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正文

金山区山阳中学退休教师吴永祥:在孩子们心中播下音乐种子

2017-04-20 19:06 来源:解放日报 
2017-04-20 19:06:08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平沙

金山区山阳中学退休教师吴永祥:在孩子们心中播下音乐种子

  图片说明:吴永祥正在给孩子传授琴艺。

  “能在初一时遇到吴老师,真的很幸运,我要像当年吴老师教我学二胡一样,把对音乐的热爱传递给农村的孩子们!”回想起自己从胆小内向、不爱学习变得乐观开朗、成绩优秀,如今已是山阳中学艺教老师的赵楚怡至今对吴永祥心存感激。

  在金山区山阳镇从事艺术教育54年,用音乐滋养了千余名农家子弟心灵。如今,76岁的吴永祥已到了看不清谱子的年纪。赵楚怡和其他艺教工作者一起,准备接过吴老师的“接力棒”。“蛮好,我带着学生们‘白相’了半个多世纪,现在是该换年轻人带着孩子们继续‘白相’了。别指望把孩子们培养成艺术家,要在他们心中播下音乐的种子!”吴永祥乐呵呵地说。

  “本职”为数学老师的吴永祥,为什么“不务正业”教起了民乐?而且默默奉献了半个多世纪,他凭什么坚持?又收获了什么?

  艺术教育:8-1>8

  月明星稀,夏夜微凉。12岁的凌永康手上的蒲扇摇得越来越慢,正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突然一阵糯糯的乐器声似有似无地传来,清幽深远,凌永康听得出了神。这到底是什么声音?“老师,昨晚这里有仙乐,可好听了,你听见了没?”第二天一上课,凌永康就跑去问数学老师吴永祥。“什么仙乐,昨晚我在拉二胡,曲子叫《彩云追月》,想学不?”22岁的吴永祥哈哈大笑。

  1960年7月,20出头的吴永祥从上海师范学院数学专修科毕业,被分配到山阳中学教数学。兴冲冲坐了5小时车,从市区来到山阳中学,乍一看,吴永祥心凉了半截:“没有操场,没有水电,基本是起床就办公,下班就睡觉。”

  吴永祥说,从小爱玩民乐,以前是自己一个人玩,到了山阳中学之后,我决定带着学生们一起玩。第一次看到这些能发出美妙声音的乐器时,很多孩子眼里都露出了神往之情。“看到孩子们的眼神,我就觉得有戏!”自此之后,吴永祥在课余、午休和放学后,手把手地教孩子们学乐器,从简谱“12345”开始,一步步将孩子们领进音乐的殿堂,培养他们的注意力和学习能力。

  “孩子读书不容易,学这吹拉弹唱的能当饭吃?”“你这数学老师怎么不务正业?”一些农村家长跑来质问这位“市区里来的老师”。“非但不会影响,反而有利于孩子的学习,我保证!”吴永祥对家长拍胸脯。

  家长们很快发现吴老师所言非虚:学乐器的几个孩子,读书明显比以前专注,成绩提高立竿见影;以前坐五分钟就要出门上树掏鸟窝的“皮大王”如今也能摇头晃脑读上一小时书了;以前穿衣不扣扣子、出门不穿鞋子的男生居然开始注意起了仪表。

  在之后的几十年教育实践里,吴永祥把“学乐器有助于文化课学习”的观点总结为“8-1>8”法则:“每天拿出1小时用于艺术教育,效果一定好于8个小时全部学习文化知识。艺术教育包含着智育的成分,可以扩大学生的视野,并且培养学生广泛的爱好,陶冶情操,培养学生对美的欣赏和追求。学生们经过一个小时的音乐训练后,感到轻松愉快,学习效率更高。”

  吴永祥的“8-1>8”法则也得到了验证:上世纪90年代,吴永祥全面组织民乐队期间,他教了三届学生,三个班全部被评为市先进集体,每届都有学生进入全区数学竞赛的前六名。

  把音乐当作教化学生的法宝

  几十个初中生坐在山阳中学民乐训练室内,有的弹扬琴,有的吹笛子,有的拉二胡,有的弹琵琶,吴永祥在学生们中间忙来忙去。

  “这个轮音有两小节,光弹得密还不够,必须有轻重变化,音乐的表现力就在于轻重缓急的处理。”刚教完扬琴的轮音技巧,吴永祥就跑到吹笛子的孩子边上,让孩子们排队站好:“刚刚教好的十小节学得怎么样了?一个个单独吹一遍。”笛子听了一半,学琵琶的一个女孩举手报告:“老师,我指甲掉了!”刚为这女孩重新粘好指甲,吴永祥扭头发现笛子组的两个男生正趁他不注意嬉笑打闹,把笛膜给打破了……

