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要闻> 正文

大学生户籍信息出错 开17份证明仍找不回大学学籍

2017-02-10 08:54 来源:中国青年报  我有话说
2017-02-10 08:54:36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丛芳瑶

  侯捷为找回学籍找不同部门开具的17份证明自己身份的材料。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胡志中/摄

  24岁的侯捷迈出大学校门半年多了,但她不敢对父母提起“毕业”“考研”等字眼——严格来说,这些机会都与她无关。她读完了大学,可连学籍都不存在,成了“假大学生”。

  为十几年前的错误埋单

  困扰侯捷的问题,出现在2012年,她进入大学之初。

  2012年高考后,侯捷被位于河南郑州的中原工学院录取。在她入校后不久,辅导员告诉她,学校在学籍注册时发现,她的学籍是别人的,已经被注册过了。

  突如其来的消息令大学新生侯捷“蒙了”。带着疑惑,她去负责学籍工作的部门咨询。

  “学籍老师说这种事不可能发生,除非我是替考。我被吓哭了。”她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回忆。

  “娃把电话打到家里,全家都急了。”得知此事,侯捷的父亲侯立明不敢大意,立即前往户籍地公安机关询问。

  他们发现,侯捷的身份信息,从2005年开始就弄错了,错误首先出自家庭户籍所在的山西省曲沃县乐昌镇派出所。

  2005年核实户口时,乐昌镇派出所工作人员误将一名与侯捷同名同姓、同性别、同一出生年份的女孩的户口页,打印给了她。

  侯捷及家人因为疏忽,并未发现户口页的错误,加之该户口页中“家庭住址”一栏为空白,他们也没仔细核对。因此,侯捷从2005年起,就一直使用的是另一位“侯捷”的身份。

  2011年9月8日,升入高三的侯捷前往曲沃县公安局户政管理大队首次办理身份证,工作人员仍旧按照户口上的错误信息,为其制作了身份证,进而导致她在高考报名、大学入学时,事实上都使用的是另一位“侯捷”的个人信息。

  问题在于,另一位“侯捷”比她早一年完成高考并注册学籍入学。

  曲沃县公安局纪委书记李建龙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当时发现因为户籍登记工作失误,加上家长疏忽,导致两个“侯捷”户口本上的个人信息重复,办理身份证时出现了同样的错误。“家长找到公安局提出更改错误信息,公安局因此为侯捷先后将户口、身份证上的错误信息作出更正,这个事实是存在的,没有问题。”

  曲沃县公安局户政管理大队向侯立明出具的《关于对侯捷办理身份证过程中将身份弄错的情况说明》称,侯捷(女,1993年9月出生)于2011年9月8日前往曲沃县公安局身份证办理大厅首次办理身份证,由于工作人员失误,将同辖区同名同姓的另一侯捷(女,1993年2月出生)的身份信息与之替换,导致其身份弄错。而她本人在办理过程中也未认真核实就签了字。

  该大队还解释,当时是二代身份证办理高峰期,全县仅有一处办理点,每天接待七八百人,工作量大,正式工作人员少,“办理身份证均为临时人员”。事后,该大队反思并对人员进行了教育培训,以杜绝类似问题。

  发现错误后,曲沃县公安局户政管理大队于2012年10月26日,对侯捷的身份信息进行了更正,并为其办理了正确的户口、身份证。为此开具的更正证明“申请理由”一栏中写明:其因身份证号重号,导致大学入学后学籍无法注册。

  当时,为了进一步佐证,侯立明还找到侯捷高中就读的山西省曲沃中学校,开具了证实侯捷为该校2012届应届高考考生、之前未参加过高考的证明,写明了她的高考报名号和准考证号。

  临汾市招办、曲沃县招办也开具了证明侯捷确为该县2012年高考艺术类考生并被中原工学院录取的材料。

  侯捷的高中毕业证书也被用作了证明。证书上记录的侯捷的出生日期为更正前的错误信息,用以证明她的身份信息错误在上大学之前就已发生,并非为高考录取恶意更改。

  没有“身份”的大学4年

  但是,这些证明材料,侯捷所在的中原工学院在2016年5月之前的近4年内未收到过。

  对此,侯立明向记者解释,原因主要在他自己。因为不懂学籍注册的办理流程,他没有咨询相关部门,而是私下找关系、托朋友,希望能解决问题。

  “娃虽然没学籍,但是在学校该交学费交学费,该考试考试,一直上着学”,侯立明说。然而此事一拖就是4年,一直没有办成。

  以上情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从中原工学院教务处学籍科科长杨德仕处得到确认。

  杨德仕说,学校在新生入学后就要为学生注册学籍,当时就发现侯捷学籍因身份证号与他人相同而无法注册,马上告知她本人相关情况,并告知其相关制度及解决办法。4年间,学校无数次提醒她,也数次为其到河南省教育厅咨询政策、出具证明。

