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高校> 正文

雪域高原北化兵

2017-04-26 17:53 来源:光明网 
2017-04-26 17:53:32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丛芳瑶

  这里是海拔3300米的西藏昌都,地处西藏、四川、青海、云南四省(区)交界,是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的流经之地。这里群山环绕、空气稀薄,走路、说话都必须放慢节奏,否则就会感到头疼、胸闷、喘不上气。曾经以为,只有轰轰烈烈驰骋疆场才称得上英雄,而当我们来到雪域高原,才体会到“默默坚守”的伟大力量;曾经以为,年轻的大学生士兵未必吃得了这样的苦,而当我们 “呼哧带喘”地与他们共同生活,便由衷地感慨,尽管他们平均年龄不过20出头,却有着出众的自律与担当。

  2017年的全国大学生征兵工作已于近日全面启动,让我们向最可爱的人致敬,向驻守藏区、建设高原的大学生士兵表达我们崇高的敬意!让我们一起看一看,在这最美年华,驻守雪域高原的15名来自北京化工大学的大学生士兵。

  陈滨滨:北化“许三多”

  陈滨滨告诉我们,参军是他从小的梦想。高考时,他报考过军校、飞行员,但因为种种原因总是与军营擦肩而过。但这并没有熄灭他的军旅梦想。上大学后,他作息规律,为了能够打下好的身体基础,每天坚持跑步。2015年,当学校征兵宣传动员刚开始的时候,陈滨滨立即报名,并顺利地通过了体检、政审,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军人,一名扎根雪域高原的驻藏兵。

雪域高原北化兵

风雪之中执行任务

  我们发现了陈滨滨的手长着很厚的老茧,询问后才得知,这是他在训练单杠二练习(卷身上)时磨出来的。尽管是在3300米的高原,但这丝毫没有影响陈滨滨的训练标准,甚至更加激发了他对于自我的挑战。陈滨滨自己加码训练单杠二练习,从30几个,到80几个,再到101个,远远超过了考核标准(8个)。陈滨滨告诉我们:“迫击炮射击是他一项重要的训练科目,而单杠二练习则能够很好地增强臂力,增加射击的稳定性。要获得好的训练效果,就必须自己给自己加码,可劲儿练。”这101个单杠二练习,是陈滨滨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是他从班排长要求的“要我练”,成长为自觉自发的“我要练”的最好见证。

  陈滨滨告诉我们,还记得第一次练习迫击炮的时候,他完全找不到门道,第一次考核便不及格。这件事让这个爱较真的闽南小子心里很不得劲儿,于是他就利用别人休息的时间反复练,从体能,到技术,短短几周,便可以让50斤重的迫击炮在自己的手中运用自如。在这背后,是他肿起来,消下去,然后又肿起来的右肩膀。然而这个苦,他却不曾与任何人说。

  赵纪彬:高原旗手

  入伍之前,赵纪彬就是北京化工大学大学生国旗仪仗队的“刀手”,他气质好、形象佳、动作标准口号亮,对于队伍行进节奏的把握准确到位。2013年,在赵纪彬和他队友的努力之下,北京化工大学大学生国旗仪仗队获得了“北京高校国旗仪仗队检阅式比赛”一等奖的崇高荣誉。带着这些成绩,赵纪彬成为了这支国防类学生组织中走出来的第一名真正军人。

  良好的队列基础动作迅速被部队首长发现,他成为了这支驻守在雪域高原部队的扬旗手。从“刀手”变“旗手”,身份

雪域高原北化兵

大学生士兵陈滨滨磨出老茧的双手

在变化、角色在变化,不变的是对国旗的守护,是对国护“责任、忠诚、荣誉”队训的坚守。风大,是在高原之上、山谷之中扬旗面临的最大挑战。反复摸索,找到在特殊条件下的扬旗技巧,勤加练习,增强臂力保证将旗帜高高扬起时的定位感。赵纪彬告诉我们,待他退伍返校之后,他还要再回到“国护”,要把在高原当兵、升旗的感受收获带回去。

  夜间,恰逢赵纪彬执勤。广袤的高原之上,只有雨水落下时滴滴答答的声音。赵纪彬对于我们的突然出现感到惊讶,按照纪律询问我们口令。我们问赵纪彬,这山沟沟里,四下黑漆漆的,还有没有必要依然这样高标准?赵纪彬站在哨位,只应答了我们两句话:“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提高警惕。在学校时作为一名党员,我严格自律,现在身为一名军人,我更要做好本职工作。”

