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要闻> 正文

上海市教委减负“下猛药” 奥数四大杯赛“缴械投降”

2017-02-15 08:13 来源:中国青年报  我有话说
2017-02-15 08:13:43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丛芳瑶

  既然15时30分提前放学,会把中小学生“让”给收费高昂、鱼龙混杂的教育培训机构,那么,学校为什么不可以提供更长时间的照看服务呢?毕竟,对于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来说,“管理”正规学校,总比“管理”五花八门的培训机构要高效得多。

  2月14日下午,上海市教委大大方方地向公众宣布,曾经为50后、60后家长分忧的晚托班项目要重启了,原因是“减负需要”。

  上海市教委宣布,2017年秋季学期,上海小学将全面开展每周一至周四放学后的“快乐30分”活动。这项活动的时间为15:30~16:00,活动内容为学生感兴趣的课程,这一课程不列入课程计划、不强制要求每个学生参加、不上新课或全班性补课。16:00~17:00,学校将为家庭确有接送困难的学生提供看护服务,这项服务将“逐步覆盖到所有小学”。

  晚托班“复辟”,家长怎么看

  上海市教委副主任贾炜把兴趣班和晚托班的全面铺开,看作是“发挥学校主渠道作用”。因为很明显,如果学校不能提供服务,总会有人提供服务,比如培训机构。

  晚托班原本特指由小学开办的、为学生家长提供放学后孩子照看服务的班级。上世纪末,上海的小学生都有上晚托班的习惯,学生们可以在晚托班时间里,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一些尽责的老师还会指导跟不上的学生完成作业。但本世纪初开始,为学生“减负”的声音不断,2006年上海推行义务教育收费“一费制”后,“晚托班管理费”被取消,晚托班自此停办。

  不过,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为了解决孩子放学后看护的问题,上海家长曾用了各种“奇招”。有的花费数千元委托教育培训机构“晚托班”代管孩子,有的采取“拼家长”的办法,由一名家长统一把孩子接到课外补习班参加补习,还有的“拼保姆”,一起花钱请一名保姆负责接送孩子并送至补习班。

  这种情况,就连上海市委书记韩正都感受到了。

  今年的上海两会上,韩正在提到“教育培训机构”时曾说,“我平时跟家人交流,家里有读小学、读中学的孩子,有准备考试或者不准备考试的,大家都深深感到现在孩子们太苦了。孩子们现在是最辛苦的,比家长还辛苦,因为他们做功课和上课的时间远远多于他们家长上班的时间;家长也很辛苦,因为家长要陪他去补习,补习内容家长自己还要学会,学会以后再回到家里教孩子,这个情况要改变。”韩正当时在会上说,社会上的教育培训机构有合法合规的,也有很多误人子弟的,“这个市场如果政府不管,我们就对不起老百姓,对不起孩子,所以这个教育培训市场,必须要净化,必须要整顿。”

  晚托班的重现,给了家长和孩子一个“不去补习班”的理由。孩子可以在教室里与同学、老师一起做作业,放学后看护的问题也迎刃而解。

  黄浦区某公办小学的学生家长陈女士告诉记者,她一定会给孩子报名晚托班。但她也认为,仅靠晚托班并不能解决孩子“课外补习”的问题,“我孩子刚上二年级,但我听高年级的家长说,小升初不学奥数是不行的。”

  陈女士在孩子幼升小时,就按小学老师的指点给孩子报了拼音班,如今,在孩子即将迈入3年级时,她开始物色靠谱的奥数班。

  奥数“四大杯赛”主动“投降”

  一名“合格”的上海小学生家长,至少要知道上海奥数的“四大杯赛”——中环杯、小机灵杯、亚太杯和春蕾杯。

  但在上海市教委发布“减负”重磅新闻前,上海奥数“四大杯赛”中的两个已经主动“缴械投降”。

  上海四季教育培训有限公司宣布将不再协办“亚太小学数学奥林匹克邀请赛”,2月19日的比赛更名为“52数学能力测评(亚太杯)”;2月14日发布公告称,“为认真贯彻上海市教委关于‘减负’的有关会议精神,以切实减轻学生过重负担为己任。现决定,2017年将不再举办‘小机灵’杯数学竞赛活动”;此外,14日上海青少年思维能力训练活动组委会宣布不再举办中环杯,中环杯3月11日的活动将改名为“思维100测评(中环杯)”。

