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正文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许纪霖:传统文化助人们回归精神家园

2017-04-20 22:06 来源:光明教育 
2017-04-20 22:06:19来源:光明教育作者:责任编辑:李平沙

    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到底有何优势,能够延续千年至今依然显现活力?这些传统文化又将如何重塑内涵,在适应时代发展的基础上,继续提升人们的生活质量与精神品味?10月31日下午,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历史学会副会长许纪霖做客“博雅讲堂”,就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做了提纲挈领式的解读。

    在许纪霖看来,从“五四运动”到上世纪80年代的这段时间里,每当一提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往往更侧重于其负面的要素,传统仿佛是一种负能量,甚至成为了中国向前进步、向现代化转型的障碍。通过列举世界古代四大文明及其发源地,许纪霖表示,中华文化并不仅仅是文化,更是文明。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许纪霖:传统文化助人们回归精神家园

 华东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历史系博士生导师许纪霖

    文明适用于全人类,中华文明尤其珍贵

    “无论是 ‘反封建’,‘反文言文’,还是‘反三纲五常’等口号的提出,都让人们觉得传统是一种负能量,它不但束缚着我们的行为,也束缚着我们的精神,阻止我们走向自由与解放。”然而,为何时代发展至今,传统又被重新提了出来?

    “其实,这个问题可以分为好多个方面来思考,一方面需要我们重新审视中国传统文化在世界背景下的意义,即中华文化在世界文明及历史中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另一方面,则在于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传统与现代化之间的关系。”许纪霖表示,文化适用于地方,而文明则适用于全人类,从这个层面而言,中华文化尤其显得重要而珍贵。“如果说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地域文化的话,那么对于整个世界而言,文明的数量相对来说就少得多。”

    据许纪霖介绍,根据德国大思想家雅斯贝尔斯的“轴心文明理论”,早在公元前600年左右,世界各地就在前后200-400年间,同时产生了几大重要的文明,即“轴心文明”。这其中不仅包括恒河两岸产生的印度教文明和佛教文明,在中东圣城耶路撒冷产生的犹太教-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教文明,古希腊产生的以苏格拉底为代表的哲学,以及在中国产生的儒家和道家文明。这些“轴心文明”尽管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但即使到了今天依然发挥着重大的影响,而在这其中,中华文明恰好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支。

    “如果说中华文明在历史的长河和世界的背景下所具有的重要意义,印证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珍贵价值的话;那么在当代社会,传统与现代化之间的关系,则使得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复兴成为可能。”许纪霖强调。

    文化复兴源自人类巨大的精神需求

    据许纪霖介绍,到了近代以后,特别是17世纪后的欧洲,产生了一种新的文明,即被以色列大思想家艾森斯塔特称之为“现代化”“现代性”的现代文明。艾森斯塔特在一本名为《反思现代性》的书中,将“现代性”称为“第二次轴心文明”。自此,其发展在全球范围内所向披靡,甚至在近年来成为了全球化的一部分,风靡全世界。

    “原先大家都以为,现代文明所到之处,古代文明都会衰落,甚至消亡,故有种看法叫‘从传统到现代’,说的就是怎样从传统走向现代。”但在近20年来,事实并不完全是这样。最近的20年是中国全球化发展最快的20年,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后迅速腾飞,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如今已成为全球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也就是在这20年间,不仅仅在中国,甚至在全球范围内都出现了“宗教复兴”和“传统文化盛行”的现象。“我们发现,现代化的到来并没有导致宗教衰落,相反,全球各大宗教无论是基督教、犹太教还是伊斯兰教、佛教,都在复兴,教徒人口急剧增加,尤其是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与全球范围内“宗教复兴”这一现象相对应,国内开始出现传统文化热潮。前几年于丹在《百家讲坛》讲论语、讲庄子,不仅人大红大紫,而且书也大受欢迎,甚至卖到了上千万册。这些现象都预示着儒家的复兴。

    “这些古老的轴心文明,无论是哲学还是宗教,都走上了复兴的道路。为何会这样?这非常值得我们深思。”在许纪霖看来,最重要的问题在于,现代化无法解决人类心灵的问题,传统文化复兴其实是源自人类自身巨大的精神需求。许纪霖举了这样一个例子,现在社会上人们常常会笑称,“穷得只剩下钱了”。尽管钱很多,但人却并没有因此而幸福,反而觉得活着没有意思。无论是忙的人,还是闲的人,都有一种精神上的虚脱感,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而对于许多核心问题、价值问题,如什么是善恶,都搞不清楚。“可见,这些问题都是现代化无法回答的,现代化只承诺给我们富强、富裕,却没法告诉我们活着有何意义,精神的寄托何在。而且现代化的程度越高,这些问题就越多。”

