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评论> 正文

模糊地带廓清了,教育争议就少了

2016-12-19 09:53 来源:中国教育报  我有话说
2016-12-19 09:53:16来源:中国教育报作者:责任编辑:刘桂秋

  学校组织义卖活动,布置班级展台就花费上千元,全部由学生家长出资;学校组织一场校内演出,学生的演出服装等都由家长购买……不少家长都有过莫名其妙“被出血”的经历。近日,媒体又报道了一则典型案例,山东邹平某中学搞智慧课堂项目,要求高一学生每人交2800元买平板电脑。有家长认为这属于“教育乱收费”,但校方称钱并不是学校收的,而是负责这个项目的企业收的,学校不算违规。

  好一记漂亮的“擦边球”——有媒体如此评论道。其实,相比这起个案本身的是非曲直,它更大的意义在于揭示了学校管理中的一个突出问题:收费依然存在模糊地带,且不时成为引发家校矛盾的源头。

  其实,在教育领域,类似的模糊地带还真不少。比如最近引发热议的北京中关村二小事件,其核心争议就是:如何界定“校园欺凌”?它与“开玩笑”的边界到底在哪里?倘若有了明确的界定标准,学校和相关部门就可以及时介入,依据学生行为的严重程度作出相应处理。双方家长之间、家长与学校之间,也就少一些扯皮式的争议。

  再比如,最近有媒体报道了一些高校不惜血本到处挖人的现象。一些高校教师一旦获得“某某学者”头衔,入选“某某人才计划”,马上就会被盯上。不少学校开出的优惠条件纷至沓来,常见的价码是“年薪100万元+1套房子+2000万元科研启动经费”,有的甚至更高。残酷的竞争让一些高校很受伤,尤其是西部高校,有的竟被挖得“伤筋动骨”,甚至某一学科人才断档。有中西部高校校长呼吁,相关部门要出台政策,规范人才的无序流动。

  不难发现,模糊地带是引发争议的源头,没有清晰的判断标准和明确的规范,自然也就留出了野蛮博弈的空间。究其原因,模糊地带的存在,有的是因为随着形势的发展冒出了新问题,比如学校要搞智慧课堂,就要买平板电脑;为争创“双一流”,一些高校就会不惜血本到处“挖”人。其实,关于教育乱收费和高校人才流动,各级各地教育部门出台过不少规范性文件。但随着教育实践的发展,一些新现象、新问题已超出了原有规定的范畴,或者有人钻了政策的空子。还有一种情况是,一些长期存在的问题原本并不被人重视,但随着舆论环境的变化而日渐凸显,比如“校园欺凌”。无论何种情况,归根结底都是教育实际发生了变化。

  要适应这种变化,就要与时俱进、主动作为,及时更新各类教育规范,制订更具可操作性的细化标准。在这方面,一些地方已进行了积极有效的尝试。针对不少家长都颇有怨言的“孩子作业家长做”问题,沈阳市教育局最近明确规定,教师“不得布置超越学生能力的作业,不得布置要求家长完成或需要家长代劳的作业,不得要求家长批改教师布置的作业”。这无疑是一个进步,且不论它能否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既然当地教育主管部门有了明确规定,教师再布置作业自然就会有所顾忌;家长对教师布置的作业提出异议,也就有了依据。家校之间可以在此基础上协商互动,既避免了“无规可依”的尴尬,也不必再就“孩子作业家长做”的利弊问题而起口舌之争。

  高考加分问题,则是另一个鲜活的例子。近日,全国多地公布了2017年高考加分政策,简单概括就是“少锦上添花、多雪中送炭”——奖励性加分越来越少,主要保留对弱势群体的照顾性加分。前些年,围绕高考加分的争议不断;近几年,通过明确大原则,细化加分标准,加大透明度,相关争议明显减少。这对其他问题的解决无疑具有参考价值。

  模糊地带在各行各业都存在,它往往是滋生争议的土壤,在教育领域也是如此。消弭不必要的争议,“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能暂时平息单个问题,唯有廓清模糊地带,让标准明确起来,规则清晰起来,方能收一劳永逸之效。(中国教育报 杨国营)

[责任编辑:刘桂秋]

[值班总编推荐] 治理不了问题,就治理数字?

[值班总编推荐] 电视剧创作为何鲜有精品

[值班总编推荐] 安倍失信失民心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