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者感叹33万起步价登不起珠峰 2015年无登顶

2016-01-28 09:49 来源:广州日报·大洋网  我有话说
2016-01-28 09:49:17来源:广州日报·大洋网作者:责任编辑:肖春芳

  2013年5月,登山队员们在珠峰登顶前检查装备。

  2014年登山季,几名登山者在登珠峰。

  登山者从珠峰2号营地向上攀登。

  登珠峰价格较5年前翻番 涨至40万元

  刚刚过去的2015年,是珠峰41年来首次无人登顶的年份。新年伊始,2016年攀登珠峰的人数和行程安排也已敲定。经历了去年的沉寂之后,今年将有16人团队再度登珠峰。但价格不菲,光登山服务费就33万元,加上其他各项花费,价格在40万元以上,这一价格比5年前的20万元将近翻了一倍。众多登山爱好者只能慨叹,珠峰越来越登不起。面对天价登山费,普通山友只能选择偷登,珠峰每年都有几十人偷登,但偷登往往意味着危险陡增。珠峰上面如今有上百具以上遗体,有一半是偷登者的。

  西藏圣山登山探险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次仁桑珠告诉记者,2015年12月27日报名截止,最终选定人数为16人,费用为33万元/人。

  去年珠峰首次无人登顶 今年“起步价”涨至33万元

  圣山公司资深向导鲁达告诉本报记者,33万元人民币的费用包含:登山期间的住宿、伙食、交通、高山氧气、保健队医等费用 。

  鲁达说,2015年,珠峰经历了非常特殊的一年,从1975年以来,近41年首次没人登顶。2014年到2015年有将近40人死亡,这也是最近20年来死亡人数最多的时段。

  珠峰攀登经历了2015年的沉寂之后,今年再度开拔。“报价33万元,但实际花费还要大,基本上没有40万元是拿不下来的。33万元只是最基本的费用。”鲁达说。

  而在2011年,攀登珠峰的价格是20万元,2013年价格还是28万元,到如今的33万元,5年间差不多翻番。

  “想登珠峰的越来越多了,他们把它当成一种可以炫耀的阅历、地位。有个老板之前从来没登过高山,看了王石攀登珠峰后,跟我们说‘给你50万,能不能包我登顶?’后来我拒绝了。”他说。

  登“峰”市场 成流水线作业

  国内的登山者也慨叹,珠峰越来越登不起了,珠峰成了票子铺就的世界之巅。

  曾攀登过5座7000米以上高峰的登山爱好者卢超告诉记者,攀登珠峰的价格有一个区间,5万~10万美元。费用主要由四个部分构成:旅行费用、许可证/保险费、装备费和向导费。攀登珠峰已成为一个成熟的市场,就像买汽车或坐飞机,已经成为标准的流水化作业。花多少钱取决于你的攀登形式,后勤支持以及从哪一侧攀登。从西藏(北坡)标准的攀登价格大概约5万~6万美元,尼泊尔(南坡)大约4万美元。

  “攀登珠峰之路是用票子铺成的。”卢超笑言。

  经营着一家户外运动俱乐部、长期从事登山运动的王林岳曾登顶珠峰。他说,这些年来,登珠峰热直接拉高了攀登珠峰的价格。“你给不起这个价钱,有人给得起。”通常而言,从北坡登顶,要比南坡登顶难度更大。北坡寒冷多风,即便在四五月份,最大风力也能达到3~4级,且总体路程比南坡要长,且北坡裸露岩石的攀登有技术难度。而南坡的难度主要在通过昆布冰川的时候。

  天价登山费成“拦路虎” 每年数十人偷登珠峰

  鲁达表示,从2000年到2010年,珠峰每年登顶人数,从每年的20多人增加到200人。从2013年又开始回落,下降到50人以下。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国家对攀登珠峰的管理越来越严格,所有攀登珠峰的人,必须由当地登山协会推荐过来,经西藏登山协会审核后,最终由国家体育总局批准。

  由于尼泊尔南坡近年来频发山难事故,当地的夏尔巴向导要求购买更贵的保险。在庞大的市场需求下,登珠峰价格上涨很正常。“将来就算涨到50万元也不出奇。”

  王林岳表示,商业化攀登珠峰价格越来越高,普通登山者根本负担不起,而国内登山爱好者众多,很多人为了攀登珠峰,要准备5~8年时间,主要是攒钱。一些山友,没有固定收入,却有一颗想征服珠峰的心,唯一的出路就是偷登。

