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要闻> 正文

全国5所高校决算进百亿俱乐部 15所决算数负增长

2017-08-10 08:45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8-10 08:45:45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丛芳瑶

  昨天,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在其信息公开官网公布了2016年度部门决算。北青报记者对这些大学数据进行梳理发现,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复旦大学的年度决算经费遥遥领先于其他高校,这五校的收支总决算额都超百亿元。另外,清北人师等少数排名顶尖的大学还公布了“小学教育”和“高中教育”的决算情况。据统计,清华、北大、北师大、人大四校在2016年度的高中和小学教育总支出超过13.5亿元。

  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在其信息公开官网公布了2016年度部门决算。北青报记者对这些大学数据进行梳理,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复旦大学的年度总决算额都超百亿元。其中,清华大学超过218亿元,是唯一超过200亿的大学。中央戏剧学院以3.2亿决算额居于末位,与清华大学相差达215亿。

  年度收入方面,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北京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均超过百亿,除了这四校之外的大学绝大部分年度收入在50亿以下,甚至有过半的教育部直属高校年度收入都不超过20亿。上海外国语大学、北京语言大学、中央美院、中央音乐学院、中央戏剧学院5所语言和艺术类大学位于收入排行榜的最后五位。而在支出方面,清华大学超过137亿元,高居“最能花钱”的榜首,北大、浙大和上海交大三校超过80亿元,75所大学中,超过一半高校年度支出在30亿元以下。

  与上年度收支决算数据相比,除了15所高校负增长,其余60所高校2016年度决算数增加。增长率较高的学校包括北京大学、北京化工大学、中央美术学院、北京林业大学等,这些学校的增长率都超过了15%。文/本报记者刘旭

  核心

  人北清师四校中小学教育支出共13.54亿

  北青报记者统计在京的24所教育部直属大学时,发现清北人师等少数排名顶尖的大学还公布了“小学教育”和“高中教育”的决算情况。据统计,清华、北大、北师大、人大四校2016年度在这两项的年度总支出超过13.5亿元。

  总体而言,四校“高中教育”支出高于“小学教育”的支出,清华大学的“小学教育”支出为5751.33万元,“高中教育”支出为3.08亿元,而“高中教育”项目的收入更高,达到4.1亿多元,其中“财政拨款”收入5354.62万元。北京大学“小学教育”支出9655.99万元。而人民大学2016年度的“小学教育”财政拨款支出决算数为5176.79万元,比2015年度决算数增加186.79万元,对于决算数的增加决算说明中解释为当年基本支出增加以及2016年度小学改善基本办学条件专项拨款增加。

  自2013年以来部属高校开始公开部门决算,今年是第5年。记者发现,与中央各部门和地方政府预决算公开相比,绝大多数高校公开内容较为简单,各项目细化支出等并未公布。多数高校没有在年度决算中专门列出“三公经费”的情况,但有个别学校单独列出了“三公经费”的部分内容。如清华大学每年都在公布上年度决算的同时,还另外单独公布上年度“校级领导干部因公出国(境)情况”。以2016年度为例,表格中列出了出访人的姓名、职务、出访目的地、期限、邀请单位、费用支付来源和出访具体内容。其中显示,去年清华校级领导共有36人次出访,出访次数最多的是清华校长邱勇和副校长杨斌。出访时间短则2天,多则10天。“费用支付来源”一项全部是“校内支付”。

  值得注意的是,高校收入决算表格中,“其他收入”一栏的金额较大,但并未详细公布具体组成部分。

  文/本报记者 刘旭 雷嘉

  实习记者 陈琬 徐紫莹

  清华大学4亿

  捐赠收入居榜首

  在统计中,北青报记者发现,北京24所教育部直属高校中,有15所高校在其他收入项目中公布了捐赠收入。捐赠收入排名前五的学校是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北京科技大学、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以40666.24万的总额遥遥领先,剩余四所学校的捐赠金额分别是8558.55万、1748.47万、1470.98万、523.24万。此外,多次以校友捐款新闻上热搜的中国人民大学未公布捐赠收入。

  捐赠收入或多或少影响着学校的整体收入情况。以清华大学为例,该校2016年的收入较2015年度增长7.65%,其他收入就增加了37053.79万元,达到282929.18万元,占总收入的17.55%,而捐赠收入就占到了其他收入的14.3%。此外,清华大学也是全国高校中获捐赠最多的学校。据艾瑞深中国校友会网统计,清华大学校友累计捐赠25.29亿,问鼎2017中国大学校友捐赠排行榜冠军,刷新中国大学校友捐赠总额最高纪录。

  相较捐赠收入多的学校,中国传媒大学、中国地质大学(北京)、中国矿业大学(北京)的捐赠收入只有百万左右,分别是158.4万、116.4万、81.8万。由此可见,高校接受社会捐赠的多少与其综合办学实力、教育教学水平、社会服务水平、社会影响力等因素有直接的关系。