  上海市教委终身教育处处长庄俭透露,上海市教委已在上海市两会后,对“四大杯赛”的举办者进行了约谈,“你们不要误解,‘小机灵’(杯)是自己主动停赛的,不是教委叫停的。”

  庄俭说,上海市教委在此前的约谈中发现,除‘小机灵’(杯)外,“四大杯赛”的另外3个主办方分别是一家教育培训公司、一家行业协会和一家基金会,“我们接下来会向它们发出协查函,如果是协会和基金会办的,会要求它们朝公司方向走,公司成立后,再查它们是否具有办赛资质。”

  除了办赛主体,为这些比赛提供办赛场所的中小学校、高校、职业院校都将会受到波及。“这个规定我们重申过多次,学校不可以为这种杯赛提供比赛场地。”庄俭介绍,目前上海市教委正联合有关部门,对教育培训机构进行逐一摸排。

  贾炜在今天的发布会上称,让小学一年级孩子学奥数,明显是不符合《义务教育法》相关规定的。他介绍,即便是证照齐全的教育培训机构,教委也会在后期从工作人员资质、场所安全、培训内容、广告宣传、违规跨区设点等角度进行规范。其中,培训内容要符合《义务教育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相关规定。

  然而,实际情况是,上海在去年四五月时,已经出现幼儿园小班、中班学生家长到某教育培训机构通宵排队“占坑”的情况。家长要抢的名额,又是奥数!只不过针对幼儿园孩子的奥数换了一个名称——逻辑思维训练。

  减负“猛药”真能产生效果吗?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这一次,上海市教委在“减负”问题上采取了“综合疗法”。除了全面提供晚托班服务、规范净化教育培训市场外,源头教委也没有放过。

  “我们不要总是禁止这个那个的,我们还要注意引导。家长、老师为什么对奥数趋之若鹜,是因为有的学校招生时只看结果,不看别的。”贾炜说,很多家长,甚至学校校长不重视教育规律,“你让5岁以前的小孩背诗歌,他能理解什么?”

  上海市教委希望通过指导上海民办中小学的招生评价,来对家长、老师的教学进行科学引导。比如,民办中小学面试严禁笔试或学科考试,不得利用面谈进行任何形式的纸笔测试或学科考试,不得收取学生特制的“豪华简历”及各类获奖证书,招生录取不与任何社会教育培训机构挂钩等。

  每逢开学季,上海市教科院普教研究所课程与教学研究室主任夏雪梅都会站出来,指导学校如何评估学生,指导家长如何做好幼小衔接、小初衔接。每次指导完,她都会来一句:“不论你的孩子在学校面谈中,表现好坏、成功或者失败,这种评估都不代表这个孩子学习能力的高低。”

  夏雪梅建议,家长们与其每到双休日就把孩子往补习班送,不如把双休日用于建立亲密的亲子依恋关系,“家长对孩子的爱是无条件的,但是有规则的”。她建议家长多带孩子做些锻炼儿童执行功能的亲子游戏,比如足球、篮球,多给孩子创造与同伴交往的机会等。

  贾炜认为,在幼升小时,民办小学更应关注孩子的感觉运动能力,还有知觉统合力、社会性发展能力等,而不是做题能力。

  但这些建议,真正要落到实处,还得靠教育督导、靠学校和家长的自觉。

  “四大杯赛”生变数的新闻在上海各所小学的学生家长群里广泛传播,一名家长评点这则新闻时说:“取消杯赛治标不治本,只要还有所谓名校招生看奥数、看证书,取消4个杯赛,还会再来4个杯赛。减负的关键是学校。”

  贾炜表示,上海市教委此次“减负组合拳”也会对中小学内部问题进行摸排、规范。比如,学校内部的考试、测验必须符合教委的课标,教师要接受针对性的培训,并用逐步提高教师待遇的方式“把好老师留在校园里”。

[责任编辑:丛芳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