  登顶“世界之巅”,成了很多山友难以抑制的诱惑。几乎在每年的非登山季,珠峰地区都有一批偷登者,今年也不例外。这也成为圣山公司非常头疼的事情。作为全国唯一一家有资质组织攀登珠峰的公司,他们经常还要负责对这些偷登者的救援工作。近期,该公司就发现部分偷登者,并将其劝回。

  所谓偷登,就是没有经过西藏登山协会(下称登协)的许可,自己组织向导和协作人员攀登珠峰。很多资深山友都有偷登的经历。已故著名登山家杨春风2007年、2009年分别登顶珠峰,成为国内唯一一位两次登顶珠峰的民间登山者,而这其中一次,就是偷登。

  尽管如此,偷登每年都在发生。一些曾经登顶珠峰的资深山友,以十多万元的价格,自己寻找向导,购买氧气等保障物资,找来信得过他的山友偷登。“每年都有数十人偷登,不可能每个偷登的人都能被发现。”鲁达说,有一次,他发现一名由13人组成的偷登队伍,其中一登山者已出现轻微肺水肿,两根手指已经坏死,鲁达赶紧责令这个团队下山。“如果我不阻止他们,他们都会死在山上。”

  偷登者常殒命 珠峰上百具遗体难处理

  而偷登,很有可能命丧雪山。在珠峰上,埋葬着很多这样的偷登者。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其家人都不知道亲人已葬身雪域高原。

  在王林岳看来,珠峰是可以偶遇尸体几率最高的山峰,因为遗体太多了。“在刺眼的雪光中,有时你好像看到前面一个人躺在地上,甚至还穿着衣服,他却一动不动,这是登山者的遗体。”他说,在攀山中看到遗体,攀登者都不会吃惊。

  而珠峰上的遗体,也成了攀登者的路标。攀登过程中,最有名的路标,是一个被称为“绿靴子”的1996年丧生的印度登山者泽旺·帕勒哲(Tsewang Paljor)。20年间,他的遗体一直停留在登顶者经过的路上。当雪层较薄时,攀登者不得不从他的前腿上跨过,前往峰顶。

  而处理珠峰上的遗体难度极大。将遗体收回往往将耗费上万美元,而且需要6至8名夏尔巴人才能工作,收回过程同样危险。

  王林岳表示,珠峰上究竟有多少遗体,没有具体数字,但肯定在上百具以上。不幸遇难的攀登者和夏尔巴人或被塞进裂缝中或埋在雪中,其肢体在阳光暴晒和风雪侵蚀下已变形,但登山者却并不惧怕,经过时都会向他们致敬。在圣山公司成立以前,民间登山者攀登珠峰基本上都是偷登,因那时高山协作条件差,偷登者多数都葬身雪海。如今,攀登珠峰需要30多万元。每年仍然有国内外数十人偷登珠峰。“尼泊尔那边偷登的更多。”王林岳说,葬身珠峰的登山者中,有一半是偷登者。

  利润丰厚 成为一块“大蛋糕”

  王林岳和卢超都表示,如果价格能降下来,就不会有这么多人偷登了。“珠峰的攀登现在只有一家公司在做。之前每年有上百人,每人30万元,你算算多少钱。”卢超说,登珠峰已经成为一块大蛋糕。

  按照规定,攀登西藏5000米以上山峰需提前一个月报批,攀登7000米以上山峰,应当提前三个月向国家体育总局申请特批;且需要由一个具有法人资格的单位发起;队员两人以上,并参加过省级以上登山协会组织的登山知识和技能培训。“个人是不能去爬珠峰的,必须由法人机构申请,很多机构是登山协会的成员,其他人必须去找登山公司。同时,登8000米的山要有7000米的经历,登珠峰要有8000米以上的登山经历。而登8000米的山,通过登山公司也要花20万元,登7000米的山,大约8万元。”王林岳说。

  国内登山管理办法中规定,攀登高山需配备持有相应资格证书的登山教练员或高山向导,1名登山教练或高山向导最多带领4名队员。个人如果想自行组团,要向西藏登协提出申请并注册,注册费用是5000美元。如果不通过圣山公司,就要自己申请,门槛就要变高,要有8000米的登山经历,还要交5000美元的注册费。如果找了圣山公司,很多门槛就变低,可以包括一切手续的办理。一些人即使没登过8000米的山,他们也会想办法。圣山公司之前一直由西藏登协经营,后国家有规定登山协会不能开办此类登山服务公司,才转为私人经营。

  “很多规定把登山者推向了登山公司,而登山公司却又是仅此一家。”卢超说,登珠峰只接待团队,这个规定无形之中将登山者推向了登山公司。商业登山队如果不请圣山公司的向导,也要请持有证件的向导,但有证件的向导几乎都在西藏登山学校,而西藏登山学校和圣山公司也是一家的。