  文/本报记者 李梦婷

  3校增加“双一流”

  大学建设经费

  在2016年,教育部印发《教育部2016年工作要点》的通知。通知要求,加快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制订“双一流”实施办法。北青报记者从在京24所教育部直属高校决算里发现,人大、北师大、北邮三所高校增加了“双一流”大学建设经费,以此来响应“双一流”大学建设的政策。

  北师大在决算表说明的“高等教育”栏里指出,2016年度收支决算数为174864.38万元,比2015年度决算数增长0.23%。主要原因是基本支出财政拨款收入较上年增加,项目支出中由于中央高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学科)和特色发展引导专项资金等财政拨款收入增加、支出增加。

  中国人民大学则在2016年度追加了“中央高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学科)和特色发展引导专项”经费。同样,北京邮电大学也增加了“双一流”专项拨款。

  文/本报记者 李梦婷

  购房补贴多增长

  清北超6千万

  北青报记者发现,24所高校均有购房补贴。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名校的购房补贴支出也遥遥领先,四所学校的购房补贴分别是6981.61万、6266.69万、4181.87万、3734.72万。

  高校的购房补贴支出也影响着学校的总体支出。比如,清华大学的住房保障支出增加了2574.16万元,北京大学的住房保障支出增加了2643.94万元。同样,这两所大学的2016年度支出也都有所增加,清华大学增加了44911.27万元,北京大学增加了52000.11万元。

  也有学校说明了购房补贴增加的原因。中国政法大学在决算说明里提及,学校增加住房保障支出是在执行“保障养老保险改革并适当提高职工福利”的支出预算工作宗旨。

  文/本报记者 李梦婷

  专家观点

  (对话专家: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

  “高中小学教育”具体细目应更细致地公布

  北京青年报:从决算表上看,部分大学的“小学教育”“高中教育”支出金数额非常大,这是为什么?

  储朝晖:首先要说,我们国家强调的教育资源均衡化,主要是指义务教育。当然高中的发展也不应该过于集中在少数学校。但是不可否认,有些知名大学凭借自身资源,对其附属中学有多种、强大的经费筹措渠道。比如清华的“高中教育”支出很高,有3亿多元,但清华在这一项上的收入更高,达到4.1亿多元,其中只有5000多万是来自财政拨款——这5000多万财政拨款可能是来自北京市的,也可能是来自国家给清华大学的拨款中的一部分,或是二者之和。你如果上清华附中教育基金会的网站,可以看到这样一句话:“仅仅依靠政府对学校的财政拨款,已经无法满足清华附中进一步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支持西部师资培训、资助贫困特优学生、助推寒门英才圆梦、培养高水平拔尖创新人才的经费需求,因此学校的发展需要凝聚社会各界多方面力量的支持”。所以说,清华附中的年度支出虽然高达3亿多元,但其中绝大部分是来自自筹经费,而非财政拨款。

  熊丙奇:大学附属学校的“高中教育”、“小学教育”一项的收支超过上亿,我们一般公众看到这样的巨额,显然是会超出预期的。在决算收支表格中,我们并没有看到针对“高中教育”、“小学教育”更具体细目的开支,“高中教育”的收支并不完全等于某大学附中一年的收支,像大学与高中合作的项目经费、高校与中小学衔接课程的经费是否算在其中,这个我们无法得知,应该“高中教育”、“小学教育”的具体细目更细致地公布。

  北京青年报:长久以来,高校预决算中“三公经费”的公开情况一直不好,是为什么?

  储朝晖:高校的经费管理中一直有一个误区:把行政人员和科研教学人员一刀切、一起管。因为科研教学人员的科研活动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如果用行政命令一刀切,其后果往往是他们的工作无法顺利开展。现在我们国家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开始在科技界进行改革。我认为高校科研教学人员的经费应该由其项目负责人负责分配和管理。

  北京青年报:国家推动高校改革、教育资源均衡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从收入、支出的账面看,高校的排名几乎没有改变?

  储朝晖:我们国家的高校财政拨款对大学的发展有深刻的影响。在这方面,政府扮演了主办者的角色,直接决定了大学的权利榜。

  北京青年报:在决算里公布捐赠收入的大学比较少,也不写是如何使用的,对此您怎么看?

  储朝晖:现在各个大学的捐赠收入来源比较多元。可能有些学校对财政经费执行得非常严格,对非财政收入就不是那么严格了。一些著名学府的校办企业的开支已经成为社会热点话题。在目前的情况下,公立大学要严格执行政府规定,力求做到公开透明。

  北京青年报:一些高校的“其他收入”一项数额比较大,占总收入的比例也很大,又没有详细公布“其他收入”的组成,是怎么回事?

  储朝晖:这跟前一个问题本质上是一个问题:监管不到位、学校做不到公开透明,会计的账上自然就不精细。

  文/本报记者 雷嘉 刘旭

[责任编辑:丛芳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