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要闻> 正文

双眼近乎失明仍坚持岗位:希望自己有点存在价值

2016-09-23 09:05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我有话说
2016-09-23 09:05:27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作者:责任编辑:王焕君

  刘银中正在给学生们上课

  昨日下午,广安邻水县丰禾中学教职工宿舍里,刘银中将手机几乎贴在脸上,终于看到时间“4点14分”,第二节课就要下课了。他走出宿舍,前往几十米远的教学楼3楼高三四班的教室,他是该班的数学老师。

  这段路不长,但对刘银中来说却异常艰难。他患眼疾已有16年了,在2007年眼疾加重后,他的右眼完全失明,仅剩左眼还有微弱光感。学校曾劝他申请病休或调整岗位,但他不愿意,一来继续当老师每月能多几百元绩效工资,二来他希望自己还能“有点存在的价值”。可是,眼睛几乎看不见的他,能带给学生一个正常的课堂,还能上好数学课吗?

  上课

  上课时,刘银中会告诉学生本节课的教学主题,然后让数学课代表或前排同学对课本上的文字或习题“照本宣科”,然后自己再将习题写在黑板上,接下来便是对习题进行“分析解剖”。

  成绩

  学校高三年级数学备课组组长唐小军说,在这些年的数学教学中,刘银中所教班级的数学成绩在全年级10多个班里都排在前几名。

  备课

  眼疾导致视力下降

  备课全靠脑袋记

  眼疾来得毫无征兆。1996年,刘银中大学毕业被分配到邻水县复盛中学,2002年进入丰禾中学任教。2000年1月的一天,28岁的刘银中正在教室上课,突然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后经医院诊断,他被查出患有葡萄膜炎(虹膜炎),眼睛结节性红斑,家人陪着他先后在邻水县人民医院、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重庆大坪医院、重庆西南医院、北京中医眼病研究所等医院治疗,但医生们都说此病无法根治。

  刘银中说,吃过药后,视力恢复了一些,但每隔一段时间又会复发,他不得不再次去医院开药。而每一次眼疾复发,眼镜的度数都会增高。2007年,随着眼疾加重,他的右眼完全失明,左眼偶尔能有一些光感。

  “2007年之后,课本上的字就完全看不清楚了。”刘银中说,还好多年的教学经历让他对数学课本上的知识点和内容并不陌生,他有时候会让尚在上小学的儿子当“翻译”为自己读课本上的内容,有时候是学生帮自己读,然后自己在脑袋里备课,之后再去教室为学生上课。

  “我现在差不多就是一个盲人。”刘银中撇头望着记者,鼻梁上架着一副右眼1000度、左眼1500度的近视眼镜,但他说,眼镜戴与不戴,毫无意义。

  这些年,丰禾中学有一个未行文的规定,同学遇到刘银中一个人在校园走路时,都必须上前帮忙、搀扶,有时候会有学生送他回家,“学校的路都还好,这些年走惯了。”

  上课

  学生当“翻译”读题

  他在讲台上板书解题

  2007年之后,刘银中便未带过书本进教室讲课,“带了也看不清楚。”一般情况下,上课时,刘银中会告诉学生本节课的教学主题,然后让数学课代表或前排同学对课本上的文字或习题“照本宣科”,然后自己再将习题写在黑板上,接下来便是对习题进行“分析解剖”。

  一节课下来,刘银中擦了六次黑板。“课本上的字看不清楚,但在黑板上写字,还是大致能看清楚,因为字比较大。”刘银中说。校长熊建明这样评价刘银中的教学,“讲的知识很全面,也比较细,板书也很规整”。

  作为数学课代表,刘博文除了平时读题、收发作业外,还要帮刘银中老师改作业。于是,丰禾中学的老师办公室里,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景:刘博文将试题读给刘银中听,刘银中告诉他解题步骤,然后按解题步骤进行阅卷。之后,刘博文再根据试卷另改四五名同学的试卷,再让这几位同学加入改试卷的队伍。

  高三年级数学备课组组长唐小军与刘银中共事10余年。他说,每周,备课组会将年级所有数学老师召集在一起,讨论下周的教学重难点,刘银中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知道课堂的重难点内容。“他教了这么多年数学,课本上的知识点都很清楚,已经形成了一套体系,讨论时就是告诉他教学要求有哪些变化。”唐小军说,在这些年的数学教学中,刘银中所教班级的数学成绩在全年级10多个班里都排在前几名。

  未来

  不知还能在讲台上站多久

  “只要还能教,就坚持下去”

  因为眼疾,刘银中给自己立了一个规矩:每接手一个新的班级时,他会在第一节课上就向学生表明,自己的视力不好,全凭记忆备课,如果课本上哪些知识点没讲到,学生要第一时间提出来,如果对自己的教学不满意,也可以向学校投诉。不过,唐小军说,这些年还没接到过学生和家长的投诉。学校团委书记秦洪坤讲了一个细节,两年前一个老师休产假,刘银中曾代上一个高二班级的数学课,一年后当他不再代课,学生们找到学校,坚持要他上数学课。

  尽管如此,学生的抱怨也并非没有。刘银中说,接手新班级时,也会有学生私下抱怨,学校为何安排一个“眼睛看不到”的老师来上课,但很快学生们就接受了他的教学方法。已毕业的学生邹慧说:“刘老师上课时从来不带书,却能把书上的知识点都讲出来,大家都挺佩服他。”

  不过,教学中,刘银中也有尴尬的时候。因全凭记忆备课,偶尔被学生突然问到一道题,自己全凭心算无法立即答上来,“我又不能拿出草稿纸演算,只能在脑子里推算,所以很花时间。”遇到这种情况,他会让学生稍等,等自己把思路理清了再为学生讲解。

  前段时间,一位眼科专家告诉刘银中,通过手术有机会缓解病情,但需要20多万元的手术费用,刘银中不知这个消息是好还是坏,还在纠结是否去做手术。他说,自己不知道还能在讲台上站多久,“只要还能教,就坚持下去。”

  教育局尊重他的选择:他的精神感染学生 教学成绩一直不错

  丰禾中学校长熊建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两年前来到丰禾中学当校长,得知刘银中是一位视力不好的数学老师后,当时还很担心他的教学质量,“我后来去听过很多次他的课,他讲得很详细,板书也写得很规整。”熊建明还是不放心,私下问过学生,对刘银中是否满意,发现学生们并无意见,还对刘银中评价很高。

  熊建明说,其实,学校也曾考虑过为刘银中换岗位或请病假,但刘银中不愿意。“一个人如果什么事情都不做,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刘银中说,自己想当老师,还有一个“自私”的原因,因为自己患病后离了婚,再婚后又养育了一个小孩,家里经济压力比较大,上课每月能多几百元绩效工资,能帮忙缓解家里的经济压力。

  昨日,邻水县教育局局长胡道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教育部门知道刘银中的事情,他们一方面被他的精神所感动,另一方面也从实际教学考虑,曾想过让他在学校里换一个岗位,但刘银中不愿意。后来,教育部门了解到,刘银中的精神也曾感染了很多学生,让学生们在学习数学上更有积极性,并且教学成绩一直不错,最后教育部门也只能尊重刘的意愿。

  如今,刘银中很少离开他已经熟悉的校园,“学校里的路都走熟悉了,不怕摔倒,但是校外就不行了。”(黄辉 记者 王超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王焕君]
热图推荐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