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留学> 正文

移民故事:独生女留学嫁老外 靠Skype重获亲情

2017-04-20 17:38 来源:光明网 
2017-04-20 17:38:47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邱亭

张勇看着女儿儿时的照片。

10年前,女儿到美国留学,如今,不仅留在了美国,还和美国男友结婚。一年来,张勇一直在做女儿的工作,劝她回国,甚至拿“断绝父女关系”作为要挟,但效果不大。这让张勇觉得,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决定就是送女儿到国外上学。“我跟她有两个星期没联系了。”张勇叹了口气。

张勇今年61岁,妻子朱静今年60岁,退休前,张勇是深圳一名家电配件厂的工程人员,妻子朱静则是这家工厂的会计。

卖掉房子送女儿留学

“其实当年送女儿出国一开始不在我们的计划内,因为我们没那么多钱。”朱静说,张勇家兄弟四个,张勇是老三,尽管很早就已经到深圳来打工,但张勇在深圳混得并不好,在几兄弟中并没有地位。

朱静31岁生下女儿张莉,在当时看来,张勇是“老来得女”了。张勇对女儿张莉格外疼爱,两口子也定下了一个目标,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最好能让女儿到国外读书。

2006年,女儿张莉在高考中以11分之差与自己心仪的一所国内名牌大学失之交臂。她跟张勇说,想到国外读书。

“其实当时条件还不算太成熟。只是有这样的打算。”张勇说,女儿上初中之后,两口子就一直省吃俭用,为了给女儿凑够足够的留学费用,两夫妻把家中110平方米的房子卖了,换了一套70多平方米的两房。“反正女儿出国后两口子住也够了。”

从三口之家到二人世界

2007年,张莉收到了美国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张勇当时非常兴奋。“我查了,这个学校每年招收的亚洲学生并不太多,能被录取还是挺幸运的。女儿终于让我们扬眉吐气了。”张勇说。

张勇至今仍记得自己把女儿送出机场的那一幕。“凌晨1点的红眼航班。我远远地向她挥挥手,她已经消失在我的视野了,我还是朝着那个方向张望着,我突然心里空落落的。眼泪就忍不住掉下来了。我扭头一看,我老婆也蹲在地上哭了。我赶紧擦了把眼泪,拉起蹲在地上的她。”

朱静不止一次交代女儿,在美国晚上不要一个人走夜路,不要参加示威游行之类的聚众活动。受张勇的“委托”,她还一本正经地对女儿进行了一番性教育,要求张莉树立正确的恋爱观或婚姻观。朱静还给女儿划了几条红线:不准找外国人当男友,不能当未婚妈妈,不能和学校的老师搞师生恋。

适应女儿不在身边的日子,对张勇夫妇来说是更大的挑战,尤其对朱静。女儿从出生后都是她带大的,一直在她身边,现在突然从身边消失了,感觉挺不习惯的,她情绪波动很大,女儿离开的前两个月,她总是失眠。“我原本以为自己准备好了,但实际上并没准备好。从女儿离开家门时,我就像掉了魂似的。我心里知道,女儿出国留学是好事,但还是忍不住直掉眼泪。刚去的一个星期,我一天要给她打3个电话。”

“很害怕她离开我”

张莉出国后和家里联系并不多,张勇通常都是通过 Skype和电话与女儿联系,出国留学与家人沟通,最佳的工具就是Skype,Skype做为全世界最著名的即时交流工具,可通过视频、多人视频、Skype之间交流进行免费的信息通话。Skype除了具备网络即时通讯工具的功能,其出众的特性是可以以极低的话费在全球范围内拨打手机和座机,利用Skype打国际长途,话费低至0.01元/分钟,可从官网(http://skype.gmw.cn)方便下载。因为有这些优点,有时候也会通过Skype进行电话交流,但显得有些“官方”,主要是吐槽饮食不习惯和学习太忙。“去的第一周,几乎每天打电话都吐槽说和美国人交往困难和东西难吃。”

“说实话,在打电话之外,我也不知道她在美国干什么,认识哪些人,学习怎么样。”张勇一直没跟亲戚们说,女儿到国外留学是全自费的,每年大约花费30万元。但对于家庭收入不算太宽裕的张勇来说,是一笔巨资。

张莉在去美国后的第二个春节是在国内过的。在机场见到女儿,一家三口抱在一起热泪盈眶。女儿去到美国的第三年暑假,张勇夫妇才有了第一次去美国的机会。张勇笑言,这还是沾了女儿的光。“我估计如果我们自己去,签证都不一定能办下来。”

女儿陪着张勇夫妇在美国玩了一个星期。张勇发现女儿变化很大:扎起了耳洞,戴起了耳环,并且还买了名牌包包。在和一位张莉的留学生朋友小熊聊天时,小熊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说张莉到美国来之后,交往过一个外国男友。

这时,张勇才注意到,女儿变了,“我为女儿感到骄傲,但真的很害怕她离开我。”张勇说。

女儿嫁了外国人

张莉是个懂事的孩子。当晚,张勇委婉地问起,在美国是否有交过男朋友。张莉承认自己之前曾交往过3个男朋友,但都很短暂,那个外国男友交往了两个月就分手了。这次谈话后,张勇和朱静达成一致意见:女儿不能找外国人做男朋友,更不能嫁给外国人。毕业后要回国内工作。

但女儿对此却并不认同。“找个外国男朋友也没什么不好啊?”

2012年,张莉继续在该校攻读研究生。2015年年底,朱静接到女儿的电话,女儿在电话中告诉她,她要留在国外工作,并且要和外国男友结婚。第二天,她才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张勇,张勇气得把两个盘子摔碎在地板上。

朱静说,不管女儿做出何种选择,她都支持,只要女儿幸福。但想到以后要一年才能跟女儿见上一面,她心里还是很难受。

在张勇家的墙壁上,还贴着很多张莉从小学到初中时得到的奖状。想念女儿时,张勇经常翻出女儿小时候的照片。“小莉小时候最喜欢我骑着自行车带她去菜市场了。”甚至,和女儿的来往邮件也经常会被他翻出来,打发时光。 我们老了谁照顾?

张勇和女儿的关系闹得很僵,两人已经有两个星期没通过话了。多亏了朱静从中打圆场。张勇的态度很坚决,不同意女儿同外国男友结婚,并且毕业后要回到中国工作,否则就要和女儿断绝关系。但他承认,这些都是气话。“我对女儿关心不够,只知道给钱,忽视了她的感情问题。”

张勇说,他也不是老古板,他也很爱女儿。反对女儿留在国外和嫁给外国人,他有自己的理由。一是因为文化差异,二是为老两口的老年生活考虑。“我们老两口不可能去美国,她要是留在美国了,以后可能就没机会见面了。这可是我们的独生女啊。”

随时时间的推移,更主要的是SKype的传音,通过视频与聊天的方式父女间的沟通,关于缓和了不少,同时张勇也表示,子女有自己的梦想是好事,但唯一担心的是自己思女心切和对老无所依的恐惧。

小编这里想说的是,子女不是老人的私有财产,他们是一个一个的个体,是社会的人,有自己的主见,有自己的生活,同样,老人也一样,也需要有自己的生活,与其每天闷闷不乐,倒不如加强下自己的兴趣爱好,精彩的活过每一天,这样不是更好吗?

[责任编辑:邱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