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要闻> 正文

一个教育学者的教子简历:支持孩子去尝试

2016-09-23 09:12 来源:人民网-教育频道  我有话说
2016-09-23 09:12:18来源:人民网-教育频道作者:责任编辑:王焕君

  我本人是教育学博士、教授,但三十多年学习和研究教育学的体会,不及二十年伴随自己儿子成长中的体会多和深刻。

  小时候,儿子很害羞,不愿去幼儿园。第一天上幼儿园回家,委屈得很,哭得让我和太太有点揪心。后来不再抗拒,但不讲话,幼儿园三年,大概跟老师没讲过几句话。太太是小学教师,一天,儿子身体小恙没去幼儿园,和妈妈一起到学校,太太因上课没在办公室,几个同事就逼着他站在办公室讲台上自我介绍,太太回到办公室时,儿子已经泪流满面了。但儿子似乎突然跨过了一道坎,开始主动与人交流了。

  儿子小学时就读于我太太教书的学校,我们有意消除他的优越感。儿子很听话,在校上课,跟同学玩儿,没事不找妈妈,与其他学生无异,甚至在妈妈的课堂上,他也会叫“老师”。

  儿子在小学和初中学习成绩很好。我有意培养他的学习责任感和自觉性,跟他说,学习是他的任务,有责任做好,他也能比较好地安排作业和学校时间。经常鼓励他运动,跟他说要培养一种能伴随终身的运动习惯,甚至鼓励他把作业抛开去室外运动。但很遗憾,终未能养成他的运动习惯,甚至游泳都没学会。

  初中毕业升学考试,儿子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本是瞄准本地区最好的一所高中,但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遭遇滑铁卢,成绩离学校分数线差几十分,最终以我本人是本地区引进人才的理由入学。入学时,我跟儿子说,你可能是以学校最低分数入学的,要调整好心态,要对自己有信心,不要自卑。我估计,他的真实水平在全校1200名学生中,大约在200~400名,入学后考试,他排二百多名左右。

  高中有不少课外活动,儿子很喜欢这些活动。学校组织演讲比赛,他报了名,还一路杀进了决赛。决赛邀请家长参加,太太去了,回来跟我说,“哈哈,我都要不认识我们儿子了,你不知道他的嘴巴多厉害!”他得了第一名。这一下鼓舞了他的自信,接着又参加了学校主持人大赛,得第二名,还与另外三名同学成功主持了学校迎新晚会。

  后来,儿子当了学校一个社团负责人,又迷上了“模拟联合国”。这大约是受到我潜移默化的影响,我经常看新闻,在家有时与他讨论一些国际问题。每个假期他都要到各地参加“模联”活动,逐渐成为一个很有影响的中学生模联组织的骨干成员,这对他产生了深远影响。

  高中二年级,我跟他说,是不是考虑参加一次雅思考试,若成绩够好,可以申请国外大学。尽管他在高中学习成绩不断提升,学校排名基本在前15%,他就读省内一所很好的高中,高考正常发挥应可念到不错的大学。但我一直担心,高考再出现中考时的意外情况,我想他也是暗暗担心的。我建议他在高二之后的暑假,先试试,了解一下雅思是怎么回事。他说,如果参加考试,就认真准备。这当然好啦!买了几套雅思模拟卷,做得还不错,好像口语有点困难,请了一位英语老师,上了大约十小时口语课。参加完考试,根据之前做模拟卷的情况,我估计他的成绩在5.5~7分之间。成绩公布,7分,不错,但写作5.5分。他跟雅思辅导材料的编写者联系,认为写作给分偏低,他向考试主办方申请复议写作成绩,结果竟重新判定为6分,考试主办方退还了复议申请费。

  既然雅思考试成绩还好,就试着申请国外学校吧。此时才意识到,其实他早为此准备了,参加各种校内校外活动,是为申请国外大学积累经历。儿子分别申请了法国的巴黎政治学院,加拿大的多伦多、麦吉尔、英属哥伦比亚、女王、西安大略等共6所大学,其中5所大学给了他录取通知书。申请程序和需提交的材料各校不同,总的说来,相当费时间、费精力。巴黎政治学院要求到北京面试,多伦多要求网络面试,都需要做准备。他高中三年级第一学期很多时间和精力用在了申请国外大学上。现在想来,这未必是明智的做法,同时做好两件事情,很不容易,尽管接下来我会说到两件事情儿子都做得还好,但有很大偶然性,不值得推荐。

  高三课程儿子落下不少,第一轮复习断断续续,但他似乎还有信心。他很喜欢政治课,但每次考试成绩总不好,他坚持认为自己学得好,成绩不好不是自己的问题。他高考文科综合(史、地、政)成绩相当好,想来也不是盲目自信。他总结的经验是,不要太在乎每次考试的成绩,要清楚自己哪些地方还没学好,查漏补缺。后来,陆续接到国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减轻了心理压力,算是轻松备考,轻松考试。

  考试过后,压力骤减,但等待放榜的日子却颇煎熬。6月25日中午12点公布成绩,儿子在家里等着。上午10点,给儿子打电话,似乎刚从睡梦中醒来,说老师通知他,他的高考成绩文科全省前50名,学校第四名,发挥出了最好水平,之前他在学校最好名次是第五名。一家人都很高兴。

