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高校教学“只打分不批改,只讲课不答疑” 学生质疑
教育频道> 要闻 > 正文

高校教学“只打分不批改,只讲课不答疑” 学生质疑

2018-08-06 08:35来源:工人日报

  暑期正值出国申请高峰期,不少毕业生和即将升入毕业年级的高校在校生开始拿着成绩单办手续,不过,许多人看着成绩单却多了这样一个问题,几年大学生活,除了这些数字,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老师的批改?

  如今,大多数文科类专业课程的考核方式都是以期末课程论文为主,老师根据学生上交的课程论文评定成绩。据浙江大学一位老师介绍,老师批改后的作业会上交学院存档,随时接受学校的检查,因此关于论文的批注不能反馈给学生,学生看到的,往往只有分数和绩点。事实上,学生只是在学校系统内查到分数,从来不知自己“得失在何处”,在许多高校都是普遍现象。

  缺少反馈令学生失去兴趣

  不论是在申请奖学金和保研资格,还是申请海外院校所需的在校绩点,成绩都是不可或缺的。但是,看不到成绩单,难免会让学生对于教师所判分数的公正性持质疑态度,特别是当这门课程以人为判分因素较大的论文考核方式进行评分时。

  某在京985院校法学2016级学生田芳,在一门以论文为考核的课程中得了80分的成绩,这严重拖累了平均分。“当时挺想去找老师问问,也就是向老师提出复议。但是大家都传言去找老师复议,老师会把分数调得更低,我也就放弃了。”

  也有的学生是希望通过教师的批改得到提高。浙江大学广播电视学2016级的一名学生,大一时写了一篇自认为还不错的论文,老师给的成绩和自己的心理预期差距不大,但是因为对论文主题感兴趣便想找老师探讨一下。“我的目的是想了解论文存在的问题,但是老师还没清楚我来意就说了一句‘你得了90分还嫌低吗’,瞬间让我失去了探究问题的兴趣。其实我很想说,老师,念大学,我想要的不只是分数本身。”

  事实上,除却了考试批改,对于学生的日常问题,大学老师的回答,似乎也并不积极。浙江大学的林同学,曾在一门专业课程期间就相关问题向老师提出疑问,但并没有得到反馈:“在微信上问过老师两个问题,他都没有回复我,以后再有问题我也不问了。”

  “没有给学生反馈,主要还是因为课程容量大,也缺乏联系学生的渠道。”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邱戈副教授回应。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其他老师的印证,“老师一般会对学生上交的纸质文件打分、点评。如果先返还给学生再重新回收不仅费时费力,肯定还会丢失。如果老师与每个同学个别交谈,像我这样一门课160人以上参加,逐一反馈根本没法操作。”

  大班制导致联系机会缺失

  浙江大学思想政治理论教学科研部的潘于旭副教授,教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他会阅读每位学生发来的论文初稿并给出建议,最后的成绩根据学生修改后的最终版评定。之所以采取这一方式,潘于旭表示,如果学生交了论文后只能看到成绩,却不知道论文的成绩如何给出,也无法从写论文过程中有意识地提高自己的水平、锻炼自己的写作能力。

  “如果是小班级的课程容量,大论文的考核方式,我相信老师们都会给同学反馈论文意见。”潘于旭坦言,自己的论文反馈方式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也给自己增加了很大的压力。

  “这是管理制度导致的,大班教学、从体制上缺少联系渠道,让反馈成了老师的个人行为。”邱戈说。

  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苏振华副教授表示,反馈的必要性更多建立在作业质量上。他经常为国内外刊物评审论文,“这些论文都是作者精心研究后的成果,对有质量的论文要进行严肃的反馈,每篇论文我都会花很多时间进行评审,以确信我的判断是合理的。但是学生的课程论文中有质量的不多,那么老师也只能相对给分。”在实际操作中,也真的有学生拿着抄袭的作业去质疑老师给分低。

  不过,在苏振华看来,学生完成论文作业依然有必要性。“写论文其实就是做研究,需要长期艰苦的训练。”

  在一些海外知名高校,对于学生论文批改是有相应办法的,比如上百人的大课多由助教批改和反馈,小班课则由教授亲自上阵,另外,在评分系统内,也要有教师的反馈。不过,这样的反馈质量,有时也参差不齐因人而异。

