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更登:藏区职业教育走出高原

2016-11-23 10:26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我有话说
2016-11-23 10:26:11来源:中华工商时报作者:责任编辑:刘桂秋
  这是一次艰难的走出,也是一次观念的洗礼。5年前,在时任海南藏族自治州副州长阿更登的精心组织下,地处边远的海南州的500多名孩子千里迢迢来到山东接受职业技术教育,然而,求学期间的一系列意想不到的问题接踵而来,文化程度参差不齐的藏区孩子,应该怎样走出封闭的地域,适应发达地区的教育环境?藏区与内地应该怎样努力,探索出一条职业教育的办学模式?
  如今,海南藏族自治州职业学校建设规整、欣欣向荣的发展气象,阿更登心里感慨万千,这样的情景,一下子把他的思绪拉回到了5年前。
  走出高原学技术
  2011年6月,阿更登调任海南州副州长,分管教育工作。通过一个月深入的调研,他的初步感受是,整体上海南州的教育基础设施应该是青海藏区一流的,师资水平也是一流的,尤其是贵南县的学前教育在全省牧区可以说具有示范意义。
  但是,也有个问题让人十分焦虑,那就是全州每年有千余名初高中毕业生不能继续升学就读。究其原因,主要是根据相关规定高中学校只招60%的初中毕业生,其余须纳入职业教育计划。可还是有近20%的高中毕业生没有接受职业教育,无奈地走向了社会。
  虽然教育的整体水平较高,但是海南州的职业教育起步晚、基础薄弱、专业门类少、师资力量缺,吸引和接纳不了更多的学生。另外,家长们并不看好职业教育,认识上有很多的不足。
  “好多家长拿着哈达来找我,要么想让孩子上高中,要么希望我指个出路,只要孩子不窝在家里成天惹家长生气就行。我在想,当副州长一届是5年,每年就有上千名孩子走向社会,5年就有5000多名,这背后就是5000多个家庭,多么庞大的数字啊!”阿更登感叹道。
  那段时间,阿更登经常彻夜难眠。家长们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把孩子们送进了学校,到头来孩子却成了家庭的负担、社会的包袱。如果他们不走进学校,可能会成为新一代的“挡羊娃”和“庄稼汉”。
  怎么办?困难困难,困在家里就难;出路出路,出了门就是路。闯!走出高原学技术,闯出一片新天地来!
  结缘光彩育才助学
  2009年,阿更登在中央统战部挂职锻炼时,知道那里有个机构叫“光彩事业中心”,其宗旨是“育才助学”。他回忆道:“通过联系,他们很乐意给我们服务:一是很想给熟人帮忙助推;二是很想为藏区孩子们做点事情。我把自己的想法汇报给州委书记和州长后,他们当即表示坚决支持!”
  任务下达下去了:每县120名学生,全州共600名,要求县政府保质保量、不折不扣地坚决完成。各个县都很努力,圆满完成了任务指标(后来才发现好多是凑了数字的,真正上了火车的却只有530名,70名在中途溜了)。就这样,经中央统战部联系,铁道部特批5节专列,载着阿更登和州教育局梁希君副局长、五县分管教育的副县长、县教育局局长,共十余名带队领导、老师,以及530名怀着求知之心的孩子从西宁出发了……
  到了山东曲阜,十几辆大型客车一溜儿排开,“热烈欢迎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学子到曲阜学习”的横幅格外醒目,沿途群众挥手致意,十分热情。开学典礼在曲阜师范大学隆重举行。”时任州委书记杜捷,中央统战部五局副局长、光彩中心主任魏登田,曲阜师大党委书记、校长等出席典礼并致辞。
  随后,孩子们在孔圣故里、名牌学府看到夹着书本,精神抖擞的大学生们,既羡慕又好奇。一切的开始是那么的美好!
  然而,第一次的摸底考试着实让人吃惊:大部分孩子是小学文化水平,还有几个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语言交流更成了大问题。“怎么办?如何向校方交代?如何向中央统战部光彩中心解释?我只好违心地辩解:‘我们的学生从小就学藏文,大多数没学过汉文。’院校方面也开始理解了!”阿更登回忆到。
  但是接下来,却是孩子们失望了。举行开学典礼的大学是那么的气派壮观,校园是那么的美丽温馨,可是真正就读的职业学院却地处偏远、设施简陋。这样的反差,我也是始料未及的。第二天,阿更登一边遵照学校的安排照常开课,一边找熟人,想办法。阿更登说:“既然大费周折地出来了,就一定要换一所条件好的学校,务必学有所成、学有大成。经过多方努力,联系到了宁阳职业专科学院,这所学院在山东属条件比较好的了。后来,孩子们又搬到了那里。”
  阿更登和主管县长们在山东待了一个多星期,回来后,却发生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事。由于不适应新的环境,加之学习积极性不高,这些淘气调皮又不争气的孩子们,一个多月时间里换了四所学校,最后又回到了原来的那所学校。
  眼看送出去的孩子们闹着嚷着要求返回,情急之下,阿更登决定与他们再一次谈心交流,把满腔的热情与期待写成一封信。“那晚的我确实是心潮澎湃、难以自己,把心头的千言万语凝聚在了笔尖上。写完的信当即交给时任州政府办公室主任张峰,请他连夜呈送州长审阅。第二天,安排州职业学校原校长万玛仁青带着州长的重要指示和我写的《给同学们的一封信》飞赴山东。抵达后,立即召开师生大会。我当时的要求是,首先由校长传达领导指示,再宣读我写的信。”阿更登至今提到还激动不已。“我清楚地记得,那是2011年9月23日下午3时15分,梁希君副局长和万玛仁青校长来电话了:形势有所好转,大多数孩子看了信后都哭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第二天,山东方面的校长给我来电话,大概意思是说,你们藏族孩子真有意思,今天和昨天判若两人,一下子都懂事了,我们有信心把他们教好。”
  就这样,孩子们的第一个学期在山东曲阜坚持下来了。
  第二个学期,州上决定全体学生转至对口援建的江苏省继续学习。临行前,在州职业学校召开大会,孩子们一致要求要见阿更登。他欣然前往,在讲台上他问的第一句话是:“同学们,我想念你们,你们想不想我?”大家异口同声喊:“想!想!想啊!”“我好激动啊!看着孩子们头发剪短了,衣着打扮顺眼了,一个个白白净净的。看着孩子们的变化,我想这就是教育的力量啊!教育能改变一个人,也能改变一个民族的发展走向。”
  异地办班初见成效
  如今的海南州职业学校,注册学生已达到4141名,是2011年的两倍。分别与江苏、湖北等地5所国家级示范职业院校合作开设了中职学生异地就读班。近5年时间,异地办班学生达到了1805名。目前,在省外就读的学生有896名。已毕业学生362名,200多名学生在异地就业,其中石油工程专业学生100名,分别在新疆吐哈油田、大庆油田和江汉油田就业,月工资均在4000元以上。毕业于湖北江汉石油学校2012级石油天然气开采专业的索南扎西同学说:“我现在在新疆哈吐油田工作,月薪是6500元。现在打心眼里感激职业教育对我的培养之情啊。”
  多好啊!走出去,天地宽!还是让我们记住鲁迅先生的那句话吧——世上并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中华工商时报  李洁琼)
[责任编辑:刘桂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