  另一种声音:应控制登山人数 减轻对珠峰破坏

  西藏登协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国内登山管理办法中规定,登山行动审批是必须有的,行动审批结束后,没有经验的登山人员必须由持证书的高山向导带领才能进行登山。自治区登山管理机构应当每年向山峰所在地的县级人民政府给付20%的登山注册费,除此之外,还有一笔登山环保费,其中60%至80%也要交给当地政府,并无偿为山峰所在地居民提供登山技能培训。所收取的注册费用及环保费主要用于对山峰的管理。

  卢超表示,从2010年开始,就陆续有国内各地的登山协会向中国登山协会建议,将攀登珠峰放开一道“口子”,建议向其他户外探险公司也发放高山向导资格,让他们也有资格组织珠峰探险。2012年,更是有5个省的登山协会向中国登协提出建议,在专业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将珠峰探险社会化,以满足全社会对珠峰探险的巨大需求。但至今仍无下文。

  西藏体育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张明兴则表示,不能说是垄断。高峰探险这个领域,国内还没有特别成熟的,圣山公司算是最成熟的。在此背景下未考虑让其他公司也开展珠峰攀登服务,也是担心会多出不必要的麻烦。此外,适当控制登山人数,也有利于对珠峰生态环境的保护,减少对珠峰的破坏。

  鲁达表示,每年对登珠峰的人数应该进行适当控制,不宜过多,这样才能减轻对珠峰的破坏。毕竟,现在珠峰上已经有几十吨生活垃圾有待清理。

  登珠峰群相

  有钱人请厨子摄影师

  没钱的吸不起氧气硬扛

  王林岳表示,由于每年登顶珠峰的时间段非常短暂,适合登顶的好天气就那么三四天,几乎所有的登山者都在这几天向山顶冲刺,风险非常大。“如果上面的人不熟悉怎么操作绳索和钉鞋,那下面的人就危险了,常出现滑坠,极有可能一条安全绳上的人全部坠入冰窟死掉。”王林岳在2008年5月登顶珠峰时,团队就有3人丧命,其中包括两名夏尔巴向导。当时,他也踩到了一条冰缝,整个人被卡在那里。根据之前培训的经验,他赶紧躺下,增大身体与冰面接触面积,沿着冰裂缝垂直的方向滚动。后来,一名夏尔巴向导看到了他,伸出冰镐,拉了他一把。捡回一条命,王林岳瘫坐在冰上,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王林岳说,有钱人,把登珠峰的难度最小化,小到就像走上坡路,一切都由夏尔巴人安排:谋划路线、准备营地、背负辎重,拴好绳索、搭建梯子,帐篷里甚至还要铺奢华地毯,装上电视,请来知名厨子,大牌摄影师,把攀登珠峰,变成一场华丽的“个人秀”。在登山过程中也不惜代价,一件鹅绒登山服要1万元,一对登山靴也要1万元。在登山过程中要用氧气,还得另外花钱,7000米以上,每瓶氧气要6000元,攀登到8000米以上,每瓶氧气要1万元。“在8000米处吸氧,能让身体血液加快输送到大脑,会感觉像在7000米处,给不起钱,就只好硬撑着。”

  卢超也有同感。有一次,卢超在登珠峰时发现,某老板为了登顶珠峰请十几个向导帮助他登山,花了一百多万元,光是给奖金就给了十多万元。

  “这已经违背了登山的本意,那里成了富人的俱乐部。”卢超说,攀登世界第一高峰能满足登山人的虚荣心,但登珠峰不应该是大款才玩得起的游戏。

  “珠峰的商业化太严重了,现在一些高山向导关注的是小费给了多少,他们会将不同团队客人所给的小费拿来比较。”几年前,卢超攀登珠峰,遇到国内外的团队,大家都会打招呼,互相拥抱。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很少出现,因为,登山向导不允许团队之间接触,他们可能会在聊天中透露商业秘密,比如,登山费用、小费标准等。“现在大家都比较冷漠,互相几乎没有交流,就是你登你的,我登我的。如果你在山上掉进冰窟,除了你的向导,没人会救你。”(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原标题:攀登珠峰:过度商业化之后

[责任编辑:肖春芳]

[值班总编推荐] 致敬,陆谷孙先生!

[值班总编推荐] 引入“萨德” 韩国后患无穷

[值班总编推荐] 美印关系缘何“着急”升温

热图推荐
回到顶部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