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要闻> 正文

发现孩子心灵深处的“宝石”

2018-04-09 09:38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8-04-09 09:38:02来源:中国教育报作者:责任编辑:孙佳涵

  山中先生展示个人独特的日记本。 穆旭明 摄

  编者按:《孩子的心灵:儿童心理分析案例》一书,是日本京都大学名誉教授、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学会(ISST)创办理事山中康裕先生1978年在日本出版的著作,时隔近40年,这本书在今天的日本依然畅销。去年由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引进出版后,在中国也受到读者的欢迎,并入选本报2017年度教师喜爱的100本书TOP10榜单。

  日前,借该书译者、上海市甘泉外国语中学日语教师、同传译员穆旭明赴日拜访山中先生之机,本报记者拟定采访提纲委托穆老师提问山中先生。本文为记者根据穆旭明老师译文整理的稿件。

  采访时间:2018年2月5日

  采访地点:日本京都府宇治市山中康裕先生寓所

  记者:《孩子的心灵》这本书是39年前在日本出版的,虽然是一本心理学专业书籍,但每年都在不断地加印,在中国受到了教师们的欢迎。您认为是什么吸引了读者?

  山中康裕:由穆旭明先生翻译的我的个人著作,能够在中国入选“教师喜爱的100本书”,我由衷感到高兴。

  来我们这里治疗的孩子,无论是哪个孩子,即使是病状严重的孩子,我都能发现在他们的内心中有着宝石般的闪光点。孩子们通过各种不同表达方式的治疗,最终,他们的症状会消失不见。我在书中记载了这些事实,可以说是吸引读者的一个方面。

  其次,是我始终全身心地投入,和孩子们心与心的交流。我始终从正面的角度去看待眼前的每一个孩子。本人真挚的态度,或许是吸引读者的又一个理由。

  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面对孩子的态度是不分国界的,这也是对待儿童应有的一种态度。可以说是我本人的这种态度得到了众多读者的认可。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表现疗法”。

  山中康裕:我是1967年成为精神科医生的,从那年开始,我实施了绘画疗法。与此同时,我还翻译了沙盘游戏创始人多拉·卡尔夫的德语原著《Sandspiel(箱庭疗法)》,在日本推广实施箱庭疗法。绘画疗法和箱庭疗法,是我最初开始临床治疗时就采用的方法。

  这期间,我突然发觉绘画疗法和箱庭疗法其实是相通的,所以我把两者统一称为“表现疗法”。当然,表现疗法还包含了各种其他的技法。我在临床治疗中时常遇到各种不同类型及喜好的孩子,有的喜爱阅读小说,有的擅长写诗,有的则爱作曲演奏等,我会通过孩子们各自的喜好和他们展开交流。那些交流治疗过程,也可以分别说是小说疗法、音乐疗法、诗歌疗法等等。但是,所有技法都是一种内心的表达,他们的共同点都是运用意象(image)的方式去理解孩子的心灵。于是,我把所有的技法统称为“表现疗法”。

  最近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表达性心理治疗:徘徊于心灵和精神之间》(山中康裕/著穆旭明/译)一书,详细记载了我在心理治疗现场采用实施各种“表现疗法”的经过。

  记者:从书里的案例描述中可以看到,您竭尽全力向读者忠实地再现与来治疗的孩子亲密交往的过程,我从中感受到您对孩子的爱护。作为心理治疗师,您如何看待这种接纳和友善?您是怎样理解儿童和患者的?

  山中康裕:无论什么症状的孩子,无论症状何等严重的孩子,我始终认为,每一个孩子的心灵中都有其自身的特质,那也可以说是心灵的原点。我往往注视着那个部分。我没有局限于来自孩子表面的行为,例如哭泣、愤怒、暴躁等。相信眼前的孩子,积极发现他们心灵深处隐藏着的“宝石”,是我临床治疗的一贯信念和视点。最终,来我这里治疗的孩子都回到了“原来的自我”。

  记者:我从书中看到,有些个案是由孩子的老师找到您的,您本人好像也与学校有密切的联系。我想了解,日本的心理健康教育体系是什么样的?学校与心理治疗师有什么样的合作?

