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要闻> 正文

【中国梦 践行者】从父亲身上传承师魂 汪雪兰:“蓄一桶水,才能给学生一瓢水"

2018-05-11 16:37 来源:金羊网 
2018-05-11 16:37:58来源:金羊网作者:责任编辑:杨煜

  金羊网讯在著名魔幻小说《哈利·波特》中,一说到教药学课程的教授,很多人就会想到斯内普这样令人生畏的不苟言笑型,而药物药理知识的艰深枯燥,不仅让天才哈利·波特抓耳挠腮,即便是想象力天马行空的作者罗琳也没法写出花来。然而霍格沃茨解决不了的难题却被中山大学的教授解决了,有这样一位药理学教授,她的课不仅不像药物那么让人感到苦涩,甚至充满了巧克力的芬芳。

  在一篇广为流传的帖子《在中大必做的十件事》中,只有一件是和课堂教学直接相关——体验“药理学大讲堂”,对于爱玩的年轻人来说,这门课程竟然和“吃遍东门外的小吃”、“在宿舍大战小强”等并列成为他们在中大广州校区北校园共同的青春回忆。而讲堂的老师,便是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副教授汪雪兰,她因极具魅力的课堂,成为学生们念念不忘的“雪兰姐”。

  在2018年4月中山大学首届“卓越名师”评选中,汪雪兰名列榜单。

  蓄一桶水,才能给学生一瓢水

  汪雪兰办公室中有四个书柜,存放着两百余本与药理学相关的典籍,供其随时翻看。在她眼里,为学生“解惑”,是为人师最难但也最有意义的事情;而要“解惑”,要教给学生这“一瓢水”,老师要先蓄满“一桶水”,要把学问做精,做到“滴水不漏”。为此,汪雪兰不仅投入时间精力研读典籍、更新案例,还联合临床医生和专家教授集体备课,补充临床实践成果。

  “教授药理学这么多年,我把每一节课都当作第一节课来上,这样学生和自己才有提高。”为了把教材知识点讲透,帮助学生解决不断涌现的新的疑难,汪雪兰常常备课到深夜,有时甚至修改课件到凌晨5点。她的付出获得了学生们的良好反馈。汪雪兰也坦言,学生们锲而不舍的追问,给予她源源不断的动力,是学生成就了老师。

  自1953年药理学教研室成立以来,学界专家和业界医生集体讨论的备课形式逐渐成为药理学系的传统。每三周左右,教研室的专家都会针对教材中的知识点,邀请相关科室的临床医生参与讨论,互相提出问题并解决。临床上的最新经验很好地补充了教材中的不足。同时,每位年轻老师都要在备课会上讲课,然后由经验丰富的老师会对其上课结构、内容和深度提出建议,帮助年轻老师提升教学水平。

  在夯实知识点的基础上,汪雪兰注重教学技能的训练与提升。她研究学生学习的规律,探究课堂节奏的把握,并且通过媒体模仿优秀的电视节目主持人提升自己的口才。

  汪雪兰努力蓄满的这“一池春水”,最终都成为了灌溉学生的甘霖。

  巧用案例,将隐性知识显性化

  蓄水难,舀水亦难。“舀出来的一瓢水要满,不能洒,学生才能学到足够的知识。”汪雪兰认为,知识传授的技巧非常重要,只有将隐性知识显性化,学生才能将知识真正吸收。“专业书都是砖头,学生不知道它能砌成游泳池还是大厦,老师的工作就是对课本知识进行立体化重组。”

  在教学中,汪雪兰常用日常生活化的语言及案例,将晦涩难懂的理论形象化、显性化。“比如所有药物都有不良反应,就不如说‘是药三分毒’更容易记忆和理解。”在讲课时,汪雪兰谈到瘦肉精对人体和动物的不同副作用,来帮助学生辨析瘦肉精的作用机制;教科书没有临床上常用复方制剂的内容,她便将复方药物盒带上课堂具体讲解;她从胃酸PH值讲到小苏打漱口,从低血糖讲到包中常备巧克力,从非处方药讲到的OTC的缘起故事,汪雪兰将需要传授的隐性知识,显性化为日常生活实际中可观可感可触的事例,让学生感到有趣之余又印象深刻。

  在研究知识传授技巧过程中汪雪兰发现,听讲的学习内容平均留存率只有5%,而实践讨论则是50%-75%,而传授给他人则高达90%,最为高效。因此,她在坚持隐性知识显性化的基础之上,还发展出问题式、小组式和体验式教学的教学模式,鼓励学生参与讨论、实践并将知识传授他人。

