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要闻> 正文

发明“达人”田精耘 扑克、麻将成英语学习工具

2016-09-23 09:39 来源:中国教育报  我有话说
2016-09-23 09:39:26来源:中国教育报作者:责任编辑:王焕君

发明“达人”田精耘 扑克、麻将成英语学习工具

田精耘向学生展示他的“英语魔方”。刘磊 摄

发明“达人”田精耘 扑克、麻将成英语学习工具

学生们在玩田精耘发明的“英语扑克”。刘磊 摄

田精耘读小学三年级时,新华字典刚刚出版。好奇的他想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名字。

  那时他不会使用字典,也没有向父母求助。他选择了最直接的办法:一页一页翻。他一个人埋头翻了整整一个下午,终于翻到那三个字。

  几十年后,他依然记得那个场景。他觉得,从那时起,自己就表现出一点执着、或者说偏执的性格。

  他认为,这有助于他后来从事的发明事业。

  “我笃信新华字典中一定会有我的名字,就像我笃信我做的研究、我的发明一定会对学生有用,对促进英语教学有益一样。认准的事,再艰辛我都愿意付出。”他说。

  成都市西北中学外国语学校校长田精耘,手握11项国家专利,其中的英语扑克、英语魔方、英语麻将、英语围棋等4件发明产品,被人们称作“英语四魔”。

  在成都市基础教育界,他凭此赫赫有名。人们将他称为“机投爱迪生”(西北中学外国语学校原名机投中学)。

  突发奇想,“英语扑克”横空出世

  和许多发明家一样,田精耘的发明也源自日常生活中的一次灵光乍现。

  2000年,37岁的田精耘已经是成都市一所中学的英语骨干教师。他获得了一个难得的教学进修机会——赴美国西雅图学习培训一年。

  很快,田精耘就被美国特别的课堂教学惊住了。有一次,他去听一节文学课,老师讲的是一本小说,学生却没有拿任何教材。他好奇地问:“没有课本吗?”老师说没有。“那为什么选这本书呢?”田精耘得到一个令他惊讶的回答:“因为我喜欢。”

  这位美国的文学老师解释,正因为他喜欢这本小说,才会对内容钻研更深,更有心得体会,由此,他才能最大限度地把这本小说的情感、思想展现出来。

  渐渐地,“以人为本”“寓教于乐”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方式在田精耘心中扎下了根。“为何我们的课堂总是那么严肃刻板呢?”田精耘反思。教育游戏的种子第一次在他脑中播下。一天,他突发奇想:“有没有一种好玩的东西,让学生在轻松愉悦的游戏中就把单词记住了呢?”

  他想到了扑克牌。“因为扑克牌简单、方便携带,老少皆宜。”他立即买了20副扑克牌回家。最开始,他想得很简单,一副牌54张,英语字母就26个,他就给每个字母分配两张牌,却发现根本玩不起来。

  原来,“ABC”各字母所出现的频率是不同的,但究竟哪个字母多,哪个字母少,各自概率多少,他一头雾水。

  田精耘陷入了苦苦地思索。他每天晚上回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对着一大堆扑克牌,尝试不同的字母组合。这种状态持续了差不多两年,原本性格外向、喜欢结交朋友的他几乎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2004年夏天的一个晚上,被字母排练组合“折磨”得快要崩溃的田精耘参加了一位朋友的聚会。几杯酒下肚,田精耘把苦苦寻求字母概率而不得的沮丧和盘托出。没想到,这位学计算机的朋友听后哈哈大笑:“这太简单了,包在我身上!”

  两周后,朋友就设计出了一个概率统计程序。田精耘把所有小学、中学、大学的课标词汇一一输入,程序自动就得到了每个字母出现的概率。按照这个概率设计扑克牌,一下子就通了。

  那个晚上,田精耘压抑良久的情绪一下爆发。他痛哭失声,为自己的坚持感动,更为最后的成果高兴。他像一个小孩一样手舞足蹈,捧着设计成功的扑克牌玩了个通宵。

  当田精耘的“英语扑克”展示在师生面前,立即在学校引起了轰动。他从自己的班上开始实验,逐渐扩大到更多班级和学校。使用过的学生爱不释手,兴致极高。

  一鼓作气,十余年获得11项国家专利

  2005年,“英语扑克”成功申请到了国家专利。这给了田精耘莫大的信心和继续钻研的勇气。

  有一次,他在成都一所小学推广“英语扑克”,孩子们玩得特别开心。下课后,一名孩子走了过来:“田老师,你发明的英语扑克很好玩,记单词很有用,但就是要叫上同学、父母一起才能玩,要是自己一个人也能玩就好了!”

  田精耘开始思索学生可以“独自玩”的东西,他想到了魔方。此前从未玩过魔方的他,一口气买了50个各种类型的魔方回家,把魔方一个一个拆解开,琢磨它的结构。

  和扑克牌相比,魔方的难度更大。魔方有6个界面,每个界面9个字母,朋友设计的概率程序已不管用,田精耘只好用最“笨”的办法,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尝试。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长达两年多的“闭关修炼”,田精耘成功发明“英语魔方”。学生在初始状态下就能观察到110多个单词,稍微拧动一下,至少又能找到五六十个新单词。

  田精耘再接再厉,又把目光瞄准了麻将。

  在成都生活,田精耘自然也对麻将情有独钟。很多人一提到麻将,就想到娱乐和赌博,但在田精耘看来,打麻将是一种经典的益智游戏。

  刚开始设计“英语麻将”,田精耘总觉得麻将必须得有“筒、条、万”三种花色,一直找不到出口。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观察友人打麻将,那副牌刚好缺了一个子儿,朋友就用白板代替。田精耘顿时茅塞顿开:“何必非要拘泥于麻将固有花色,直接找来白板在上面刻上字母不就行了吗?”

  这一招果然奏效,按照“英语扑克”得出的概率,田精耘将26个字母刻在108张麻将牌面上,字母上标着的数字,表明该字母在字母表上的排序;字母旁边的小点,表示该字母在整副牌中的数量。

  在打法上,“英语麻将”有点类似成都麻将中的“血战到底”。摸足十三张牌后,上家先出一张牌,下家接过牌后,与自己手中牌面上的字母进行随机组合,拼成英语单词。如果下家无法拼出,则再传给下面一家,一直到上家的牌都打完。在计分时,拼出英语单词最多、单词最长的一方获胜。

  “英语麻将”很快问世。今年,在新媒体的助推下,田精耘再次成为“网络红人”。距离中考不到半个月,成都市机投中学初三学生打“英语麻将”减压的消息引人注目。画面上,学生们每四人围成一桌,摸牌、打出,熟练而自然。

  不久前,田精耘自主研发的“英语围棋”又获得了国家专利。自此,潜心钻研十余年的他共计获得了11项国家专利,英语扑克、英语魔方、英语麻将、英语围棋4件发明产品也被人们称作“英语四魔”。田精耘本人,也从一个默默无名的普通中学教师,变成了成都基础教育界赫赫有名的发明家。

[责任编辑:王焕君]
热图推荐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