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独腿乡村教师"患癌住院 学生的祝福视频让他哭了

2017-12-28 09:21 来源:华龙网-重庆晨报 
2017-12-28 09:21:12来源:华龙网-重庆晨报作者:责任编辑:丁玉冰

  “老师,您辛苦了!生病了还在给我们上课,您身体好些了吗?快回来,我还等着跟您学知识呢!”12月26日,西南医院专科楼某病房里,53岁的“独腿乡村教师”刘坤贤看到了来自大巴山深处的视频,看着视频里孩子们怯生生的样子,眼泪夺眶而出。

  视频里的孩子,是他所教巫溪天元乡新田村小的孩子,共有11个人,年龄6到8岁,有的教了两年多,有的教了四年。现在,他得了肝癌,跟孩子们分开两周多了。

  “老师,我们想您早点回来”

  新田村小二年级,11个孩子(6个男生、5个女生),穿着各色棉衣、棉鞋,安静地坐在教室里。

  夏滨芳:“老师,谢谢您教会了我拼音,我会写很多字,还会了加法口诀。”

  周婕:“老师,等您回来,我要做您的‘小拐杖’,帮您拿作业本、笔记本。”

  刘志:“老师,跟您学习四年了,您再不回来,我们可能要离开新田小学,去很远的地方上学。老师,我想您快点好起来,快点回来,过年要和爸爸妈妈一起来给您拜年。”

  ……

  这些话,是孩子们写给刘老师的,他们才上二年级,认的字不多,不会写的字就用拼音代替。这些话写在作业本上,一行、两行、三行,字体各异,但都写得很认真。

  这些祝福视频和文字是孩子们课余时间录制或写下的,出主意的是新田村的村民。“马上就是新年了,听说刘老师的病情有点严重,希望他看了这些,心情能更好,身体能够早点好,然后回来。”学生家长徐燕说,刘坤贤对新田村小的贡献很大,几乎是他用一己之力撑起了这所学校,刘老师不在,她很担心孩子的学业。

  刘老师病了,家人替他上课

  新田村地处大巴山,村子很大,地广人稀。新田村小里都是二年级前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多外出打工,无人接送。

  这两天,村小的孩子们仍在上课。和以前一样,孩子们早上8点上课,下午3点放学,课程包括语文、数学、音乐、体育,代课的是刘坤贤的儿媳妇文远琳。文远琳中专毕业,今年10月新婚。

  “刚接替父亲工作的时候,我很紧张,担心自己做不好。帮爸爸代课,才体会到他工作的不容易。跟孩子们朝夕相处下来,也感受到他为何那么坚持,因为每个孩子都很乖,看着他们成长,是一件开心的事。”文远琳说。

  文远琳说,丈夫刘浩在医院陪着爸爸,她和婆婆在学校打点孩子们的学习、饮食起居,学业和课外活动一样都没落下。

  取消村小,学生家长都不干

  刘坤贤在新田村小坚守了32年。他生病住院后,学生停课一周,村小也险些被取消。

  文远琳有中专文化,但她没有正式编制,也没有教师资格证,这样代课也不是长久之计。

  病情查明后,刘坤贤向天元乡中心学校汇报过,中心学校当时决定:让孩子们搬到中心学校就读。“孩子和家长都不愿意,距离村小有12公里,太远了。”学生家长说。

  为了让孩子们到中心学校就读,中心学校负责人和刘坤贤都做过家长的思想工作,但都没做通。上周新田村小停了课,准备让孩子们搬到中心学校,但没有奏效,最后还是决定让新田村小复课。

  “刘老师,我们等您!”“刘老师,您要保重身体!”“刘老师,我们相信您,不仅是您的教学,也相信您跟疾病、困难作斗争的意志,我们等您回来!”家长们在微信群给刘老师加油。

  “这么多年,刘老师一直坚守着,做得很好。我们舍不得他,希望他早日康复。”学生家长徐燕说,学生家长们都期盼着刘老师快点好起来。

  他曾独腿撑起一所学校

  海拔1500多米、距离巫溪县城100多公里的新田村小,放眼望去,四面都是连绵高山。离八点钟的上课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刘坤贤拄着拐杖早早地站到村小门口,等待孩子们的到来。

  29年来,刘坤贤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这样的守候,即使在17年前高位截肢后,他依然拄着拐杖,用剩下的一条腿伫立在校门口等待孩子们到来。他说,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让孩子们有朝一日走出大山,见识外面的世界。

  29年来,他一直坚守在大山深处的三尺讲台,在因意外事故高位截肢后,也不曾离开,用一条腿一站就是17年。

  一天中,最累的时刻是下午3点放学时,“心里发抖、右手发软”,但听到孩子们的读书声和欢笑声,他说“值得!”

  刘坤贤有很多荣誉,曾获巫溪县优秀教师、重庆市道德模范、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全国自强模范”、央视“最美乡村教师”等。

  ■人物

  “如果身体允许,我想继续回去教书”

  “得了这个病,对我个人来说,无所谓;对家庭来说,我也没啥好担心的;如果病能好点,我身体好点,我还想回去教书……”12月26日,西南医院专科楼某病房里,53岁的刘坤贤语速平稳、语气轻柔,和记者3个多月前在新田村小见到他时没啥区别。

  得了重病,他想一个人扛

  “张记者,你报道过的巫溪‘独腿教师’刘坤贤得了肝癌,现在正在西南医院住院。”25日夜里,网友“江湖人称豪爷”给记者发来信息。

  记者联系上刘坤贤,证实了这个消息。刘坤贤是25日一早住进医院的。这两天,儿子刘浩一直陪着他,父子俩就住在病房里。

  刘坤贤的手臂上扎着输液针。“医生说,这个是消炎的,如果身体状况合适的话,这几天做‘介入’手术,在腹部钻个米粒大小的孔,将药物送到肝脏附近。”刘坤贤告诉记者。

  刘坤贤说,他没想将病情告诉更多的人,此前他遭遇过两次大变故,一次截肢、一次脑溢血,这是第三次,他想自己扛。

  例行体检才发现得了肝癌

  刘坤贤回忆,近两年,他肝脏的位置曾疼过两次,“一次疼了一个多小时,一次疼了十几个小时。”他觉得,这疼痛就是“头疼脑热”一样的小毛病,就没有在意。

  今年8月底,刘坤贤到万州三峡中心医院做例行体检,体检报告寄到了新田村小。12月初,刘坤贤到巫溪县城参加县残联代表大会,顺便带了体检报告到县医院,想请医生帮忙解读一下。“肝脏部位有个肿块,无法确定是良性还是恶性的……”医生建议他做一个全面体检。

  刘坤贤没听医生的建议,而是回到了新田村小,“学校离不开我,我还要上课。”后来,他拗不过儿子,才来西南医院做了全面体检。

  西南医院专家门诊诊断,刘坤贤的肝脏有肿瘤,而且是晚期。从目前情况看,无法进行切除等手术,只能采取“介入”手术,防止恶性细胞的扩散。

  “肝脏肿瘤就是肝癌的一种。”刘浩说,主治医生告诉他,要做好各方面的准备。“不管能活多久,我都会尽力治疗,还想恢复身体回去上课呢!”刘坤贤说,他有信心会好起来。(记者张旭)

[责任编辑:丁玉冰]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