  在吴永祥眼里,没有坏学生,只有没教好的学生。而音乐,就是他教化学生的重要法宝。

  2003年9月刚到吴永祥的初一班级报到时,赵楚怡是耷拉着脑袋的:预备班时上课不听讲,课后只顾玩,学习成绩直线下滑,考了几次不及格。连自己引以为豪的二胡水平,也因为荒废了一年而退步不少。“这孩子底子不错,就是一时没了上进心。我要对她下帖重药,激激她!”吴永祥多次让赵楚怡在同学们面前单独演奏,锻炼她的胆量,激发她的上进心。果然,为了让老师“挑不出刺”,赵楚怡拼命练习,最终成了弦乐组的佼佼者。由于增加了自信,她的文化课成绩也蹭蹭蹭地提高,初一结束时已从班级中游跃升至全班第六。

  “坚持音乐教育没有什么秘诀,最重要的是自己要热爱这份事业,把学生当儿女看待!”吴永祥说。如今,山阳镇的音乐工作者超过三分之一都是吴永祥的学生,不少已经当了父母甚至是祖父母的人至今还对在吴永祥手下学琴的经历津津乐道。

  陈女士上世纪70年代是吴永祥组织的小乐队成员之一,一次去县城演出时,吴老师不愿全程坐公交车,而是搭一段车、走一段路,最终到达演出场地时省下了3毛5分钱的路费。“当时我觉得老师有点‘抠’,没想到在演出之前,老师用这3毛5分钱给我买了一双白色长筒丝袜。”陈女士告诉记者,她永远也忘不了吴永祥当时对她说的话:“穿上白丝袜,在县级舞台上,我们村里女娃也不比谁差!”

  让艺术之花在小镇上绽放

  在二胡和柳琴的一段过渡后,竹笛奏出明快的主旋律,几个声部此消彼长,演奏者脸上洋溢着笑容,听众摇头晃脑,用手轻轻打着节拍,听得如痴如醉……

  “好!这首《花好月圆》太美了,你们‘东方星期四民乐队’的水平越来越高了!”听众赞叹。

  “多亏了吴永祥老师啊,乐队里的主胡、笛子首席和大提琴手都是吴老师的弟子,我们排练的谱子也是吴老师整理的,我自己也是吴老师的学生!”因喜欢民乐、经常组织开展民乐活动而被称为“民乐书记”的山阳镇东方村党总支书记张连忠笑着说。

  “东方星期四民乐队”是东方村里的一支民乐队,每周四晚上固定活动一次,张连忠每次都会参加,和队友们一起排练演奏,其乐无穷。如今,民乐已经成了“和美东方”社区管理中一个优美音符。为了丰富村民们的文化生活,东方村借助社会资源,率先成立了金山区首个村级文体中心,组建了多支民乐队,开展丰富的业余文化活动。“吴老师播种的山阳‘民乐之花’,越来越茂盛,有民乐的生活也一定会越来越红火!”

  的确,如今民乐已在山阳镇扎下了根。在山阳镇3.5万的总人口中,每四人中就有一个会吹拉弹唱。无论田间地头、农户炕头还是农村文化活动室,时时处处都有民乐声萦绕耳边。“不少农民把吴永祥的民乐训练室形象地称作‘孵坊’——不仅孵化出一批又一批的民乐新芽,也让音乐的灵魂与农村的土壤相生相伴。”张连忠说。

  身患严重糖尿病二十余年,但吴永祥从未请过一天假;1994年就被评上了上海市特级教师,有市区学校向他抛出橄榄枝,但他婉言谢绝。“我在这里也不图啥,就是想让每个孩子都学会一样乐器,让全镇上下处处洋溢艺术气息,我就很高兴了!”

  如今,尽管身体不太好,吴永祥还是心心挂念着孩子们,当上了山阳中学全国乡村学校少年宫的辅导员。许多个清晨,他步履匆匆走向公交车站,坐半小时车、走半小时路来到少年宫,走进训练室,调弦、定音、贴笛膜……“教音乐、学音乐都是快乐的,跟学生们在一起,我感到特别愉快。孩子们的梦想没有边际,教师的职责也没有边际,只要学生们需要我,我愿意一直教下去!”

[责任编辑:李平沙]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