  山中康裕:恰巧前些日,我参加了一个临床案例研讨会。会上,学校老师发表了个案,我在现场做了点评。这个研讨会是由学校与京都市教育委员会联合举办的,我本人参加该研讨会也已经持续了30年。正如你所说的,我也认为心理治疗与学校教育的协作非常重要。作为心理治疗师,我们确实可以和学校教育展开合作。但是,最为重要且必须强调的是,每一名患者的个人隐私必须予以保护。

  围绕孩子内心的状况,教师如何应付等问题,我们心理治疗师应当给予教师适当的建议。但是,这并不是给教师下指令。我从没有那样去做。和对待孩子一样,我同样以真挚的态度对待老师。也由此,心理治疗与教育合作的研讨会才会持续30年之久。

  记者:在这本书的第二个故事里,有一节的小标题是《优秀的教师们》。作为心理治疗师,您对教师在关注孩子心理健康方面有什么建议?

  山中康裕:首先,教师有各自的具体工作,要教授孩子们知识,我非常尊重他们。但是,事实上,教育目的本身与心理治疗的方向,也存在着互相对立的局面。换言之,两者间也并非都是时刻吻合的状态。我始终和老师们强调两者之间的不同点,我们有各自的工作职责,老师应当把重点放在自身的工作范围内。

  通常我会和老师们讲述我作为治疗者的观点。老师能够知晓并理解心理治疗的方向,意识到该方向与教育方向有所不同。由此,老师们也会更加安心出色地去做好本职工作。

  记者:治疗师要有“抱持”的态度和能力。中国首位荣格流派心理分析师申荷永先生在该书序言中称赞您有这种深度心理治疗师的胸怀和智慧。那么,一个优秀的教师,他的“抱持”能力应该体现在哪些方面?

  山中康裕:我非常信赖老师。如果他们能够做好本职工作,用心对待孩子,就足够了。心理学中“抱持”的方法,老师们没有必要刻意学习。教育者和心理治疗师的立场与职责是不同的,抱持的目的与方法也是不同的。我的观点就是教师专心做好本职工作,我也做好我的工作。重要的是,要相信孩子心灵深处的特质。

  记者:据您所知,日本青少年患抑郁症等精神疾病的大体情况是怎样的?

  山中康裕:要说日本的现状,简单而言,抑郁症患者和发展障碍的患者数量在不断增加,这两类症状最为明显。至今为止常说的精神分裂症,相反非常少见。要说总体情况,我觉得非常难。因为每一位患者都有不同的情况,每一位患者也都有独自的个性。发展障碍患者的增加,可以说是事实。所以对现今的日本精神医学领域来说,如何接受这类孩子成为了重要课题。

  我们通常不说尽快治疗抑郁症,抑郁症的背后有导致发病的环境。受到挫折后,患者往往是停滞的状态。事实上,患者本人也需要这个“停止的时间”。停止的时间也是抑郁症患者回到“原来的自我”的宝贵时间,我们不应该急着催促患者前行。停止的时间在真正意义上是保护了他们。这种观念非常重要。

  记者:您酷爱中国文化,这对您在心理治疗领域的建树有何影响?

  山中康裕:对于中国的文字文书,我本人确实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众所周知,相比之下,日本的历史相对短暂。我个人的内涵、学识、人格,受到了中国文化的影响。除此之外,欧洲的希腊文化,我也同样持有敬畏之心。中国和希腊,都可以说是我的恩人。

  作为中国文化的汉字,每一个字都有不同的意思。我知道的汉字超过了5万,通常大家不会念的汉字,我也都会念会写,当然也知道它的含义。在此层面上,我确实受到了中国文化的很大影响。日本的常用汉字是2500字,平假名50个。这也可以说是一般的日本的文化。我是在此基础上又加上了5万个汉字。我会希腊语、拉丁语、英语、法语、德语,各种文化我都受到了熏陶和影响。对此,我始终都怀有感恩之心。

  记者:请您对我们的读者——中国的中小学教师说几句话。

  山中康裕:我始终认为,无论哪一种类型的孩子,即使问题非常严重的孩子,他们的心灵深处都有其独特之处。如何发现孩子们的特质,是我们心理治疗师的职责。而教师的职责在于传授知识、塑造人格。我相信教育的重要性。此外,中国的文化深深感染了我。我衷心希望老师们永远怀有这样的信心:每一个孩子都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责任编辑:孙佳涵]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