  关于侯捷未注册仍入学的情况,杨德仕这样解释:“侯捷是按相关规定正式录取的学生,只是在学籍注册中遇到了问题,我们一直在等待问题的解决,也是按正常学生对待。”

  等到侯捷2016年面临大学毕业,侯家人急了。“临到女儿快毕业了,事情一直没有进展,我才意识到该走正规渠道求助。”侯立明告诉记者。

  2016年5月,侯立明前往山西省招生考试管理中心。“人家说我们不管,让问河南方面。”

  为此,侯捷向中原工学院求助,对方也向河南省招生办公室进行了咨询,获知更改学籍信息需到生源地招生部门办理。

  无奈中,侯捷的姐姐侯琳向山西“省长信箱”写信求助,随后接到了山西省教育厅信访处的回电。信访处向他们提供了山西省招考中心的联系电话。

  他们致电山西省招考中心办公室,接电话的一名王姓工作人员告知,需要提供侯捷所在高校的公函才能办理相关事宜。

  中原工学院为此开了公函,说明了侯捷因身份证重号而无法注册学籍的情况,表示“学生生源地的公安部门和教育部门已出具了相关证明材料”,“希望山西省招办给予支持和帮助,尽快完成学生录取库身份证信息变更的有关事宜的对接工作。”

  拿到这份公函,侯立明又一次前往山西省招考中心。前述工作人员答应帮助协调此事,令其回家等候答复。

  “回到家后,左等右等,事情一直没有音信,再给人家打电话,不是不在就是忙。”因为联系无果,坐立难安的侯立明又一次去了山西省招考中心。

  这一次他找到了省招考中心计划统计处。工作人员告诉他,他们没办过这种事。

  “意思是没法管”,侯立明说。“这不是前后矛盾吗?先说没法管,又说让我们开函,函开来了又说没法管。”他激动地摊开双手,一脸沮丧。

  “这是我孩子从小学到高中再到大学的一整套证明,还有当时的户口、孩子的高中毕业证都用错误身份证登记的,咱就是冒名顶替,也不能拿孩子的前程来造假呀!”讲述过程中,侯立明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出示了17份盖有各种公章的证明。

  其中,盖有曲沃县公安局红章的部分证明,开具时间为2016年5月。对此,侯立明表示,这些证明早在2012年就已经开具。2016年他向山西省招考中心咨询学籍事宜过程中,将证明提交作为证据,事后对方答复他材料找不见了。

  他只好再次回到曲沃县,找公安部门依照当年格式重新开了证明。

  然而,即便是这些盖满了红章的证明,眼下也无力换回侯捷的学籍身份。

  这个死结还能够解开吗

  侯捷的学籍问题,至此陷入了死结。

  教育部高校学生司2009年24号文件《关于加强普通高等教育学生学籍电子注册工作的通知》,对于学籍电子注册信息修改部分有着明文规定:“在高考报名信息采集时发生错误的,由学生向生源地省级招生部门申请,经学校确认变更后上报。”

  教育部《高等学校学生学籍学历电子注册办法》也对学籍电子注册有明文规定:“学校在学籍注册中发现录取数据有误或缺失的,由学校向省级招生部门提出申请,省级招生部门核实后将修改意见或补充录取数据报教育部,并将相关结果及时反馈学校。”

  依照以上规定,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致电山西省招考中心进行咨询,该中心计划统计处一位工作人员回答,学籍系统是全国统一的,应该“由教育部改”。对方同时质疑,既是2012年发生的事情,应该当年就进行修改,而不是等到现在,而且学生无法注册学籍,学校为何还让她上学?

  这位工作人员指点记者去咨询同属山西省招考中心的普通高校招生考务处。该处室工作人员则称,事情过去太久,解决不了。学籍注册要找学生所在学校,如果是入学之前,有可能修改,但是现在数据都在教育部,还是要“找学校”。

  2016年7月是侯捷最不堪回首的月份,在那个毕业季,她和同学各奔东西。有人继续求学,有人就业、创业,而她却开始为十几年前的错误付出代价。

  学籍问题给侯捷的前程蒙上了重重雾霾。侯立明对记者说:“娃也知道为这事我们辛苦了,她过年回家,我们都躲着不提这事,怕心里难受。”“可还是觉得我们欠娃的。”

  现在,侯捷说自己已不抱希望,她将大部分时间都用于在外打工,并对同事刻意回避提及大学经历。

  由于没有大学毕业证书,她并不容易找到正式的工作,只能到处打工。求职时,她总要拿出厚厚的一沓证明向人细细解释身份,“可我总感觉别人并不认为我是一名大学生”。

[责任编辑:丛芳瑶]

[值班总编推荐] 治理公交卡押金,人们想看结果

[值班总编推荐] 青海三江源保护持续升级

[值班总编推荐] 安倍失信失民心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