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要闻> 正文

代表委员热议中小学生减负:家庭学校社会要共同发力

2018-03-15 08:18 来源:法制日报 
2018-03-15 08:18:00来源:法制日报作者:责任编辑:丛芳瑶

  代表委员热议中小学生减负问题

  家庭学校社会要共同发力

  波浪白塔,绿树红墙,凉风拂面。曾经电影里的场景,对于现在中小学生来说只能是奢望。毕竟,正如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大会新闻发言人王国庆所说,有的时候作业做到深夜,“做完作业他们上哪儿欢乐,到哪儿荡起双桨?”

  一边是围绕中小学生减负的文件一部部出台,一边却“一山放过一山拦”;一边是课本变薄、提早放学,一边却是负担从校内转向校外……屡经努力,家长和学生的减负“获得感”却并未明显提升,这也成为今年两会格外受关注的问题。

  连日来,多名代表委员向《法制日报》记者表示,学生减负是一项涉及教育理念、人才选拔、考评机制等多方面的系统工程,需要家庭、学校、教育主管部门、社会多方入手、共同发力,以一场自上而下的教育改革营造良好的教育环境。

  家长:别被世俗成功学裹挟

  “‘邻居家的孩子’,基本上是每个人童年时的噩梦。”说起学生的书包为何越来越沉,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张家口市第一中学教师尤立增接受记者采访时,首先提及的是家长。“很多家长出于望子成龙或者攀比的心理,错误地把自己所谓的梦想强加在孩子身上,逼迫他们多学习,参加各种课业辅导班。”尤立增说。

  “在竞争的社会里,家长们普遍认为,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这样家长拼命让孩子多学点,造成起跑线不断提前。”全国政协委员、常州大学史良法学院院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曹义孙同样认为,学生不能真正减负首先来自于家长。

  家长之所以有这样的认知,不仅因为目前考试仍然是最为公平高效的选人渠道,一切向考试看齐,而且和传统的价值观和世俗的成功学紧紧相关。

  “‘考不上好小学=考不上好大学=找不到好工作=人生失败’,在这样一个狭隘而荒谬的逻辑链条中,造成了家长们的焦虑。”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胡卫说,是为了提高应试成绩,牺牲孩子素质教育,忍心做“虎妈狼爸”;还是尊重教育规律,让孩子自由成长,家长们往往选择前者。

  “学生减负,首先就要改变家长观念。”尤立增告诉记者,当前很多所谓“成功学”的宣传造势也加剧了家长的焦虑,要让家长明白成功的“标尺”并不唯一。

  胡卫认为,家长要从跟别人家的孩子比,转向关切自己家的孩子,鼓励孩子去做诚实的自己、真实的自己和独特的自己;要从只关心孩子学业结果,转向重视高质量的陪伴,注重言传身教;要从只注重挑选好的学校,转向帮助孩子设计好的人生,眼光放长远一些;要从被动跟风盲从,转向理性思考抉择,家长要自我学习、自我觉醒、心智成熟。

  学校:优质资源供给要充足

  “孩子之间在竞争,老师之间、学校之间也在竞争、攀比。”尤立增告诉记者,一些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评价教师教得好不好,考分和升学率依然是最重要的指标,而教师队伍评价体系的异化、僵化和单一,也是造成学生课业负担较重的原因之一。

  “老师为了高分数,只能对学生进行‘压榨’,你留作业,我留更多的作业。每位老师都多留几道题,学生只能做作业到深夜。由此也形成了老师之间、学校之间的恶性竞争。”尤立增说。

  然而,中小学生负担过重,本质上是优质教育资源需求与供给的矛盾,异化的考评机制一定程度上与教育发展不够均衡密切相关,更加优质的教育资源仍然需要通过“竞争”才能获得,从而相关考评只能强化智育方面。

  为此,民革中央向大会提交发言建议,要采取强制性措施,确保“全面改薄”工程、义务教育“大学区”制度等落到实处,不断提高教育信息化水平,促使优质教育资源快速扩散,推进教育公平和均衡发展。要完善义务教育评价机制,建立标准健全、目标分层、多元参与的教育质量评估体系,健全教师奖惩、评价机制。

  尤立增认为,教育主管部门目前应先从人为的负担、无谓的负担上入手,保证学生休息时间,督促学校和老师落实减负要求,同时对违规办学、过度加大学生负担的学校,加大检查惩处力度。

  社会:营造素质教育大环境

  湖北仙桃一高三女生斥资10万元参加课外培训,成绩却下降140分。教育主管部门调查发现,该培训机构属于违规经营。两会前夕,这则新闻引发社会对校外培训机构“野蛮生长”的关注。

  今年2月,教育部、民政部、人社部、国家工商总局等四部门印发通知部署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对校外培训机构全面开展拉网式摸底排查,以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

  “先要清理无证无照的培训机构,净化培训市场。对把培训和升学挂钩的、专门从事考试类的教育培训机构,要专门整顿。”胡卫说,在学考不分、招考不分的背景下,一些校外培训机构乘虚而入、推波助澜,加剧了学生负担,要下重拳整治校外培训市场。

  尤立增表示,校外机构的清理整顿能够对缓解学生负担起到比较好的效果,但不是根本方式。“学生减负应该是一场‘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变革’,教育工作者以及教育管理部门应该为孩子和家长树立正确的成才观、成人观。”尤立增说。

  在曹义孙看来,学生减负也不能“一刀切”,既要扫除大多数人的教育压力,也要满足有能力者的教育需求,但绝不能强迫和普及。“要普及全面发展的理念,智育不能成为教育的全部。但改变涉及教学理念、教育制度、就业制度的大环境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必须多管齐下、综合治理,其中考试是‘指挥棒’。”曹义孙说。

  民革中央向大会建言,运用中高考“指挥棒”作用,在已有中考体育、德育加分试点工作基础上,向高考改革选择性延展。在考核评价中不仅将智育科目成绩,而且将德育、美育、体育等科目成绩充分体现,促进学生全面发展。

  多位代表委员向记者表示,要充分发挥学校课外活动、团体学习、兴趣小组以及少年宫等公共教育资源、社会志愿服务的作用,使之与学校教育资源互动互补,共同推进素质教育。“一定要有孩子们玩耍的地方。”曹义孙呼吁。

  “学生减负涉及教育观、人才观和相应的制度机制等深层次问题,是一个需要综合施策、全社会共同发力才有望解决的系统工程。”王国庆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首场新闻发布会上直言,要用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劲头,一座一座地搬走孩子们本不该承受的重负之山。

  □ 本报记者 周宵鹏

[责任编辑:丛芳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