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教育频道> 要闻> 正文

全国代表委员热议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

2018-03-15 09:28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8-03-15 09:28:19来源:中国教育报作者:责任编辑:丛芳瑶

  让每个人都有机会成就人生梦想

  —— 全国代表委员热议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

  “教育投入继续向困难地区和薄弱环节倾斜”“加快‘双一流’建设”“让每个人都有平等机会通过教育改变自身命运、成就人生梦想”……今年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关于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内容引发代表委员们的热议。

  学前教育——

  公益普惠更可期

  教育公平,历来被看作社会公平的基石。“更好的学前教育来自对公平的持续坚守。要实现公平,不仅仅是要让每个孩子都能有园上,即有公平的入园机会,更要让所有孩子都有权利享受到最好的学前教育,即教育过程的公平。要公平、公正地对待每一个孩子,满足孩子的个性化需求。”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北海幼儿园党支部书记、园长柳茹说。

  在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焱看来,公平而有质量的学前教育要满足方便可及、可负担、有质量三个方面,这也是普惠性幼儿园的三个基本特征。办好学前教育,关键是要鼓励普惠性幼儿园发展。

  “目前,随着政府投入力度加大,入园难的问题得到了一定缓解,但是入公办园难的问题还有待进一步解决;入园贵主要针对的是一些民办幼儿园收费高的问题。从长远看,通过普惠性幼儿园保障优质学前教育的全面普及是大势所趋。”刘焱说。

  2017年5月,教育部、国家发改委等四部门印发的《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广覆盖、保基本、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左右。

  柳茹认为,在大力发展公办园的同时,要在政策、财力、物力等方面支持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发展,如通过购买服务、以奖代补等方式给予经费支持。

  如何提升学前教育发展质量?刘焱和柳茹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教师队伍建设。在调研过程中,柳茹发现,为了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各地政府在扩充学位上下了很大功夫,但是出现了师资准备不足问题。

  “数量短缺、素质偏低,是目前学前教育教师队伍建设亟待解决的问题。”刘焱认为,长期以来幼儿园教师被看作带孩子的“保姆”,他们工作的专业性并没有得到社会的尊重与认同,待遇普遍偏低,工作超负荷,缺乏职业吸引力。

  柳茹认为,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推动学前教育立法,通过立法明确各级政府的责任,明确幼儿教师的身份地位,以及待遇、专业发展等基本权益保障。完善幼儿教师资质、准入和招聘制度,真正促进学前教育的健康发展。

  基础教育——

  优质均衡在路上

  “新时代,教育公平不只是教育机会的公平,经过多年发展,有学上的问题基本得到解决,现阶段办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面临的突出矛盾是城乡之间发展的不平衡,要把重点放在缩小城乡教育水平差距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九龙坡区谢家湾小学校长刘希娅认为,要从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的角度努力推进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让农村孩子和城里孩子一样享受到高质量的教育。

  两会前,刘希娅发起了关于优化城乡教育配置的意见征集,希望把广大一线教师的诉求带上两会。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成为留言中的关键词,“提高乡村教师工资待遇”“建立完善合理的教师轮岗制度”“大力补充农村学校音体美教师”……一句句朴实的建言背后,是对打造一支高素质乡村教师队伍的渴望。

  在全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戴立益看来,随着近年来教育投入加大,不同地区、同一地区不同学校之间在硬件条件上差距逐步缩小,而在教师队伍水平、管理者教育理念上差距较为明显。

  “教师数量总体充足,但存在结构性矛盾,中西部之间、城乡之间、同一地区不同学校之间分布不平衡,不同学段、不同学科之间结构分布不合理等。”戴立益认为,要在政策层面上鼓励教师流动,特别是鼓励优秀学科带头人到农村薄弱校支教。

  一名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在戴立益看来,校长是学校的灵魂,要大力建设优秀校长队伍,培养更多有教育情怀、有先进教育理念,从一线教师成长起来的校长。同时,鼓励优秀校长到农村学校挂职,带动农村校的发展。

  刘希娅认为,推进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需要进一步改革考试评价制度。目前,教育评价相对滞后,用考试分数和升学率评价学校与教师的做法还较为普遍,这也是当前校外培训机构热出现的原因之一。“要改变片面以简单升学率为唯一依据,发展多元化评价制度体系,从考试分数测量转向对人的素养全面评价,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全面发展。”

  职业教育——

  合力打造现代职业教育体系

  在全国政协委员、四川国弘现代教育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苏华看来,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方针政策鼓励、支持和引导职业教育发展。职业教育经费投入大幅增加,办学条件明显改善,发展环境不断优化,但在一些地方,职业教育存在专业匹配度较低、专职教师不足、质量总体不高等情况。

  “新时代,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对高质量教育的需求更加强烈,而作为培养创新型技术技能人才的主渠道,高质量的职业教育对提高劳动者素质、促进就业改善民生、推动现代化建设意义非凡。”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委教育工委书记、省教育厅厅长葛道凯说。