[责编:丛芳瑶]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展览参观人数近150万人次

  • 中国第35次南极科考完成第一阶段物资卸运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12月13日凌晨3时,在青海省海西州茶卡镇上演极美光柱,吸引了摄影爱好者驻足拍摄。朱剑男 摄  12月13日凌晨3时,在青海省海西州茶卡镇上演极美光柱,吸引了摄影爱好者驻足拍摄。
2018-12-15 15:00
受连日寒潮侵袭,有“江南第一仙山”之誉的江西省三清山风景区迎来降雪,景区被白雪覆盖,玉树琼枝,漫山琉璃,美若仙境。张和忠 摄  受连日寒潮侵袭,有“江南第一仙山”之誉的江西省三清山风景区迎来降雪,景区被白雪覆盖,玉树琼枝,漫山琉璃,美若仙境。
2018-12-15 14:59
12月12日,在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龙岩乡万亩草甸,村民在覆盖薄冰的道路上骑行。12月11日,一辆汽车在雪中的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区涛沟河湿地道路上行进。这是在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毛坝乡拍摄的山林雪景(12月13日无人机摄)。
2018-12-15 11:03
2018-12-13 14:19
黑龙江哈尔滨市的冰雪主题乐园哈尔滨冰雪大世界的采冰和建设工作近日拉开帷幕。为保证足够的优质冰供给,每天有近千名采冰人和700多辆运冰车参与到采冰工作。
2018-12-13 14:17
当日,为期4天的第六届“冬之韵”黑龙江省大学生雪雕比赛在哈尔滨太阳岛雪博会园区进行至第3天,35支高校队伍的作品尽显冬韵。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摄  12月12日,选手在雪雕比赛创作中。
2018-12-13 14:17
东莞长安镇南临珠江口,可曾经却是一个吃不上鱼和米的鱼米之乡,为谋生为求变,这个小镇抓住改革开放的时代机遇,把耕地鱼塘建成工厂,更在世界制造业梯度转移中抢抓先机,变迁成长为“手机小镇”,成为中国制造的智能“机”地。新华社记者 李嘉乐摄  广东东莞长安镇一家企业的现代化生产车间(资料照片)。
2018-12-13 14:17
当日,《先秦汉唐画全集》《明画全集》《清画全集》阶段性成果在北京首发,这是“中国历代绘画大系”编纂工作的最新成果。在首发式上,浙江大学、浙江省文物局向国家图书馆捐赠了《先秦汉唐画全集》《明画全集》《清画全集》部分卷册。
2018-12-13 14:16
12月13日,在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举行的悼念活动上,小学生代表在诵读公祭文。
2018-12-13 14:04
当日是第五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新华社记者 李博 摄  这是12月13日拍摄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
2018-12-13 14:03
今年52岁的何泽华家住安徽宣城市水东老街,是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皖南皮影戏”传承人。2010年,为了传承保护皮影戏,何泽华在宣城市水东老街创办皖南皮影博物馆,馆内保存着1万多件皮影,免费向公众展示。现在,何泽华定期走进宣城市第十一小学,给小学生讲授皮影表演及制作。
2018-12-13 13:23
12月12日,李家巷中心幼儿园的孩子们在进行环保服装走秀,用塑料袋、纸盒和蔬菜等制作成环保服装,展示环保理念。
2018-12-13 13:22
12月12日,在贵州省丹寨县兴仁镇摆泥村生姜种植基地,合作社管理员在分拣生姜。寒冬时节,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1600多亩生姜迎来丰收,各乡镇合作社的社员们抢抓天气,加紧生姜的采收、去枝、清理、运送、分拣等工作,确保市场供应。
2018-12-13 10:45
辽宁省本溪市收藏爱好者毛伟介绍他收藏的《日支时变日记》(2017年12月9日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在沈阳举办学术研讨会。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在沈阳举办学术研讨会。
2018-12-13 10:19
12月12日,学生将组成纪念图案的白烛摆放整齐。当晚,南京东南大学学生在校园举行“烛光祭”活动,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学生们点燃白烛,献花默哀,表达哀思。当晚,南京东南大学学生在校园举行“烛光祭”活动,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
2018-12-13 10:18
12月12日,来自湖南的抗战老兵李湘炳(前)等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山码头遇难同胞纪念碑前祭奠遇难同胞。当日,来自湖南、江苏等地的4名抗战老兵以及志愿者、南京当地大学生代表等来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山码头遇难同胞纪念碑前献花、默哀,祭奠遇难同胞。
2018-12-13 10:18
12月12日,获得年度最佳女运动员奖的中国选手丁宁在颁奖典礼后展示奖杯。
2018-12-13 10:01
12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亨(前)走出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当日,曾长期担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私人律师的迈克尔·科亨在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被判3年监禁。
2018-12-13 10:0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