  张思远、刘威力:生命线上好兄弟

  “我们是汽车连的战士,我们的职责就是守护好这条连接山里山外的生命线”,张思远和刘威力这样对我们说。与其他战士不同,张思远和刘威力是驾驶着大型车辆来到高原。尽管做足了功课,但对于第一次进藏的他们,高原反应还是“形影不离”。缺氧气不能缺士气,完成任务是命令,咬着牙也得坚持。

雪域高原北化兵

大学生士兵赵纪彬执行升旗任务

  这条蜿蜒于青藏高原的曲折公路,是部队官兵的“生命线”,它穿梭于群山之中,山路陡峭,一侧是悬崖峭壁,一侧是湍急江水,遇到雨雪天气,更是充满危险。这无疑给像张思远、刘威力这样的汽车连战士提出了巨大的挑战!要适应高原气候,要熟悉地势地形,要熟悉山路弯道,要熟悉车辆状况,要熟悉设备维护,同时还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质,有与路上遇到的藏族同胞交流沟通的能力。“驾驶”已经完全不是我们印象中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刘威力告诉我们,在一次执行任务时,他驾驶的车辆刚刚转过一个陡弯,迎面便疾驶而来了一辆大卡车。必须紧急避让!他的车辆几乎是压着山路的边缘错了过去。他说:“开车行驶在进藏路上,遇到这样的紧急状况是常有的事,稍有不慎就会酿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只有在平时训练当中练就过硬技术和心理素质,才能保证任务安全完成,筑牢生命的防线”。

  熊书锋:暖男“多面手”

  参加过部队炊事集训、做过文书、当过记者、最后重归班排,我们不禁诧异,熊书锋这样的跨界有点“大”。我们特别“门外汉”地问熊书锋,在炊事班的时候会不会有点失落?熊书锋告诉我们:“完全没有。相反,两个月的炊事班任务也让我对‘做饭’有了更多的认识。战友们能不能及时吃上饭,能不能吃得干净、吃得均衡、吃得热乎,都取决于炊事班的工作。在高原,我们还需要解决蒸米饭容易夹生,点火不易着的等问题。炊事班的‘小螺丝’却有着大作用。”我们追问到:“那你的厨艺如何?以前你在家里炒过菜吗?”熊书锋说:“厨艺嘛,现在还可以。以前在家没怎么炒过菜。所以我就在想,退伍后回到家里,我一定得让爸妈尝尝我的手艺。”我们几乎不约而同地说了一句“暖男”。

雪域高原北化兵

大学生士兵熊书锋进行体能训练

  “后来我做过文书,再后来回归班排,现在正担任连队记者。”“这期间你挨过批评吗?”“肯定有啊。我觉得这就是纪律。有挨过批评的时候,也有得到肯定表扬的时候。但每一段经历都让我有着满满的收获。”

雪域高原北化兵

大学生士兵刘威力驾车出勤

  “你觉得自己成为一名军人最大的改变在哪里?”沉思了片刻,熊书锋说:“我想,应该是观念认识吧。”“这该怎么理解?”“其实以前我对一些历史图片展啊、教育报告啊不愿接触,感觉这些跟自己没关系,也没啥意义。可是当我自己成为一名军人之后,才开始去体味曾经被自己忽视的‘使命’、‘责任’和‘荣誉’”。说到这里,熊书锋脸上洋溢出一种自豪的表情。“九三大阅兵的时候,走过天安门广场的武警部队方阵七面旗帜当中,有一面是‘血战磨河滩钢铁连’。而我们这支队伍的前身就是‘血战磨河滩钢铁连’。老师您在营区门口看到的‘老五团’,那就是我们光荣的名字。”

  写在最后

  我们的笔墨有限,没能详细讲述每一名驻藏大学生士兵的故事,我们的日程有限,没能更多地体验他们的训练与生活。但无论是高原强烈的紫外线,还是高原反应带来的头痛胸闷,都只是我们的一次体验、一次经历。而对于每一位驻藏大学生士兵来说,这早已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这些20岁左右的青年,昨天还是青春校园里的“嫩苗”,今天却已是固国安邦的“砥柱”。让我们向他们致敬!向全体奋战在高原一线的雪域卫士致敬!

[责任编辑:丛芳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