  苏华认为:“正如政府工作报告所说,职业教育作为我国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面临着进一步促进公平、提高质量的发展要求。其中,促进教育公平是职业教育发展的前提和基础,进一步提高育人质量是职业教育发展的核心任务。”

  在苏华看来,发展职业教育就是促进教育公平。“就读职业学校特别是中等职业学校的学生,有很多来自贫困家庭。建议国家进一步完善资助政策体系,提高对中高职学校助学金的补助标准,特别是重点提高对农林牧渔和地矿油核等专业学生的助学力度。”

  在葛道凯看来,要解决职业教育的公平与质量问题,不能只靠政府一家之力。“受体制机制等多种因素影响,职业教育作为技术技能人才培养供给侧,在结构、质量、水平上还不能完全适应产业需求侧需要,迫切需要动员全社会力量,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

  此次两会,葛道凯带来了《关于制订职业教育校企合作促进条例的建议》,提出应界定校企合作概念,明确各合作主体的责任、权利和义务,保护学生权益。

  葛道凯认为,应该动员全社会参与职业教育,相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为校企合作提供倾斜政策或优先支持等。省级以上行业主管部门或行业协会应当每年定期发布最新行业岗位规范标准,积极参与本行业人才需求预测、人才培养标准制定、专业设置与课程开发;建立企业经营管理和技术人员与职业院校管理人员、教师相互兼职制度。

  在提升职业教育教学质量的同时,苏华还建议,进一步推进职教立交桥建设,建立健全分层次的技术技能型人才培养体系,大力发展应用技术大学,支持应用型本科和行业特色类高校建设,逐步提高高校招收有工作实践经历人员的比例,形成中职、高职、本科、研究生贯通的一体化技术技能型人才培养体系。

  对此,葛道凯建议,将修订《职业教育法》继续列入立法规划,通过立法完善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技术教育体系,“明确中职、高职、专业学位本科、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专业学位博士研究生体系构成,明确本科层次职业教育举办主体。彰显中国职业教育的制度自信和理论自信,契合我国在世界上的经济强国地位”。

  高等教育——

  瞄准世界一流加速前行

  十八大以来,我国高等教育迈出了高速发展的新步伐。2015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0%,已经超过了中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

  但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程建平表示,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高等教育仍有差距。“正如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进入新时代后,中国要发展更加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要建成与大国地位相匹配的教育强国,高等教育更要加速前行。”

  “‘双一流’建设必须把质量放在第一位,把更多的精力聚焦到高校内涵发展上来,办有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向世界教育发展更多发出中国声音、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程建平说。

  全国政协委员、兰州大学校长严纯华赞成这样的观点:“高校要提升质量,要创建‘双一流’,不只是建大楼,更要苦练内功,激发内生动力。”

  对于不同地区的高校而言,在质量提升的过程中,需要面对的难题并不一样。北师大把重点放在了引导教师将更多的精力放到教学和育人上。“我们要把高校诸多优势转化为人才培养优势,把‘双一流’建设的成果体现在人的成长成才上。”程建平说。

  在程建平看来,育人一定要肯花精力进行精准培养。他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就好比吃饭,这个孩子喜欢吃这道菜,那个孩子喜欢吃那道菜,那么这个饭怎么做?最好的就是一人一个菜单,孩子喜欢吃什么就做什么,育人也是如此,要充分考虑学生的兴趣爱好与特长。”

  “现有的评价体系重科研、轻育人,要想鼓励更多教师把心思放到学生身上,就必须从调整和完善制度做起,从校领导自身做起。”程建平说。

  对于地处西部的兰州大学而言,人才是当下学校“双一流”建设的瓶颈。“相比东部,西部的生活条件、人才待遇等竞争力持续疲软,不仅不能有效吸引外部人才的加盟,还面临着自身人才流失的压力。”严纯华说。

  严纯华表示,对于占全国土地总面积71%的西部地区而言,能不能和全国达到同步小康、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一方面有赖于西部地区借助“一带一路”建设和西部大开发、创新驱动等战略机遇实现跨越式发展;另一方面也必须依靠西部高等教育,特别是一些具有战略布局意义的“双一流”建设高校,提供更多人才、智力、科技和文化支撑。

  “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在高等教育发展中同样表现突出。”程建平认为,中国高等教育质量要提升,不仅要求“双一流”学校要办好,而且要求每一所大学都要办出自己的特色,目标是为党和国家培养更多人才。他建议,相关部门可以制定一些倾斜政策,鼓励和引导人才向中西部“逆流”。“比如,为从东部到中西部工作的人才设置一批特殊岗位,给帽子、给票子、给舞台,吸引更多人才尤其是青年人才往中西部走。”(记者焦以璇 张婷 董鲁皖龙 刘博智 柴葳)

[责任编辑:丛芳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