  在一次教学活动中,汪雪兰将准备好的药草九里香的叶子发给学生试尝。在学生纷纷感到舌头发麻时,汪雪兰点出并讲解九里香局部麻醉的效果。舌尖的麻醉体验加深这一知识点在学生们的头脑中的刺激,令学生既感到新奇与兴奋,将知识牢牢地掌握在了心里,整个课堂的氛围也活泼生动。

  每到期末,汪雪兰的药理学大讲堂总是门庭若市,300人的大教室坐下了500余名学生。三天的讲解,汪雪兰给每一位学生都派发一枚巧克力。学生们纷纷积攒下三枚巧克力,并在考试时将其作为幸运的信物。

  汪雪兰在教学方法上的诸多尝试,都隐约显现出她“以生为本”的思想。

  救助帮扶,做学生亲切的“雪兰姐”

  以生为本,也是汪雪兰与学生的相处的不二法门。“有两种职业是帮助人的,一种是老师,一种是医生,他们的工作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作为医生的老师,汪雪兰和家人都感到自豪。

  小到长痘、大到糖尿病用药,学生们都爱咨询“雪兰姐”。听说学生的朋友喜欢嚼槟榔,她便不停发科普文章告诉学生嚼槟榔易引发口腔癌。曾经有学生询问汪雪兰抑郁症患者用药的问题,她一边耐心讲解抑郁症用药的原理,一边打听是否是学生患者,打算采取措施及时干预挽救患者的生命。汪雪兰常常备课到凌晨,但她却很愿意拿出时间做学生亲切的“雪兰姐”。

  在帮助学生解决专业和生活问题之余,汪雪兰还很关注学生的精神世界与个人成长。“有研究发现,人在的成长过程中有两个三观塑造阶段,一个是青春期,一个是21岁。21岁的学生大致上二、三年级,我正好教这两个年级的课。”在汪雪兰心里,老师对学生三观的形成产生积极影响很难但极有意义。她认为,老师的人品和三观吸引学生,和学生亲近,学生就能从老师身上学到更多。

  “雪兰姐”的联系方式和办公地址都向学生开放,学生也常常通过各种途径向她咨询。曾经有学生担心考试挂科找“雪兰姐”哭诉,遭遇巨大家庭变故的她内心脆弱摇摆。匆忙开完会的汪雪兰在中午与她聊了近两个小时,汪雪兰耐心地倾听学生的情况并安慰她。汪雪兰明白如果这时她没有救助这位学生,学生可能会做出极端的行为。

  在学校,“雪兰姐”对学生救助帮扶;出了学校,学生们也处处关心“雪兰姐”,在她去医院做检查时,前来寒暄探望。

  生于中大,从父亲身上传承中大师魂

  汪雪兰生于中山大学南校园里的爪哇堂(原第一宿舍),并在中大幼儿园和附属小学度过了孩提时代。从小在父亲任教的陆祐堂(原地理系)中玩耍的她,对父亲的言传身教耳濡目染。在高中时,她萌生了成为教师的想法。

  “父亲不管对家人、朋友还是同事都很尊重,对门卫和保洁阿姨尤其尊重。”父亲作为知识分子的涵养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汪雪兰。在她的成长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家中常有父亲的学生来。“父亲和他们一起打球,参加他们的活动,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到家里来。”她的父亲常常资助学生上学,赠与学生衣物,还请学生来家里吃饭,在学生就业时奔走帮助。她感叹道:“只教书对学生的影响是有限的,如果没有爱,教师这个职业就没有活力和动力。”

  在听从母亲建议走上学医之路时,汪雪兰有些畏惧,因此也缺乏热情,在第一年就挂科了。当时,她看到《花城杂志》中的一句话,人要学一行,爱一行,于是改变了对医学的看法。在她看来,热衷教学也一样,是爱与责任心共同促成的结果。老师如果只是上课,称之为从业;想办法提升水平,称之敬业;而只有甘之如饴,才是乐业,才能最大程度提升教学水平。

  谈到教学与科研,汪雪兰回忆起老主任的话,她认为,老师做科研对自身和学科发展都很有利,教学虽然难以拿出具体的成果,但是老师对学生的影响以及学生对国家和社会的影响也是无限的。汪雪兰对家庭也很重视,她曾于2011年被广东省妇联授予“广东百名现代好妻子荣誉称号”。

  在汪雪兰身上,便是父亲对学生爱与责任心的传承。

  在中山大学卓越名师颁奖典礼中,汪雪兰说:“我不是成功了,只是成才了。”中大培养了她,而她又与中大众多老师一起,默默地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学生。中大师魂,中大老师对学生的爱与责任心,将继续一代又一代地传递。

  总策划:陈建洪

  协调:蔡珊珊

  采写:王倩 丁振球 郝俊

[责任编辑:杨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