  这时,儿子才告诉我和太太他在高中的一段心路。他刚念高二,我出差香港科技大学,回来无意间跟他说,学校很漂亮,学术水平很高,若能念到这所学校非常好。他暗暗将香港科技大学作为目标,但按当时的成绩,恐怕很难考得上。于是他开始发奋读书,不浪费一分钟时间,甚至作为负责人在社团事务花的时间太少,引起其他成员不满,但学习成绩提升明显。报考大学颇费心思。儿子很希望留学,拿到国外大学录取通知书后,他跟朋友说,若非念到国内顶尖大学,他就要到国外念书。高考前认为他考取国内顶尖大学的机会不是很大,在权衡几所国外大学和专业后,准备念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数学与经济学双学位,甚至已经开始准备加拿大的签证。拿到高考成绩后,又重新考虑,参加了香港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的面试,两所学校都答应录取他,科技大学还给一点奖学金,但儿子最终选了香港大学经济及工商管理学院会计与金融专业。

  儿子顺利进入香港大学商学院念书,算是一家人皆大欢喜的事情,我和太太想着也可以放松一下心情了。儿子高中三年,不确定感、想帮他又不知如何能帮到他的困扰,也只有经历过的父母才能真正体会。儿子在香港适应挺好,语言没有问题,课业没有问题。

  然而,儿子逐渐发现,他不喜欢自己学习的专业,抱怨教师教学沉闷,像高中,学生拼命刷题。不过,这些可能是次要的,主要的,似乎是他不喜欢会计的按部就班和繁琐规则。大学第一学期结束,学分绩点(GPA)3.6,在所有学生中排中上。第二学期开始准备转专业,商业设计与创新(BDI)是商学院热门专业之一,转入要求很高,只有GPA3.6以上的学生才会收到申请转入的邀请。儿子认为进不去,但竟通过了,教授说他个人陈述写得好。他还有点小兴奋。但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心思从一开始就不在读这个BDI上。

  香港大学与巴黎政治学院今年启动双学位项目,重新勾起儿子对法国这所学校的向往。他向学校申请参加这个项目,未得应允,学校理由是他的GPA不够高。他不甘心,自己跑到北京参加巴政的招生面试。回来后信心满满,说若巴政不录取他,绝不会因为他的学术水平。果然,巴政第二次录取他。之前他曾跟我说,若学校同意他转到BDI,就继续在港大读书;否则,就放弃港大,到巴政念书。但实际上,在港大拒绝了他参加两校双学位的申请时,就已经决定放弃港大。他对从商没有兴趣,不喜欢商学各专业。我说可以在港大念社会科学,他说念社会科学,在香港不如去欧洲,香港地方太小,社会科学关注的问题太狭窄。

  尽管儿子在大学校园长大,但对大学里的专业,同样没有概念,报考时盯着所谓热门专业,念了才知道不喜欢,这在高中毕业生中非常普遍。儿子参加“模联”积累了兴趣,又受巴政丰富多彩的学习生活吸引,坚持弃学港大,念巴政。尽管我有些失望,还是支持了他。

  儿子已到法国四周,上课三周。这是一个英语项目,他法语零起步,学习法语是一个巨大挑战。我跟他说,法语是他最重要的课程,学好法语能大大拓展以后的发展空间。

  我一直反思,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和教育学者,对自己儿子的教育算不算成功?现在下判断为时尚早,教育效果需要在以后多年中逐渐显现,所以,根本说不上积累了什么经验,有些还是教训。但一些教育理论在儿子身上不断实践,自己不断反思,总有体会,虽然是片段,愿与父母们分享。

  中国父母惯于将子女看作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自己生命的延续,尽管意切,却有不当。子女有独立人格,我们给了他们生命,他们却不是我们的一部分。他们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不可能完全按我们的意愿成长;况且我们的意愿也会有局限,将我们的意愿强加于他们,可能会为他们的成长设置障碍。父母应该明白,子女与我们成长于不同时代,不会再过我们的生活,我们积累的经验在他们身上有效性并不会很高。如果我们不能确定怎样的选择更有利于他们的发展,或者我们自认为知道,其实不知道,为什么不让他们选择自己更喜欢的事情呢?他们可能失败,但我们替他们选择,就一定会成功吗?孩子愿意去尝试,就支持他们。

  孩子就像一棵树,父母、老师呵护他们,而成长主要还靠他们自己的基本素质和努力。此处说是我的教子简历,不如说是儿子的成长简历。在子女成长中,他们天生的素质,包括智力水平、性格等,起决定作用。每个父母都觉得自己的孩子很聪明,与众不同,潜力无限,但多数孩子都是平常人,他们要过平常人生活,这并不令人失望,毋宁说是一件幸事。当孩子做错了事情,作业和考试做错了题目,父母是喜欢归结为偶然,在外部找原因,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有相当大的必然性,而且原因多在孩子自身。我从未认为儿子应成为高考状元,也不会因此而感到失望和遗憾,状元与第二名、第十名真有根本区别?念北大就一定比念南开以后发展得更好?念二本就一定比念一本发展得差?天知道!黄光裕没上过大学,马云念专科,马化腾念二本。高考主要涉及孩子的逻辑能力和语言能力,一些孩子在这两方面超过另一些孩子,后者可能永远无法达到前者的水平,这既不稀奇,亦不必沮丧。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长处,父母和教师不能拿一个孩子的短处比另一个孩子的长处。

  孩子有成长规律,也有个别差异。像我儿子,小时候不善言辞,不必过分忧虑,孩子的个性是逐渐展现的,随着他们成长,长处和短处会更清晰。一次失败,不必过分着急。我常将中学阶段比作体育比赛中的5000米跑,很少有运动员以绝对优势一路领先,只要不被落下很远,就与稍微领先的对手有同样的机会取胜。

  在孩子成长中,父母、老师的责任,主要是为他们创造有利环境。尽管金钱可以为他们买来更多的经历和见识,而与他们多交流、给他们精神的鼓励和支持同样重要,学会独立承担责任,保持阳光的精神状态、健康的生活习惯,是孩子一生的财富,比任何一个具体的成功更有价值。  (作者:鸣岐)

[责任编辑:王焕君]
热图推荐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