夜间赛,室内场地赛等等多种多样的比赛形式也在吸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随着图传技术的日新月异,无人机性能的不断发展,未来我们有可能看到无人机成为世界上最瞩目的竞速运动之一。(刘浏)

[责编:张悦鑫]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让青少年体魄强起来

  • 三兄弟扎根深山38载接力守护“植物熊猫”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骨生长质量差、力量耐力不足、肥胖近视高发……中国青少年目前的体质状况令人担忧。图为2017年3月16日,广州第四十一中学陆地冰球队正在校内一块带有围栏护网和专用地板的陆地冰球场训练,近年来该校建有三块轮滑场地、购置了一批陆地冰球装备。
2018-11-18 08:46
泰国普吉倾覆沉没的“凤凰”号游船打捞出水
2018-11-18 08:28
11月14日,张怡宁(左)在训练中心指导巴布亚新几内亚国家队男单一号选手杰弗里·洛伊。11月11日到17日,上海体育学院中国乒乓球学院巴新训练中心第一期训练营第二阶段的训练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莫尔兹比港举办,上海体育学院副院长、中国乒乓球学院院长施之皓与上海体育学院中国乒乓球学院教师、奥运冠军张怡宁来到训练中心指导巴布亚新几内亚国家队队员。
2018-11-16 16:38
11月14日,山东省淄博市沂源县历山街道东儒林村的农民在大棚里施肥准备耕种。初冬时节,山东省沂源县迎来设施农业生产管护的忙碌时节,当地农民忙着在大棚里进行土地耕种、果蔬种植等,到处一片繁忙景象。
2018-11-15 09:04
初冬时节,江苏省淮安市盱眙县天泉湖内的红杉林枝叶飘红,别有一番韵味。 新华社发(周海军 摄)  这是11月14日拍摄的盱眙县天泉湖红杉林景色。 新华社发(周海军 摄)  这是11月14日拍摄的盱眙县天泉湖红杉林景色。
2018-11-15 09:01
初冬时节,安徽省黄山市黟县塔川村落层林尽染,美不胜收。这是11月13日在黄山市黟县塔川村拍摄的景色。这是11月13日在黄山市黟县塔川村拍摄的景色。新华社发(施广德 摄)
2018-11-15 09:01
11月13日,江西省南丰县市山镇包坊村的桔农驾船运输蜜桔(无人机拍摄)。近日,江西省抚州市南丰县70万亩蜜桔迎来收获季,桔农们通过水路成批运输蜜桔,满载而归。近日,江西省抚州市南丰县70万亩蜜桔迎来收获季,桔农们通过水路成批运输蜜桔,满载而归。
2018-11-15 09:01
近日,云南省昆明市阳光明媚、气候宜人,不少市民和游客来到滇池大坝、大观公园等地,观赏前来越冬的红嘴鸥。近日,云南省昆明市阳光明媚、气候宜人,不少市民和游客来到滇池大坝、大观公园等地,观赏前来越冬的红嘴鸥。
2018-11-15 09:01
11月14日,在石家庄市行唐县铁匠庄村,李住军在工作室查看剑面纹理。河北省石家庄市行唐县铁匠庄村以打铁远近闻名,几百年来,这门技艺在铁匠庄村传承不绝。11月14日,在石家庄市行唐县铁匠庄村,李住军在工作室制作传统工艺剑。
2018-11-15 09:01
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包公街道一处老旧锅炉房,经过10名设计师共同出资设计,改造成为一个集聚会、阅读、住宿等功能于一体的文化创意空间,成为合肥一处“新地标”,吸引了不少市民及外地游客前来参观。
2018-11-14 08:54
11月13日,在贵州省丹寨县兴仁镇城望村,村民在探讨刺绣技艺 。11月13日,村民在贵州省丹寨县嘎闹刺绣合作社挑选刺绣彩线。11月13日,村民在贵州省丹寨县嘎闹刺绣合作社探讨刺绣技艺。
2018-11-14 08:52
11月13日,在江苏省淮安市洪泽区高良涧街道,农民驾驶农机在田间收获水稻(无人机拍摄)。近日,江苏省多地晚稻迎来收获季,当地农民抢抓晴好天气,确保水稻颗粒归仓,田间地头一片繁忙景象。
2018-11-14 08:51
11月13日,在法国巴黎巴塔克兰剧院,人们聚集在刻着恐袭遇难者名字的纪念碑前。新华社记者陈益宸摄  这是11月13日在法国巴黎巴塔克兰剧院前拍摄的刻着恐袭遇难者名字的纪念碑。
2018-11-14 08:49
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恩施市屯堡乡田凤坪村位于朝东岩绝壁下方,这个村子是恩施市深度贫困村之一。 新华社发(杨顺丕 摄)  10月31日,探水队队员乘坐铁吊篮到朝东岩绝壁中间的天宝洞(无人机拍摄)。
2018-11-14 08:49
在中科院水生所武汉白鱀豚馆里,生活着6头长江江豚。长江江豚是一种古老的水生哺乳动物,在地球生活已有2500万年,被称为长江生态的“活化石”,仅分布于长江中下游干流及与之相连的鄱阳湖、洞庭湖等水域。
2018-11-14 08:47
11月13日,工作人员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首都莫尔兹比港的APEC国际媒体中心休息。新华社记者吕小炜摄  11月13日,工作人员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首都莫尔兹比港的APEC国际媒体中心安装卫星设备。
2018-11-14 08:47
这是11月12日在瑞士苏黎世湖畔拍摄的深秋景色。苏黎世位于瑞士中北部,是瑞士最大城市。苏黎世位于瑞士中北部,是瑞士最大城市。11月12日,在瑞士苏黎世一个公园内,深秋时节的树木红叶满枝头,景色迷人。
2018-11-14 08:46
时值初冬,杭州市西湖景区层林尽染,色彩斑斓,别有一番韵味。新华社记者 黄宗治 摄  11月13日,一艘游船在杭州西湖上行驶(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黄宗治 摄  11月13日无人机拍摄的杭州西湖一景。
2018-11-14 08:4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