    在许纪霖看来,现代化进程中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中都没有这些问题的答案,它们只能发现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规律,却无法告知人类心灵的、生活的意义在哪里。那么这些答案在哪里?其实就在宗教和人文学科中。“因此,这些年来宗教和传统文化的复兴热潮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源自全球范围内人类的巨大精神需求;而对于中国来说,这不仅仅是人们的内心需求,更在于要建立一个社会主义现代治理体系。”

    要重新审视传统文化的现实作用

    所谓的“文化”有很多,但未必所有的文化都是传统的。那什么是传统文化呢?“传统文化的第一个标准是必须延续3代以上;第二个标准则是必须对当代人继续产生影响。”许纪霖说,传统分大传统和小传统两种,大传统指的是经典的、精英的文化,并留下了各种各样的经典书籍;小传统则是民俗的、大众的文化,如清明节拜祖宗、端午节包粽子、赛龙舟等,大多数都是多年流传下来的习俗。

    “随着中国历史进程的变迁,我们会发现各个时代的大传统都在不断地演进和变化。”许纪霖表示,在先秦诸子百家时代,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就写过一本名为《论六家要旨》的书,其中就提到了先秦最有影响的“六大家”,分别是阴阳家、儒家、墨家、名家、法家和道家。“封建制崩溃后,‘士’这一阶层出现分化,游士的出现使得各家之间开始自由流动,各大传统从‘王官之学’变成了‘百家之学’,‘六大家’也进一步演化为 ‘文士——儒家’‘武士——墨家’‘隐士——道家’‘辩士——名家’‘方士——阴阳家’‘法术之士——法家’; 而到了东汉以后,天下大乱,人们对宗教产生了新的精神需求,于是又陆续出现了道教和佛教。”许纪霖介绍,以儒家为例,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就先后经历了3个阶段,分别是先秦孔孟阶段、西汉董仲舒阶段和宋明理学阶段。其中孔子的核心思想是仁与礼,即“仁者爱人”,他把礼作为和谐的社会政治秩序,并认为仁是人内在的德性,礼是人外在的规范。孔子的第二个核心思想是“忠恕”,他谈到“忠道”与“恕道”,认为为人的高标准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个标准适用于君子和圣人,而对于普通百姓而言,为人的最低标准则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孟子的核心思想是“性善论”,他强调仁、义、礼、智的“四端说”,并认为大丈夫应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外,孟子还提出了“民本”“仁政”思想,即“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与孟子的理想主义相比,荀子的思想显现出了更多的现实主义,他提出了“性恶与知识”,还提到了“礼”的三大功能。汉代董仲舒首次提出了三纲五常说,认为“三纲”就是要做到“君仁臣忠、父慈子孝、夫爱妇敬”,这在许纪霖看来,都是具有双向性的,而非过去我们常认为的单向要求。宋明理学包括朱熹、王阳明的思想,一方面强调要“内圣外王”,另一方面则关注个人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除了儒家之外,许纪霖还详细介绍了墨家、法家、道家、佛教、禅宗、道教等的代表人物及核心思想,并将墨家与儒家进行了深入详细的比较。

    “总的来说,中国的文化是多神和谐的文化,它由儒道佛三神合流构成,不同于西方的一神教传统。”在许纪霖看来,这意味着当中国进入现代社会,就要重新审视传统文化的现实作用,更好地将西方启蒙主义传统、现代社会主义传统与中国古典文化传统结合起来,扬长避短。“只有这样,中国文明才能圆自己的复兴之梦,并更好地成为促进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的软实力。”许纪霖强调。

    许纪霖小传

    许纪霖,华东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历史系博士生导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华东师范大学-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现代中国与世界联合研究中心中方主任,兼任上海市社联常委、上海市历史学会副会长、中国史学会理事。先后在香港中文大学、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哈佛大学、台湾中央研究院、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和法国科学高等研究院、日本爱知大学、东京大学担任高级访问学者或客座教授。主要从事二十世纪中国思想史与知识分子的研究以及上海城市文化研究,近著有:《中国知识分子十论》、《启蒙的自我瓦解》(合著)、《大时代中的知识人》、《近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公共交往》(合著)、《启蒙如何起死回生》、《当代中国的启蒙与反启蒙》等。《中国知识分子十论》一书2005年获得首届中国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

[责任编辑:李平沙]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